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飞花逢魔录 > 第二十一章:情絮

“花渐飞,你要去哪?”这名字跟这人一样很有意思,万舒打算一路跟到底。

“我要回家,你难道还要跟着?”

万舒握着拳头,兴奋地点点头,道:“我去看看,你家应该很有思意!”

花渐飞沉默的慢慢转头,他扫了万舒几眼,见万舒玩兴正盛。

于是又道“我有个优点,也有个缺点,你想先听哪个?”

万舒撩了下耳畔的青丝,粉色长发带披落在肩上,不再像一路上那般时常飘动。

花渐飞本来打算用这问题为难一下万舒,没成想万舒一下子先难题抛了回来。

他拂着额头,叹道:“优点,我从不撒谎。”

然后扭头直走,又道“缺点,我喜欢骗人。”

“优点缺点换过来也一样通用,优点喜欢骗人,缺点,我从不撒谎。”

“好吧,我家在天江城,难道你还想跟去?”花渐飞试探着问道。

万舒望着天空抿着嘴唇犹豫许久,她考虑得很认真,然后又摇摇头。

“恐怕我去不了。”

花渐飞无力的呵呵,他就开个玩笑,谁知万舒那么当真。

万舒踏着小碎步又紧紧的跟了上来。

“那你可以去我家那边啊,我家在白龙城,那边的东西非常有意思,我可以带你去玩。玩各种千奇百怪的东西。”

花渐飞一口拒绝径直走进客栈。

万舒抬头看着破旧的牌匾,上边写着‘平聿客栈’。

她顿了顿,随后一脚迈入大门。

范老头是一个嗜酒的酒鬼,只要有酒喝,他就能呆着一整天不动,在外头也是,只要有酒喝,路途再累他也能走得动,还有再糟的事情,只要喝口酒再想想,坏事也能变成好事。

花渐飞见怪不怪,只是有些奇怪像范老头这等的穷光蛋从哪弄来酒钱?还有他葫芦里的酒感觉怎么也喝不光?

伏在酒桌上的范老头醉眼惺忪,看见花渐飞身后跟着个之前古灵精怪的少女,就问道:“你个臭小子从哪拐来个小妮子的?”

万舒抬着雪白的纤手,冲着范多闻摆摆,才笑道:“老头好啊。”

花渐飞摸着额头坐了下来,说道:“哪里好了,被这么一个事精儿跟上,我这些几天注定没好运。”

范老头没来由一句,“小姑娘很好,我看着挺喜欢的。”

万舒两手按在桌上,连连点头赞同。

“花兄,你怎么有神没气的?”

一入客栈,赵进就看见花渐飞坐在一张桌子前,一副无精打彩的模样。

花渐飞百无聊赖的摆弄着桌上的茶杯,丝毫不理睬蛱蝶裙少女。一个兴致勃勃,一个无精打采。

“当然了,书生没有了安宁,佛陀也不得大自在。”

万舒在一边戳戳点点,补充道:“像极泄了气的包子,皱巴巴的。”

赵进愣愣,旋即会意一笑,“哦?”

他对眼前这粉色蛱蝶裙的少女反倒来了兴致。

怪不得潇洒不羁的花渐飞成如此模样,看来是有更难缠的人把他给降住了。

锦衣玉袍的少年这回总算来得及,从门口溜了进来,一屁股坐在板凳上,也不说话。

“花兄,范老头现在人在何处?“宋进总算道出了前来的因原。

“二楼厅间,他又上去喝酒了。“花渐飞连眼皮也懒得抬一下,打着哈欠,含糊不清道。

赵进点点头,然后对着身后的跟班说道:“大水,你帮忙看着点,我现在有要事,别让别人进来打扰我。”

走之后又走回来,说道:“就算是守城人来!就算是我哥他来!也不给进去,听到没有?”

“听到了,那我呢?”

“你也一边玩去。”

少年极不情愿地点点头,小声嘀咕道:”有什么事,就连我也不让知道吗?“

那个锦衣玉袍着装的少年是赵进的书僮,他的衣着反倒比赵进穿得好,至于为什么叫大水。

花渐飞之前曾有问过,那少年摊手无奈道:“公子起的,我也没办法啊。”

花渐飞又去问赵进,赵进才拉着花渐飞小声说,他不是取个吉祥的寓意吗?花渐飞一阵腹腓读书人也这么讲究?

那赵进也是连连点头,说自己平常儒门考试前都会烧香的,他给书僮起个‘大水’的名,也是然望先生老师多放放水。

花渐飞便打趣他读书不行,赵进却气冲冲的说自己下次肯定能考前十,还说烧香拜夫子然后考试很灵验,教花渐飞别不相信。

首阳山儒门这书院祭拜孔夫子这习俗已有上千年的历史了。

赵进去找范老头谈事去,至于说些什么,只有他们仨知道,花渐飞可没那心思去打听。

他只是抱着椅子,坐望门口外头。

万舒则是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忙个不停,还不断发出一阵嗤嗤的笑声。

他终于忍不住站起身来,对着锦衣少年摆摆手:“放大水,你公子若是问起我,那就说我出去透透气了。”

“别叫我放大水,我是符大水。”少年无奈的撑着下巴,也是有力无气道。

之前,花渐飞常常用此来打趣他,他现在已经麻木了。

也不知遇上了什么,回来时花渐飞的头斗大如牛。

万舒真的很让人头疼,好在这一次她没有再跟着。

赵进已经走了,难得一阵清闲。

范多闻嗞了一口细柳城的名酿‘赤柳水’,才赞道:“我看万舒那小妮子挺不错的,虽然调皮是调皮了一点,可心地还算蛮善良的。”

花渐飞挂在栏杆上,把两只手放到勾栏外,一阵摇摆。

“她可不止调皮这一点,她绝对是个惹事的高手,跟她的诡计多端比较起来,她的那点善良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范老头反问道:“你没看出来那个女孩喜欢你?”

“她喜欢不喜欢我,我怎么知道?她又没说!”

花渐飞之后又补充了一句:“而且这关我什么事?”

范多闻喝掉最后一口赤柳水名酿,摇摇头道:

“唉,小子,你没救了。”

范多闻想起问道:“那小妮子是哪里人?”

“白龙城的。”

“姓万?”

范多闻喃喃:“白龙城姓万的人不多啊。”

白龙城万姓不是大姓,万氏也不是名门望族,但是白龙城的万姓很有名,因为那白龙城城主就姓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