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笑傲之平生江湖 > 第十二章 洗手风波(3)

与此同时,费彬也拔剑刺向林平之。林平之心道,如果比试拳脚,可能我还惧你三分,至于比剑,你算是弃长用短。

费彬满满怒意,想要一剑刺死林平之,以解心头之恨。嵩山剑法,本就大开大合,以势压人,再加上费彬全力施为,毫不留情,更是霸道刚猛。

林平之施展青蚨身法,于客厅之上,斗室之内,闪转腾挪,不触一物,潇洒飘逸。费彬这几剑连林平之的衣襟都没有沾上。

“你这小子,只会像耗子一样东躲XZ,算什么本事!可敢与我正面一战?”费彬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双眼血红,气得像一头发怒的公牛。

嵩山派的武功气势雄浑,威力巨大,但是特别消耗内力,而费彬本就觉得林平之上次不过是投机取巧,靠着耍诈才赢了自己,正要速战速决,从而以正视听。所以没有控制内力,这时已经消耗许多。

“我一直在你身旁,从未走远,而你却刺不到我,还好意思说?难道要我不闪不避,和你一剑碰一剑,那岂不是莽夫村汉斗殴?或者你觉我应该等着你刺不成?”

林平之嘴上这么说,但还是放慢了身法,手上加快了进攻。时而使出雅正平和的全真剑法,时而用出潇洒飘逸的落英剑法,再配合着落英神剑掌,将费彬蓄积的气势打断,让费彬的剑法威力大减。

等到林平之完全控制了局面,更是全力进攻,丝毫不留后手,把费彬逼得很狼狈。

即便林平之因为防守的漏洞被费彬抓住也不害怕,要么仗着精妙的身法,险之又险地躲开,要么仗着辟邪剑法的诡异,从不可思议的角度刺出一剑化解危局。

照此情形,费彬落败已成定局。若不是林平之想打响福威派的名声,不愿依仗宝剑之利削断费彬的长剑,费彬早就落败。

众人看在眼里,俱是心惊。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竟然能正面交锋,战胜嵩山派一等高手,委实可叹!

何三七眯着眼睛看着,心中暗道:“这手艺,倒是能值几个钱!”

岳不群面上依旧古井无波,右手捋了捋颔下三绺胡须,但是握着剑鞘的左手却非常用力,显示出内心的不平静,“这个小子剑法不错,又有剑法诡异且更加高明的仆人,在江湖上已经能够撼动一些势力了,可以结交。”

“看见了吗?这小子武艺不错,颇有我当年的几分风范!”

“是的,林少侠是福建人,估计饿极了,吃起大米饭来同你的当年的风范一样……”白眼,白眼。

“我说的没错吧?我当初看到林少侠,我就说他的功夫必然不同凡响,这是不可多得的后起之秀呀!”

“嗯?我好像记得你说福威镖局不过是仗着祖上旳余荫才勉强支撑的?”

就在费彬已露败相之时,突然传来一声惨叫。

原来陆柏已经被林力云以刁钻的角度看刺穿右臂,长剑已然落地。而想过来支援的丁勉也被田伯光的快刀拦住,眼睁睁看着陆柏受伤。

费彬听到陆柏的惨叫,心中一阵慌乱,就被林平之的兰花拂穴手点中。

幸好林平之顾及洛阳王家的安全,不想折了五岳剑派的里子,不愿在众人面前痛下杀手,费彬等人才保住性命。

史登达等嵩山弟子见到局势如此反转,早就不复来时气势汹汹的架势了,无助地看向还没有被制服的丁勉。

丁勉虚晃一招,退出战圈,田伯光也没有追击。

场上的局势变化太快,方才自己一方还是占尽优势,以泰山压顶之势控制住刘正风的一家,几乎说是十拿九稳了。可是转瞬之间,形势反转,自己一方的三个重要人物被拿了两个。

丁勉略一思忖,是时候讲一讲江湖道义了!

但见丁勉整理了一下衣冠,面容严肃,向岳不群、天门道人、定逸师太等人一拱手,“众位师兄弟,福威派不顾江湖规矩,没有正邪立场,插手五岳剑派内部事务,折辱五岳剑派的面子,你们怎么说?”

岳不群等人心中暗骂,我们刚才说五岳剑派同气连枝,希望你能放过刘正风师弟,你怎么不接这个话茬儿?现在打不过人家了,才想起五岳剑派同气连枝了。

岳不群等人说不出口,林平之哪里会在嘴炮上放过他们。

“留下尔等性命,已经是给左盟主和你嵩山派面子了。既然要讲江湖规矩,正邪立场,那我们就说说这个。”

“你嵩山派以刘正风大侠满门妇孺为要挟,这是不是不符合江湖规矩?这又与魔教有何差异?你们怎么有脸说江湖规矩和正邪立场?还是说你们在自己武力占优时讲武力,在武力不占优时,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要求别人讲江湖规矩、正邪立场?”

“林平之,你巧言舌辩,混淆大义,莫非你也已经与魔教勾结?”

嵩山派的人还没有说话,却听到背后传来指责的声音。

林平之顺着这一个浓重的四川味的向后先后望去,竟然是龟缩在角落里的余沧海。这家伙看来是想挑动五岳剑派一起打压林平之等人,他太清楚林平之和林力云的实力了,如果能借五岳剑派的手除掉或重伤这两个人,那么福威派的高端战力就减损了一大半。

你主动把脸伸过来让我踩,我怎么能客气?林平之心中暗笑,本来还担心余沧海经此大败不来了,不能当着众人的面打他的脸。

“余观主深更半夜潜入我林家,对镖局的趟子手下毒手,这是什么大义?莫不是向魔教学的大义?”

“你们福威镖局仗着人多势众,欺辱我青城派,我前去讨个说法,有何不可?”

余沧海梗着脖子,义正辞严!

“你那不争气的儿子和徒弟,千里迢迢从四川到福建来调戏酒家女子,被我制服,还有何话说?更何况你若要说法,那就白天光明正大前来,何必夜里偷偷摸摸?”

林平之不给余沧海回答的机会,就继续反问。

“另外既然是问罪,那为何我福威镖局的所有分号都同时被偷袭,它们远隔百里千里,怎么知道你要向我福威镖局讨说法?若不是我们实力略胜一筹,恐怕福威镖局已在江湖除名了……”

见被林平之抢了话头,余沧海却并不是束手无策。

然而余沧海接下来操作,那真可以说是太骚了,让在场的江湖众人惊得眼球掉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