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太医在哪儿!”

安能禄撇下田氏直接闯进了宁府内院。

云瑾陪着田氏也紧随其后。

云瑾:“夫人,咱们不是要去庙里求神吗?”

田氏似乎已经预感到什么了,对云瑾说道:“等一下再去,先去府中找老爷。”

云瑾:“是,夫人。”

这时候宁荫德正好用完早饭,他准备吃饱喝足之后再补个回笼觉,毕竟今日起床太早,现在竟有些犯困起来。

“哎呀,宁太医。原来你在这里呀。”安能禄叫喊着冲进了书房。

宁荫德被吓了一跳,紧接着他又看到夫人田氏和丫鬟云瑾也来了。心中有些不大开心,“你们这是做什么?”

夫人田氏和云瑾指了指安能禄,说道:“安公公说有急事找您。”

“安公公……”宁荫德的眉头皱起,不消说,一定是万贵妃那件事情。“安公公,万贵妃已与下官约定好了晚上入宫为她诊治,为何你一大早就来了。难道还有别的事情需要下官效劳吗?”

宁荫德当然不想为安能禄做任何事,只不过是嘴上说说而已。

安能禄来不及向他解释那么多,抓起宁荫德的手就往外走。“宁太医,在路上我再慢慢给您解释。”

“哎,等一等。”

田氏叫住了安能禄,她颇有当家女主人的风范。对着安能禄将眼一瞪,问道:“安公公,你不能这样。不管什么事情,你都应该先说清楚了才行呀。否则这像什么样子?难不成你想把我的丈夫绑进宫里去不成?”

“若是宁太医不去,咱家也只能将宁太医绑去了。”安能禄说着摇了摇头,“宁夫人,你们妇道人家就不要掺和起哄了,该烧香就烧香去吧。”

“宁太医,这次还是贵妃娘娘的事情。贵妃娘娘从皇后宫中回来,身体突发疼痛,上吐下泻,您还是赶紧跟我进宫去瞧瞧吧。”

突发疼痛,上吐下泻?

这是吃坏了肚子的症状啊。

宁荫德意识到这并不是他们事先商量好的剧情,万贵妃应该是真的出问题了。于是便对自己的夫人说道:“夫人,你还是去庙里烧香吧,别误了时辰。”

田氏放心不下,“德郎,可是你……”

宁荫德微微一笑,疼爱的拍了拍田氏的手背。“我去去就回。”

南宫。

尽管轿夫们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将宁荫德送来,但一切都太迟了。

当宁荫德看到万贵妃的第一眼,就知道她这是中毒的症状。虽然中的哪类毒尚不清楚,但看上去毒液似乎已经由胃液完全融进了血液之中。

“春樱,这是怎么回事?”他焦急的向春樱问道。

春樱摇头,“奴婢也不知道。”

宁太医掰开万贵妃的眼球看了看,不妙。“她吃了什么?”

“吃了什么?吃……吃……”春樱的大脑瞬间短路,她急得一个劲儿的咬着自己的手帕。

站在一旁的安能禄也跟疯了似的团团转,“哎呀,你倒是快给宁太医说啊,咱们娘娘到底吃了什么东西?”

春樱努力的回忆着,但似乎娘娘也没吃过什么东西啊。“娘娘好像吃了一点玫瑰酥,但是只有一点点……”

宁荫德:“玫瑰酥?哪里来的玫瑰酥?”

春樱支支吾吾,“娘娘是在畅音阁吃的……”

“畅音阁?娘娘去听曲了?”宁荫德与安能禄异口同声问到。

因为在他们的计划里压根就没有畅音阁这一个部分,万贵妃为何又会去那里呢?

“是皇后娘娘邀请咱们娘娘去听曲,另外还邀请了淑妃娘娘和娴嫔娘娘作陪……”

提起淑妃娘娘,春樱浑身开始颤抖起来。“淑妃娘娘已经……已经死了……”

“什么?淑妃死了!”

一时之间太多的讯息冲进了宁荫德的大脑,他根本就反应不过来了。

看来,这件事的确是很复杂。

算了,现在只能先救万贵妃再说。

“春樱,你帮我把万贵妃扶起来坐着。我先替她号脉。”

“嗯。”

此时的万贵妃已经进入了昏迷状态。她虽没有淑妃吃得那么多,但情况依旧十分危险。

宁荫德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将万贵妃救回来,他只能尝试着先给她吃一些解毒的药丸。

“宁太医,咱们娘娘这是怎么回事了?”安能禄小声问到。

宁荫德:“贵妃娘娘应该是中毒了。”

安能禄不敢相信,“中毒?这怎么可能呢?宁太医,您确定吗……”

宁荫德沉重的点头,“是中毒的反应,不会错的。也许……”

他想起刚才春樱提起淑妃已经身亡的事情,于是很自然的将万贵妃中毒的情况联系到了一起。

“万贵妃中的毒很有可能与淑妃中的毒是一样的。”他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于是便建议安能禄前去向皇上禀报。“安公公,下官给你说一句实话。这种情况下官实在没把握能将万贵妃救回来。若是一旦救不回……所以还是请你先把情况报到皇上那去吧。至于是谁对贵妃娘娘下的毒,这些事情皇上自然会派人去查,也与你我没有干系。”

“这……”安能禄却犹豫了。

他并不是不想去向皇上禀报这件事,他只是担心万贵妃滑胎的事情也会一并牵连出来。

“宁太医,要不您再想想办法,您一定要把娘娘给救回来呀。咱们之前定下的计划还没完成呢……”

“安公公,如果能救,下官会不救吗?可是看眼前的情况,这毒性太强,娘娘现在的脉搏已经十分微弱了。纵然滑胎一事非常关键,可究竟是谁对娘娘下的毒手,这件事也必须要查清楚才行啊。”

安能禄耷拉着头,“好吧,那我这就去禀报皇上。”

“等……”昏迷中的万贵妃突然开口讲话了。

春樱大喜,“你们看啊,娘娘她醒过来了,娘娘醒过来了呀。”

安能禄激动得眼泪都下来了,“宁太医,您真是妙手回春,救世华佗啊!”

“这……”宁荫德却并没有多高兴,他喃喃自语道:“这……这也许会是回光返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