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万古冥主 > 第10章是个女子

但突然,易老话风一转,语气锋利如破冰之刃一般说道“不过,对于盟友,阁下是不是应该有一点诚意啊!”同时,大手一挥,速度快如闪电,只留下一股劲风就将黑衣人的斗篷掀起,露出了黑衣人真实的面孔。

易老的这一举动,震惊了在场的其他人,张慕青,金子毅等四人,都猛的站了起来,做出了准备战斗的姿态,他们还没有见过什么人敢对这位黑夜先生如此不敬呢!

但看到黑衣人真实的面孔后,都更加震惊了,一旁的启封尘更是直接看看呆了,他万万没想到,这个语气冰冷不带任何感情的黑衣人,斗篷下的面孔竟然是一个略带妖艳的美女妇人。

女子重新带好斗篷,略带怒色的说道“这下,前辈是否满意了!”

易老尴尬一笑“老夫一时好奇,没想到阁下居然还是个大美人,是老夫失礼了!见谅见谅”

“现在我们算是坦诚相待了吧,前辈!”一旁的张慕青见到黑衣女子略感不悦,只能自己出来缓和一下气氛。

“没有,老夫还有个疑问?”

张慕青极为恭敬的对着易老道“请讲”

“你们四个!”易老将目光移向张慕青四人。

“我们四个?我们有什么好问的”灵一舟好奇的说道。

“你们四个为什么会坐在这里?”

“他们四个帮在下收集信息,在下答应帮他们夺取各自家族的掌控权!”黑衣人没有好好气的说道,看来是刚刚易老的举动已经激怒她了。

“原来如此”易老满意的点了点头。

一旁的启封尘看了看时辰,提醒易老“易老,时候不早了,拍卖会要开始了!”

“还有什么事吗?没有事老夫就告辞了!”易老起身,伸了个懒腰就要离开。

“五年后,希望阁下记得赴约!”此时,黑衣人已经将对易老的称呼从前辈改为阁下,可见现在她还是极其不悦。

“告辞!”

“告辞!”

“前辈慢走!”

……

易老和启封尘离开房间的那一刻,一道紫黑的法阵逐渐覆盖房间,一股黑气出现在黑衣人女子旁边,渐渐的黑气凝聚的越来越多,最后化作了一位头戴斗笠身穿蓑衣的渔人模样的壮硕人影,此人赫然正是易老昨晚面见的飞皇宗七长老,那个斗笠神秘人。

“瑰与,参见主人”黑衣人起身朝着七长老,单膝跪地。

东山四少也是纷纷起身单膝跪地“参见主上!”

“嗯!起来吧!”斗笠人坐在小桌旁,拿起一块点心,咬了一口,细细品味着。

过来好一会儿,那个黑衣人瑰与打破平静,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主人,瑰与不懂为什么要将冥皇秘境的事情告诉那个老头?”瑰与带着黑色斗篷,语气中满是不解,经过刚刚的事情,她对易老是没有什么好影响的,在她眼里,易老就是一个不知礼数的色老头。

“因为我们需要他的力量才能打开冥皇秘境!”七长老语气平淡,但言语间却带着万鬼哭嚎的阴森与恐怖。

听到七长老说话,张慕青几人不禁背生冷汗。

“他很强吗?”瑰与接着问道。

七长老抬头看了她一眼,此时的黑衣人瑰与才知道,自己的话太多了。

七长老起身,体内黑色物质从内而外的散发出来,逐渐再次化作一股黑气离开了房间,最后只是交代了一句话“这个老东西实力不在我之下,你们不要自作聪明给本尊找麻烦!知道吗?”短短的几句,如带着灵魂烙印一般,深深的印在几人的灵魂深处,有着不可违背的气势。

“属下,尊法旨!”

“尊法旨!”

此时的几人也是极为震惊,他没有想到,刚刚那个不怎么正经的糟老头子竟然是一个和他们主上不分伯仲的高手,他们主上的手段他们是见识过的,移山填海,杀人无形,视几万大军于无物,视天下苍生为刍狗,这是怎么一个强者,和他不相上下,几人知道这个老头子自己惹不得。

而另一边,易老和启封尘一路上走走停停,终于打听到了,东山城飞皇商会拍卖楼所在之地,两人紧赶慢赶,最终启封尘发现,这拍卖楼赫然正是启封尘起初在东山城外看到那个,由金银装饰而成的最高的那座高楼建筑。

启封尘用力将头朝后仰,但直到把脖子仰到平直也没有看到这金银楼的顶端。

“好高啊!”启封尘不禁感叹一声,这么高的楼房,别说见,以前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要不是亲眼目睹,自己怎么也不会相信,世间能有能工巧匠将楼塔铸造的这么高。

这哪里是拍卖楼,明明是登天塔啊。

在看上面那装饰的金银饰品,有烈日骄阳,有点点星辰,有孤冷寒月,有傲世金龙,有涅槃火凤等等,各种图案层出不穷,优美华丽,并且每一层都有这巧夺天工的精美图案,这些图案不仅华丽,更是展现出了一股子势,一股子淋漓尽致的势,来到此处,启封尘突然感觉到有一种命中注定,大势所趋的感觉,好像是上天冥冥之中给自己打开了一扇门,一扇走向华丽殿堂的大门,一扇一跃便为龙的龙门。

易老捋了捋,自己的那纤长的山羊胡,一副很是满意的样子,毕竟飞皇商会是他们飞皇宗的产业,作为飞皇宗三长老看着自己生意在这偏僻小城也做的那么强,他自然很是欣慰,“进去看看吧!”易老笑着,喊启封尘进入楼内。

但打脸总是在那一瞬间,易老得意洋洋的想要进入,但却被门口的侍卫拦了下来。

“两位,飞皇拍卖楼没有飞皇令牌,不得入内。”侍卫语气平淡,没有带有一丝感情,就像是机器一般。

易老看了一眼两个侍卫,发现这飞皇拍卖楼的侍卫竟然也是明盏境巅峰的修士,在东山城明盏境的修士都已经算是强者了,没想到这拍卖楼小小的侍卫竟然也是明盏修士,以小见大,可见飞皇商会在这东山城势力之强,底蕴之厚。

但他们口中的飞皇令牌,易老自然也是知晓这是飞皇商会为了挑选优质客人,专门下发的一种令牌,有了这个令牌在飞皇商会购物或者拍卖都会得到一些优惠,但没想到这东山城拍卖会最低门槛竟然是这飞皇令牌。

易老不动声色的拿出飞皇令牌,侍卫见到令牌也是恭敬放行。

“私自篡改商会规矩,这东山城飞皇商会的会长好大的胆子”易老对拍卖楼这个规定很是不悦,因为这个规定就意味着,将很多人拒之门外了,要知道飞皇商会每年分发的飞皇令牌加起来也不足百枚,如果飞皇商会都用这个规矩经营拍卖楼,那拍卖楼的客流量恐怕就会少的可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