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落红尘 > 555555555555

铁摩勒在面对敌人时,平时对自己人那张温和有礼的脸上,会带着古板。可平时吊儿郎当的谢情伤和秦玉关,他们却最喜欢装逼了

总是在最危险或者直接面对敌人的环境下,用一脸的无所谓和能勾引扫路大妈晚上失眠的笑容来应付。性格如此相近的两个人,却都

是男人而不是一男一女,这绝对是一种遗憾。

现在,秦玉关的脸上就是满脸诚恳笑容的在问人家是谁。

“小仪呢?”对面那个男人顿了顿,声音有点低落。听得出,他好像已经感到了和他通电话的人是谁了。

“找他问遗言么?”秦玉关笑眯眯的看着这时候往后一小步一小步往后退的傅仪,心里却升起了一丝悲哀:这就是被叶暮雪主动亲

吻了一下的男人?

天知道在想到叶暮雪后,一向对敌人心狠手辣的秦玉关,在看着仓皇后退到沙发边噗哧一下坐在上面的傅仪时,心里竟然会有了这

种说不清的感觉。他在决定放弃叶暮雪时,下意识的就把眼前这个男人当做了是和叶暮雪在一起的那个男人。虽然明知道他总有一天会

出事,可他的确是这样想过。

“如果你不伤害他,我会尽量答应你提出的一些条件,”对面那个男人好像很在乎傅仪的安全,用一种肯定的语气说:“你开个价,要

怎么才能安全的让他离开你。”

“呵呵,您真大方。”秦玉关再次看向傅仪的时候,眼里却全是厌恶,他笑眯眯的说:“如果我说想他安全离开就必须让你来顶替他呢

这你也答应?”

“不可能。”对付毫不犹豫的拒绝了秦玉关这个可笑的建议:“除此之外的任何条件,比方,我可以保证他绝对不会再参与此事外加可

以用亿来做单位的金钱……只要能够让他毫发无伤的离开你。”

“滚你妈的!”这次秦玉关一点也不想再和这个做美梦的家伙废话了,他也完全放弃了应有的绅士风度,咬着牙的对着电话嘶吼:“这

个时候了才想他安全离开,那为什么不是在还没有杀姚迪之前?”

“秦先生,”对方终于喊出了秦玉关的姓氏,他一直没有放弃劝说秦玉关放过傅仪,看得出,他很在乎傅仪:“秦玉关,我想你应该知

道,假如你伤害小仪,会引起的一些连锁反应吧?”

“切,就因为他是傅家的人?”秦玉关不屑的切了一声:“正因为他是傅家的人,却为日x本狗做事,所以才更该死!”

“我可以保证,他虽然参与了此事,但从没有直接伤害过任何一个华夏人。他只是起着一个传话筒的职责,他,罪不至死。”

“传话筒?没有伤害过一个华夏人?那风波集团的策划部副部长金玲呢?难道她不是华夏人?”秦玉关把嘴里的烟卷吐在地上,觉得对

方真的很好笑。本来,一个在华夏有着显赫身世的人,却心甘情愿为异族做事就该死了,何况金玲还是死在他手里。

“金玲?”对方顿了顿,然后接着说:“我可以保证,她绝对不是他杀的。”

“我凭什么相信你?”

“因为我杀她的时候,好像你在外面和别人打斗吧?”对方的这句话,使秦玉关明白了金玲的确不是傅仪杀的了。因为那晚在灵感小筑

的时候,他的确是和酒鬼谢情伤在那儿比划了一番,这才让杀金玲的那个人给从容闪人。

“我不想在和你说这些屁话了。”秦玉关并没有因为傅仪没有直接杀过一个人就要放过他,因为无论是论私还是论公,傅仪在他看来都

有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理由。秦玉关深吸了一口气,打断了电话那边的话,问:“我最后问你一次,你能不能顶替他去死?”

