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恒脸色难看,拂袖冷哼:“老夫没有推她!是她自己摔倒的!”

江映雪俏脸憔悴,楚楚动人,被苏夜黎搂入怀中委屈道:“太子哥哥,算了!江伯伯也不是故意的!”

然而。

女神的善良被如此践踏,众人都不服。

“江家主,你当我们都是瞎子吗!分明就是你推到的!”

“敢做不敢当,这不是江家的一贯作风吗?”

“女神可怜你们,你却不识好歹!老脸还要不要了?”

“这种穷鬼老贼,就不值得任何人同情!”

“既然他不领情,女神就按行规处置他吧!”

各种辱骂嘲讽如潮水般淹没江恒。

江贺一句‘用行规’处置,让底下众人齐声呼应:“对!行规处置!”

“不处置,难以平众怒!”

江映雪脸色惨白,美眸里写满了‘为难’两个字,大声呼喊道:“各位,江伯伯年迈体虚,又是初犯,不如这次就算了吧?”

“不能算!我们都知道雪姑娘是菩萨心肠!但若不处置这老贼,就是助长歪风邪道!他今日敢偷异宝斋的东西,明日或许就偷到我们头上了!雪姑娘莫要心慈手软啊!”

“对!不能算!一定要严惩!”

江恒捏紧拳头,脸色青红交错,气的浑身都在颤抖:“老夫用江家历代祖先发誓,老夫绝没拿过一样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尽管江恒已经被逼上绝路了,众人却还不买账。

“我呸!你江家祖宗就是个叛徒!还敢拿祖宗发誓!”

“就是,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兄弟们,押住他!”

江恒震怒,“你们简直不可理喻!!”

音落,黄级三阶的灵力迸发,周身形成一股劲风,竟逼得众人后退两步!

“泥人尚有三分骨气,你们如此咄咄逼人,老夫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也要向你们讨回公道!”

茶摊上,江心月眉峰高挑,目光中露出几许赞赏,更多的是讽刺。

“不自量力!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小蝶看着打斗中的江恒,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小姐,老爷重病缠身,根本打不过这么多人呀!”

江心月笑眯眯的丢出一颗花生米,伸嘴,接住:“我知道啊,但关我什么事儿!”

果不其然。

纵使江恒已经拼尽全力了,却仍然被江贺一拳打飞!

江恒的整个身体重重砸向地面,连青石板都被砸碎了!

江贺盛气凌人,一脚踩在他胸口,又吐一口唾沫到他脸上,慢慢揉碎,阴森森道:“江家主,对不住了!按照行规,哪只手偷盗,就要砍掉那只手!你是左手偷的?还是右手偷的呢?”

一个‘偷’字,刺红了江恒的眼。

此时的他,被人羞辱,满身狼狈,胡须邋遢,恰好看到街边吃着糕点零嘴的江心月。

他的心里五味杂陈。

他如此不堪的模样,还是被她看到了……

是心痛,亦是狼狈,至始至终,他从未责怪她冷漠绝情。

也不怪她不上前搭救!

因为,他不想连累他的女儿也被羞辱……

江恒缓缓闭上眼:“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们想砍,就砍吧!就算砍断老夫两条手臂,老夫还是那句话!老夫没偷!”

“真是冥顽不灵!”

江贺又碎了一口唾沫,恶狠狠道:“好!那就按江家主的意思,两只胳膊都砍了!”

立时,江恒就如待宰的羔羊,被人按趴在地上,一名恶霸递上雪亮的大刀,狠狠扬起!

人群中,苏夜黎皱了皱眉,眼角余光始终瞟着江心月。

以前的她,就算讨厌江恒;一旦遇到有人出言辱骂,还是会上前与人理论。

如今,她真的变得绝情如斯了吗?

连自己的父亲都不管了?

然而,等待江心月出手的人,还不止苏夜黎,还有江映雪!

若是江心月当真铁石心肠,袖手旁观,她还怎么羞辱她?怎么拿回异火?

她暗暗咬唇,就在刀刃落下前一秒,施展灵力,挡开了刀刃!

“住手!就算江伯伯拿了东西,也不至于砍两条胳膊吧!”

说着,她气愤的看向众人:“你们没看到江伯伯已经够惨了吗?若是砍了两条胳膊,江伯伯以后就是个废人了!”

众人哄笑:“雪姑娘,他不砍胳膊,也是个废人!”

江映雪却不管不顾道:“得饶人处且饶人,换一个惩罚吧!至少给江伯伯留一条活路吧!”

瞧瞧,多善良,多善解人意的女神啊!

这样纯善的女神,谁能不爱呢?

江贺闻言,眼神透着恶毒的笑道:“好!既然是小姐替江家主求情,那我们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吧!大家说呢?”

众人赞扬江映雪胸襟宽广,气度过人的同时,不忘对比挖苦江心月。

“那就换个轻一点的惩罚!”

“江家主,只要你从我们跨下钻过去,这事儿就算了!怎么样?这个惩罚够轻了吧?”

钻胯!!

这比砍胳膊更羞辱人!

江恒好歹是名门之后,堂堂一家之主,怎么肯接受这种侮辱?

江恒浑身颤抖,猛地睁眼,怒喝:“老夫若是不呢!”

都到这份上了,这老废物竟还有骨气敢说不?

他越是块硬骨头,江贺就越想践踏他!

“这可由不得你!老子已经给足你面子了,你若再不识好歹,老子还有千百种羞辱人的法子!”

江恒咬紧牙关,气的满脸胀红:“你们还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我江家人,宁死不屈!”

好一个宁死不屈!

这份骨气,只怕在场所有人也不及江恒半分!

江映雪美眸中划过一丝戾气,面上却装的焦急无奈:“江伯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啊!想想江家,想想姐姐和江澈,还有盈盈!活着比一切都重要!”

江映雪看似规劝江恒,实则是想狠狠羞辱他!

若江恒就这么死了,江心月最多落个铁石心肠、白眼狼的名声。

若江恒钻过去,那么,从今往后,江心月和整个江家,都将抬不起头来!

“江伯伯,忍一时风平浪静!江家若没了你,恐怕就要从凤鸾城除名了!你甘心吗?”

江映雪不断蛊惑,江恒竟真有一瞬间的怔松。

是啊,江家还有那么多人指望着他呢!

他死了,他们怎么办?

月儿、澈儿、盈盈怎么办?

这一刻,他想了太多太多,却最终摇摇头:“你说的不对!生命诚可贵,尊严却值得用生命去捍卫!你们不就是想羞辱我江某吗!老夫就算死,也不会给你们这个机会!老夫今日就以死证清白!”

说着,他竟然猛地将头伸向刀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