那种压迫感直冲心头,颜哲手心出了汗说了句抱歉就要拿起腿上的书包下车,可这会儿陆川宇反而对颜哲起了兴趣,他今天过来确实是想要见见颜氏未来的继承者是什么样子的,可看来,还是有些让自己失望的,只不过,有个地方,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至于为什么他会知道颜哲的出门时间,他昨天命人调查颜婉,顺便调查了她附近的人,包括这个亲弟弟——颜哲。而他找颜哲则是有正事的。

男人随意的点了支烟,颜哲不是没闻过这种味道,也不排斥,只是有些害怕这个男人,还有,刚刚他似乎提到了颜婉?难到他和姐姐认识?可他不敢开口问这件事,只是定睛的盯着男人和握着车把手。

“我昨天知道了一件事,关于你的身份。”

这句话一说出来,颜哲立马精神了,他赶紧直起身就这样直勾勾看着陆川宇,他知道陆川宇口中的身份指什么,而且,这个身份是保密性的,谁都不知道,别说家里的父母了,连最疼他的姐姐也不知道。

陆川宇见人这副模样,笑了一下就耸了耸肩,“你放松一些,最近有个比赛,你要不要参加?是我们陆氏举办的。”说着就让柯擎把宣传海报拿出来给人,颜哲缓缓接过,他知道这个比赛,之前一直犹豫要不要参加,参加比赛和工作不一样,曝光度更高,自己就会越危险…现在的自己别说保护家人了,就连保护自己的力量都不够。

知道男孩在顾虑一些什么,陆川宇调整了一下坐姿,目视前方淡定的说道:“身份的事你不用担心,只要你愿意参加,陆氏保证把你的身份遮得严严实实,不会让人知道。”过了两秒,男人又说:“包括你姐姐。”知道这小子谁都不担心谁都不怕,可是每当提到颜婉的时候,他就像打了鸡血一样。

话音一落,颜哲就潇洒的说了句好,这个比赛来的选手都是世界顶尖的人才,机会难得,而且既然他会帮自己掩埋身份,那也没什么好顾虑的了,可这个男人是谁呢?

“我让你参加比赛,是因为我想了解你姐姐一些事情。”

颜哲还没有思考完,就听到这句话,抬起眼就把手里的海报塞回去这男人手里然后迅速的拿着书包下车,关上车门之际就说道:“比赛就算了,我还没有那么好收买。”说完就把车门啪的一关扬长而去。

柯擎感觉这小子和他姐姐可谓是一模一样……泼辣且大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摔陆川宇车门呢……陆川宇笑了一下就没有再说话挥挥手示意人开车,他自然有办法让颜哲参加比赛,而下了车的颜哲看着和自己擦肩而过的那辆车,也想起那个比赛,微微皱了眉头。他对于那个比赛可以说是期望了许久,可找不到时间和理由去参加。

很快的,他就听到后面车子的喇叭声,原来是钱伯。

“小哲啊,你去哪儿了,钱伯等了你半天。”自己从车库里开车出来就只看见一辆不知道是谁的车子,刚看了会儿手机就看见颜哲走在前面,钱伯一阵的唠叨,让颜哲抿了抿嘴,“伯伯,快迟到了。”

一听这话的钱伯看了一下时间发现确实快迟到了,就加大马力冲了出去,在他的观念里,孩子读书好不好是一码事,可是必须准时到学校,而车上的颜哲也是这样子一路被晃悠到学校的,颜哲无数次的叫喊着慢点慢点,可是速度……并没有减慢。

下车的时候他不禁揉了揉太阳穴又被钱伯说喊着走进了学校,可是很快的他就皱着眉头看着学校正中间雕像下的几个男孩子,这几个人表情并不友好,其中一个黄色头发的男生走向前,“颜哲,放学老地方,不来的话,你应该知道……”接下来的话他没有继续说下去颜哲也知道他想要干嘛,

只能握紧了拳头和这些人擦肩而过,可脸上那副淡漠的表情并没有变化,他在学校里依然是颜家大少爷,许多人对他也是阿谀奉承,所以颜哲也没有什么朋友,毕竟,都不是真心朋友。

到了下午,颜哲收拾着书包准备回家就想起今早遇到的那几个人和他们说过的话,咬了咬牙也只能够走去学校后边的一个小仓库,这个仓库原本是放置体育用品的,可因为操场离着仓库太远,学校害怕学生在拿器材的路途中出意外,也就放弃了这个仓库,让它成了放置闲杂用品的地方,久而久之也就荒废没有使用了。

