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快穿心愿:女配逆袭上位记 > 无色魔女2

[任务目标。]

【叮!此次任务目标:复仇东方宸,重掌魔教。】

沐莜莜略一沉思,东方宸后来确实解散了魔教。原主虽然不属于这里,但她是真的喜欢上了魔教这个地方。

所谓正魔之分,不就是处世方式不同些罢了。魔教的人都生来随性,不受拘束,正教则是自诩正人君子,一直注重规矩得很。

想来也确实好笑,原主本是要报恩的,现在却要报仇了。

不过她对东方宸做的也够多了,这恩其实早就报完了。后来的她,多多少少也是喜欢上了东方宸,以至于变得有些疯狂了起来。

沐莜莜理了理思绪,现在还什么都没有发生,东方宸刚刚被驱逐出教,还是个什么都没有的毛头小子。她当下最紧要的事还是抓紧修炼,尽早化出人形,现在这个样子什么都做不了。

这不,刚刚的一只小蚂蚁都能吓她半天。

原主体质特殊,她能听懂动物的话,也能感知花草的情绪,幻化出人形后也能跟他们交流。说到底,修炼成人的花,她还是第一个,说不定成了花精都有可能。

时间日复一日地过去,沐莜莜每天除了修炼还是修炼,闲暇时光发发呆,跟途径此处的小动物们说说话。这天风光正好,沐莜莜瘫在地上晒着太阳,几乎所有的叶子都伏到了地上,太阳晒的她暖烘烘的。

突然,阳光顿时消失,沐莜莜眼前被黑影遮住,她不悦地摆了摆叶子,正疑惑着,听见悦耳明快的男声响起。

“这是什么花?以前竟然没见过。”男人蹲下了腰,却还是俯视着沐莜莜,“这花竟然生的这样好看,定是什么珍稀品种。”

男人一袭白衣似雪,犹如天上谪仙,不可侵犯。

面容白皙,眉眼温柔,鼻梁坚挺,嘴唇薄而失了些血色。一头黑发整齐地盘起发髻,腰间别着一个通体碧绿的翡翠玉佩,深浅交映,刻着一个盘曲威严的龙在其上,男人的手指纤细而骨骼分明。

“不过它怎么蔫不拉几的?是要死了吗?”

男人无辜关心的语气令沐莜莜登时火上心头,你才要死了呢!她一个打挺直起身子,连带着花蕊也抖了抖。

“咦,它好像又活过来了?”男人惊喜,伸手摸了摸她的花瓣,惹得沐莜莜连连躲避。

“这花怎么好像有些灵气?”男人收回手,撑住下巴思考道。

远古时期,他听说那时天地间灵气充沛,连花草昆虫都是能修炼的。可现在天地间的灵气已经稀薄到不会让这些非人的生物再有灵识了。

男人很快又摇了摇头,推翻了自己的想法。那些事根本无从考究,不过巧合罢了。

他又紧盯着沐莜莜看,面容严肃下来。

不过这花可真好看,不只是它的三色花瓣,它通体发着淡淡的金光,给他种温暖熟悉的感觉。

他打量沐莜莜的同时,沐莜莜也打量着他,注意到他腰间挂着的精美玉佩时,沐莜莜微微有些讶然。

这是正教长老的特殊玉佩,而且每个长老的也都是不同的,标志着他们尊贵的身份。

男人,不,落吟并没有打算就这样离开,他随意地在一旁的草地上坐下了。

“这儿的风景还真是不错啊,就在这儿多停留会儿吧。”落吟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微风吹过脸颊的触感。

沐莜莜起了兴致,也学着他的样子,随着微风的方向左右摇摆。

落吟猛然睁眼,眸中散发的微光扫过沐莜莜,愉悦地眯了眯眉。

“你这花还真挺有意思的,是在学我吗?”落吟歪过脑袋,笑吟吟地看向沐莜莜,“难不成你有了神识?”

沐莜莜心中一惊,等等,那他不会现在就掐死我吧?

沐莜莜不敢停下,只得在落吟的注视下继续慢悠悠地摇晃。

落吟见此,脸上的神采暗了暗,叹了口气。他坐了起来,又很快恢复笑吟吟的样子,尽量平视着沐莜莜。

“小花,跟我下山,一起回教里吧?”

知道一朵花自然不会回复他,落吟只是嘿嘿一笑,稍用灵力,就将沐莜莜连同她身下的一片土壤一起拔了起来,然后有些诡异地浮在空中。

他站起身,脚步轻快地离开,沐莜莜被动地跟着他,浮在他的与肩平齐的位置,能更清晰的看清他的脸。

沐莜莜无语,她最后回头看了看这个可能不会再回来的地方,只得听天由命。

她未曾注意到,在落吟施法后,自己身上淡淡的金光已经看不出任何了。

——

“哎,你听说了吗?正教出了叛徒,还是教里鼎鼎有名的大长老呢!”

“对呀对呀,听说他们勾结魔教,一家子人都被教主处死了啊!”

“诶,你这说的可有些不对的地方,我侄子是教里的弟子,我悄悄告诉你吧,他们家的那个独子可没被杀,教主仁慈,念他未曾参与和知晓魔教之事,特意留了他一条命!不过也已经流放出去,永世不得入正教了。”

“他家的独子是那个东方宸吧?这我可知道,他不是天赋极高,在入教时就被选中,然后被教主收为关门弟子了吗?得亏是这样,他还真是捡了一条命啊!毕竟怎么说这也是跟魔教勾结的大事,教主没杀他真是太仁慈了!”

“那当然,教主英姿斐然,这些年来在正教的庇护下,我们这些没什么修为的人也能不被魔教伤害,安居乐业,这些可都是多亏了教主啊!”

“不过也真是唏嘘啊,那东方宸本来父母都是教里的长老,父亲更是大长老之一,自己未来一片光明,如今却落的这般下场!”

茶楼内,落吟端坐在桌边,他玉手轻抚茶杯,桌上放置着一个栽在盆子里的三色的花。

另一桌的两人不断闲聊着,落吟听着,眉间一紧。

他这些日子来并未闲逛,直奔教内,此行就是为了那两人谈论的这件事回教。。

在茶馆稍作歇脚,落吟结了帐,运起灵力,无形的气将沐莜莜拖了起来,紧随落吟离开了茶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