秦玉关知道,这句话问了也是白问,他之所以还要去问,就是因为他看不起这个家伙妄想用金钱来买回傅仪的念头。就在他问完这句话

准备把手机放在地上让对方亲耳听到他是怎么杀了傅仪时,手机那边却有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秦玉关!”那个女人的声音很熟悉,很熟悉,熟悉到让秦玉关一下子明白了很多的地步:“秦玉关,我是傅仪的姐姐,我以一个姐姐

的身份来为弟弟向您求情,如果您放过他,我可以把大辽省的春雨实业股份送你百分之三十。”

傅明珠。

这个女人是傅明珠,原来她就是春雨实业的老总,原来她就是傅家的人,原来她就是冒海集团王重勋的妻子,原来她就是和自己有过一

天一夜缠绵的女人,原来她就是眼前这个脸色苍白、身子不停发抖的傅仪的姐姐……可、可你为什么要帮着日x本人做事呢?那么一个

让男人无限留恋的女人。

“你知道傅仪做了什么吗?”想到那个在身下不停的喊‘要’、眼里全是温柔和狂野、最后对自己恋恋不舍又掏出一张存有六百七十三

万银行卡的那个女人,秦玉关嗓子就发涩,自己听起来都不像是自己的声音:“你知道他有一万个理由该去死吗?”

“秦玉关,我求您了,千万不要伤害小仪!无论他做了什么,无论你提出什么条件,只要我能做到!哪怕,”傅明珠稍微犹豫了一下,

继续语气坚决的说:“哪怕是您要我!我也会毫不犹豫的跟着您……真的,我求您了……”

听着傅明珠那终于哭出来的声音,秦玉关心里叹了口气。有些事,为什么就这么寸呢?一个想追自己未婚妻的男人、一个和姚迪出事有

关的男人,一个一点都不像卖国贼的男人,为什么会是傅明珠的弟弟呢?

秦玉关慢慢的把电话放在地上。

有些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会把国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秦玉关就是这样的人之一,他心中早被那颗‘祖国利益高于一切’的种子长出来的信念给装满。别说这个傅仪只是一个他看不顺眼的人

了,就算那个那个人是叶暮雪……

假如叶暮雪也做了对国家有害的事,我会不会杀她?

此刻,秦玉关的信念有了一点的动摇,但接着就再次刚硬起来。只要是一个华夏人,只要她做了有损国家的事,那就该死!

秦玉关不是那种顽固不化的人,想当初,就算是姚迪偷盗赵献丰的机密文件,他只是用男人的方式惩罚了她一次就放过了她。之所以那

样做,很简单,因为姚迪是个日x本人,无论她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她也是在为自己的国家付出。

面对把祖国利益高于一切的敌手,秦玉关总是给予足够的尊重,虽然他在完成那次任务后就给姚迪留下了1400多个日夜的思念,但这和

他所接受的信念无关。喜欢和姚迪发生那种事,那只是他的一个业余爱好而已。

现在,在面对把祖国的尊严和利益抛之脑后的傅仪,别说傅明珠拿出春雨实业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外加她那猫儿一样的身子了,就算这

个时候总书记宋兰疆来亲自为他讲情,秦玉关也要杀掉他。因为他秦玉关并不是忠于某个人,而他只忠于自己的祖国。

“你知道他都做了些什么?”这是秦玉关在放下手机慢慢站起来时问傅明珠的一句话,他只想这个女人明白,傅仪绝对有该死的理由。

“我知道,他只不过是因为抢了你喜欢的女人而已……”对面的傅明珠呜呜咽咽的喊道:“可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爱情的权力,就算是

叶暮雪是你的未婚妻,可你也不该为了这事就要杀死他啊……”

“仅仅是……抢了我的女人?你确定?”难道她不知道傅仪和自己丈夫做得那点破事?想到这儿,秦玉关心里忽然一松,接着就问:“

你以为我就凭这点就杀他?”

“那、那你是为什么!?”傅明珠止住了呜咽,从手机中可以听出她在问了丈夫一句什么,片刻后接着就对秦玉关说:“我家先生告诉

我说他是可能无意中伤了你的家人……”

“不要说了!”这一刻,秦玉关明白了,傅仪和王重勋做得事情,完全是瞒着傅明珠的!他打断傅明珠的话,拿起手机捂住话筒,看着

身子不停发抖的傅仪,紧盯着他的眼睛:“你有一个这样疼你的姐姐,有一个这样可以让十三亿人都羡慕的家世,为什么还要做对不起

祖国的事?”