仓库的四周长满了杂草,常年失修导致铁门上都生了锈,就连原本的锁链都断了,显得怪异又寒凉。颜哲缓缓推开门走了进去,就看见今早上的那三个男生坐在软垫上你一言我一语轻快的聊着天,嘴里还叼着烟,玩弄着地上的网球。

突然,吱呀一声的响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几人望了过去就看见颜哲站在门口,首先黄头发那个男生笑眯眯的对着人招了招手,颜哲也走到人跟前,然后就轻轻脱下书包递给人,

“你也应该知道叫你过来做什么吧?”说着就拎过人书包开始翻找,终于在隔层找到了一个钱包,随意的拿出里面几张红通通的的钞票,满意的分给了自己的弟兄们,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他随意的把书包扔在地上然后看着一言不发有也不动的男孩,

看着看着,他看原地的颜哲一动不动,有些不耐烦,皱着眉说道:“你还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滚,后天还是这个时间给我过来,不然,我可是知道你的一个秘密呢,听说你的姐姐回来了,你说我要不要把这个秘密告诉她呢?”

颜哲听到颜婉的事情,只能咬着牙拎起地上沾了灰的书包,然后就走出仓库,无视身后那三个男生的耻笑和嘲讽关上仓库的大门,离开这片荒芜之地。慢慢的走出学校大门,颜哲就看到钱伯因为早上开车开太快结果回家闪到腰的短信,男孩扯了扯嘴角嘴里边儿边咕噜着就准备叫辆车回家,结果一抬头就看见早晨在家门口的那辆黑车,男孩皱着眉,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今天事儿怎么那么多?

想着他就准备假装看不见就离开,可是柯擎率先走下车到颜哲面前拦住人去路,“颜小少爷,我们Boss想见你,请先上车吧。”这句话并没有迁就男孩的意思,而是说,今天你不上,我也会把你绑上去。

颜哲叹了口气,强硬的语气也让他知道自己逃不掉,就走向那辆车的后座,果然,今早上的男人就坐在原来的位置,手里翻着一本财经杂志,看着漫不经心,可是又好像对那本杂志很有兴趣,

“不再考虑考虑?”男人合上杂志看向一旁的男孩,颜哲并非不感兴趣,所以也许这个事能有回旋的余地?而且即使颜哲现在不答应,未来自己也有办法让他答应。

颜哲刚想拒绝就看见旁边男人一直盯着自己的衣服看,有些狐疑就问了句做什么,陆川宇笑了几声,那眼神仿佛捉住了做错事的小孩,“嗯,高一就学会抽烟了?”原来颜哲衣服的领口位置有被烟灰烫过的痕迹,而且颜哲一上车就有淡淡的烟草味,陆川宇还以为是这小子去哪儿沾上了,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没想到就会抽烟了?他已经能想象到颜婉知道这件事气到跳脚的样子了,

想想男人还觉得有些好笑,竟忍不住的笑出了声,弄得车里其余两人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听到自己抽烟这些话的颜哲想起刚刚在仓库里,那黄毛小子手里拿了根烟在自己旁边晃来晃去的,说不准就是那会儿沾上的,男孩皱了皱眉没有做太多解释只是淡淡说道:“我没吸烟,是别人弄的。”

听到这话的陆川宇嗤笑了一声,颜哲这种大少爷哪会跟吸这种低档次香烟的人来往?而且还是领口位置,如果那个烟头再往上一些,就会烫到……想想也清楚的男人没有再说什么,也知道颜哲和颜婉的相似度了,说谎技巧都那么的差劲,他只是从柯擎手里接过一份文件,然后交给旁边的男孩,

“你再考虑一下,如果回心转意的话,里面有我的名片。”男人掏出口袋的香烟慢条斯理地点燃然后吸了一下然后吐了出来,烟雾环绕在车厢里,雾里雾中颜哲的表情忽暗忽明,也不知是什么态度。

颜哲抓着那份文件眼神暗了暗,也没有再次拒绝只是嗯了一声就下了车。刚要离开的时候,陆川宇将车窗缓缓降下,说出的话冷冽的语气不禁让男孩也打了个颤抖,只见车里的男人叼着烟重新拿起那本杂志,眼睛没有看着自己,可是说的话确实警告,也是忠告。

“我的名片可是不能让他人随意知道的,别让我在某条街上看到它躺在垃圾桶里,知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