“秦玉关,”傅仪用长吸了一口气来压制了一下自己发抖的身子,苦笑了一声,神情有了一点放松:“这一切只是我自己选择的,和我

的父亲、姐姐弟弟无关。他们都不知道我做这些事,所以,请你不要把他们和我这个走错路的人掺合在一起。”

不等秦玉关说什么,傅仪眼神落魄的看着窗外纷飞的雪花,无限惆怅的说:“有时候,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人走错一步就不能再回头

……对今天的这种情况,其实我早就有种预感,觉得早晚有一天会来到。”凄然一笑后,傅仪慢慢的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看着黑洞洞

的枪口:“但,没想到却来的这样快。”

“这就是你想说的话?”秦玉关一点也不在意他手里拿着枪,他有绝对把握在傅仪扣动扳机的那一刹那用至少三十六种方法杀死他:“

难道你不想捂着胸口问问自己是一个华夏人时,该为自己的祖国做点什么?比方……说出你知道的一切……”顿了顿,接着很诚恳很真

诚的说:“那我也许会破例一次,放你走。”

“不行,”傅仪毫不犹豫的拒绝了秦玉关的这个条件,脸上浮起一种从没有过的坚强:“我不能说,因为、因为我要为我的家人着想。

不管你是怎么看我,但我真的很爱他们!为了他们的安全,我宁可选择死。”

“你是说,只要你说出你所知道的这一切,你的家人就会在你说出的这一刻受到报复?就连傅老爷子这样的高位,都不能幸免?”

“是的,我敢保证,当我说出这一切后,首先遭殃的就是我整个傅家家族的顶梁柱,”傅仪眼神黯淡表情痛苦的说:“你不知道他们身

边,都因为我和我姐姐走错的这一步,潜伏了多大的危险……你不要误会我姐姐也做了和我这样的错事,我只是说她该找个内地男人这

件事,希望你能够明白我的意思。”

“我知道了,你是说假如她不给你找个效忠于日x人姐夫的话,你也不会走到今天,而你傅家也不会因为你和你姐夫的原因,就渗入一

些傅家自以为信得过的人,也不会发展到你不能控制却只能跟着他们走的今天。”秦玉关在面对傅仪时,第一次在心里罕见的闪过一丝

不忍:“这一切完全是因为你姐姐找了个好姐夫的原因,是不是?”

“你很聪明,秦玉关。”傅仪点点头,坦然说道:“但我希望你不要把这一切告诉我姐姐,因为她是最疼我的人,比我妈还要疼我……

就算是重新来一次,我也不会恨她……因为我、我爱她!想她成为我的妻子……”

我、我……秦玉关咽了口吐沫,看着傅仪在说出他爱他亲姐姐时的那份自然感到了恶心。活这么大了,这还是第一次碰见传说中的乱x

伦人士,而且说的还这样坦然。

“我很可笑是不是?”面对秦玉关的奇怪表情,傅仪却露出了微笑,是那种发自内心、终于把压抑了这么多年的苦楚倾诉出来的微笑:

“我知道你根本一点都看不起我,可我真的很想告诉你这件事事实……你是这个世上第三个知道的人。”

“那两个人是谁?”秦玉关完全被傅仪的风采所折服,要不然也不会问出这样的无聊话题。

“一个自然是我姐姐咯,另外一个嘛,就是我姐夫。”傅仪看着手里的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的眼睛。

“你和你亲姐姐做了、做了那种事了?”想到傅明珠在床上的样子,再幻想一下傅仪趴在她身上场景,秦玉关忽然有点恶心,他真的很

恶心,不知道为什么。

“我不会那样做的,”傅仪摇摇头:“只是每次我都喜欢和她赤x裸着拥抱在一起,可我却从没有和她做过一次。你不用奇怪,因为我

是从小就接受过良好教育的人,知道这样做是人世间最不道德的事。尽管我是那么爱她,而姐姐也心甘情愿的为我付出,可我还是没有

对她那样过。因为、因为我不想她在面对姐夫时会因为和我那样而有负罪感。”傅仪笑笑,但在说着姐姐的时候,他眼里满是浓浓的爱

意。

草,今天终于知道什么是‘流氓不可怕,可怕的是流氓有文化’这句话了。有文化的人说出的话就是不一般,就连喜欢自己的亲姐姐这

种事都说的这样理直气壮的。不过,你姐姐现在因为我,应该对你姐夫有负罪感了。

秦玉关看了一下手中的手机,里面正传来傅明珠在大声问王重勋的话:“你说呀,小仪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真的只是因为抢了人家

的女人?刚才在我洗澡时,你究竟和秦玉关说了些什么……秦玉关,秦玉关,你在不在?能不能听见我说话?”

“我知道了,你之所以走到心甘情愿被你姐夫利用的地步,是不是因为有一次你在和你姐姐……那样时,被他看到了?并为此要挟你?

”就连秦玉关这种厚脸皮的人,在说到傅仪和自己亲姐姐赤x裸裸的拥抱在床上时都脸红,真想不到,看起来文绉绉的傅仪为什么会这

样坦然的好像吃白菜那样。

“是的。”傅仪的眼里闪过一丝痛苦之色,握着枪的手又开始发抖。

“那你为什么还要追求她?我是说叶暮雪。”秦玉关淡淡的问,对手机中傅明珠的问话根本不予理睬。

“因为我想和姐姐结束这种不正常的关系,”傅仪的眼神现在换成了茫然:“我很想做一个正常人。”

“所以你就选择了叶暮雪?难道你不知道这也是对她的一种伤害?”秦玉关摸了摸裤子口袋中松岛的手机,他清楚是记得,在他翻墙进

来时,是打开了录音功能的。他在还没有进来时,根本没有想到金星使者会是傅仪,之所以打开录音,就是想录下可能得到的逼供词。

没想到,却得到了这样一个日后只要拿给叶暮雪听、保管她想起‘傅仪’这个名字就会吐的结果。真他妈的有意思……叶暮雪原来只是

这个家伙想浪子回头的一个寄托品。

“我最后问你一句,你肯定你不会说出除了你姐夫之外的秘密,是不是?”秦玉关把手机松开,目的就是为了让手机那面的人听到。至

于听到后会发生什么情况,他才懒得管。就算是傅家出了踏天大事,也是活该!谁让他们生出这样一个宝贝来?

“你不用问了,我是什么也不会说的。”傅仪深吸了口气,憔悴的脸上带着坚定。

“那你可能要死了。”秦玉关知道自己刚才这句话是徒劳的,可他真不忍心傅仪这个有用的人就这样死了。

“还是你去死吧!”秦玉关的话音未落,傅仪手中的枪口霍然对准了他的脑袋,然后扣动了扳机。

“嗖!”在枪响之前,秦玉关的身子忽然一下子往后仰下,就像是一个歪了的树桩那样,直直是仰躺了下去,同时右手一挥,一个根本

看不清任何颜色的东西化成一道闪电,笔直的插x进了傅仪的咽喉,从他的脖子后面穿过。

这是一把螺丝刀。

“呃……”秦玉关预想中的枪声并没有响起,反倒是傅仪发出的这声低沉的闷哼声使他明白了什么。就像是一根弹簧拉着他那样。他的

身子攸的一下从地上直直的弹了起来,一把就拉住傅仪将要摔倒的身子,顺势接住了被傅仪仍在半空中的手枪。

手枪根本没有被打开保险。

“你是故意寻死的?”秦玉关第一次在杀人后有种被利用了的感觉,虽然这个人的确该死。

“呃……斯哈……”傅仪用手紧紧的掐着自己的脖子,那把穿透咽喉的螺丝刀正在极快的夺走着他曾经旺盛的生命力。但不知道为什么

在这即将死去的一刻,他的神经却清醒的很。终于,几乎是从地狱下传来的声音,被他艰难的从嘴里含糊不清吐了出来:“……是…

…”

“小仪!小仪!!”电话那边的傅明珠,已经听到了这边秦玉关的问话,她在呆了也就是三秒钟,接着就疯狂的大叫起来:“秦玉关!

秦玉关,你杀了小仪!!”

“是!”秦玉关低下头冷冷的回答。

“我一定要杀了你!包括你的全家!”傅明珠一字一顿的说着,有水滴落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我是不会给你机会的,还有……”秦玉关刚想说出‘还有你假如再帮着你丈夫为非作歹的话,就算是你,我也照杀不误’的话时,倚

在他胳膊里的傅仪突然用力抓住他的胸膛,用力的摇着头,异常艰难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吐着:“别……我、姐、夫!”

“你是怕你姐姐知道你姐夫是日x本走狗后,会被你姐夫杀了?”秦玉关把嘴巴贴在傅仪耳边问。

傅仪用力的点点头。到了临死时,他还记挂着姐姐的安全,看来的确是爱傅明珠胜过爱自己了:“我……求你……放、放……”

“放?你是说要我放过她?”秦玉关对这种怎么还不死了的情节感到特别讨厌,他实在不明白,这小白脸的生命力怎么就这样强,难道

是因为螺丝刀堵住伤口没有放出血的缘故?还是他有什么心事未了的,不忍就这么死去?

傅仪点点头,但就是不松开秦玉关的胸口,只是一个劲的把嘴巴张大,无声的说着什么。

“是不是以后无论她对我做了什么,你都要求我放了她?”秦玉关想了一秒钟,接着就说:“如果我说的对的话,你就把嘴巴闭上。”

和一个不能说话的人对话,真麻烦。

听到秦玉关的话后,傅仪马上就闭上了嘴,然后还用力的点点头,以增加秦玉关这句话的准确度。

草,我总不能在她想杀我、害我家人时还眼睁睁的看着吧?不过,要是不答应他的话,他肯定会死不瞑目的。要不看在其人将死的份上

撒谎骗他一次?虽然老子经常骗人……

“好吧,我答应你,就算是她想杀我,我也不会伤害她……”这样说够诚恳了吧?你该走人了吧?秦玉关看着傅仪,只待他一闭眼就扔

开他。试想谁愿意抱着个男人、而且还是有那种取向的男人在这儿卿卿我我啊?

露出一丝痛苦的微笑后,傅仪忽然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反手抓住那把螺丝刀的手柄,刺啦一声拽了出来。随着如箭一般窜出的鲜血,还

有他最后一次用痛痛快快的声音留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句话:“好好……对叶暮雪……”

“不用你管。”等傅仪的身子趴在地上足有五分钟后,秦玉关才轻轻的回了一句。看了一眼地上那个仍旧有傅明珠声音传来的手机一眼

俯身拿起傅仪手中的螺丝刀,在他衣服上摸了摸,然后走出了屋子。

这儿根本没有任何流连的价值了。秦玉关走出后,看着那两扇四敞大开的房门,掏出打火机,很想一把火就点了。可在犹豫了一下后,

还是决定给傅仪留下一个可以让他亲人见他最后一面的机会,毕竟,他临死时,挺像个男人的,虽然,他该死。

王雅珊在秦玉关进去后,就一直在为他担心,但迫于他走时留下的话,又不敢扔下车上这个女人进去找他。假如还有这个女人的同伙藏

在暗处呢?那么只要等她进去后,会不会就趁机把她就走了呢?

唉,到底怎么了么,也没有一点动静!

就在王雅珊为秦玉关担心时,那扇紧闭着的院门开了,一身鲜血的秦玉关,好像有点疲惫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在看到他开门走出来后,

开心的王雅珊,猛地往上一跳,却嘭的一声撞在车顶上,随即用手抱住脑袋‘哎哟’了一声,但还是用脚把车门蹬开,一下子就跳下了

车。

“你终于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