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都市采夜集 > 卷五 力量的成长(3)

通道再一次打开,穿梭,穿梭,这一次通道在水池边打开,不远处就是曼陀罗树。

戚阿米:“位置正好。”说罢,他右手一挥,曼陀罗的花朵开始摇曳,一些散发着暖黄色光亮的花粉落入他的手心,花粉汇集的差不多时,他抬起手对准缪五知、竹姬和夏朵,将花粉吹到他们身上。

戚阿米:“花粉有镇定的功效,可以帮我们抵挡一部分飞灵,但是功效的维持时间不会太长,一会我带路,大家跟紧,我们尽快抵达阁楼。”

缪五知和夏朵答道:“好。”

竹姬声音有些颤抖的答了一句“好”,她本是引路人,其实她只需要找个稍微安全的地方等候,提前感应通道,负责接应好大家就行,但是阿木和洛溪上次受了伤,目前他两还是木簪的形态,一直簪在竹姬的发间。所以,竹姬希望参与更多的历练,她想变得强大一点,这样也可以更好的保护阿木和洛溪。

戚阿米看到她的情况,说道:“竹姬,如果你没准备好…”

竹姬深呼吸一口气,坚定的说道:“不,我随你们一起去。”

戚阿米:“嗯,好。”说罢,众人就跟着戚阿米一路奔向阁楼。

这一次,大家都没有上隐身罩,这种明显的闯入就是为了更快的吸引丛小楼的注意,让她现身。

一路跑来,周围的环境竟格外的安静,没有一只飞灵,也不见丛小楼的身影。

众人都察觉到异常,临近阁楼时,戚阿米突然示意大家停止前行。阁楼的大门敞开着,通红的光亮从楼内发出,整栋楼变得清晰可见。

这次出发前,弗莱特意给夏朵看了阁楼的图纸,戚阿米也投放出一个阁楼的虚拟影像展示给夏朵,虽然大概了解过阁楼的一些情况,但是当实体出现在夏朵面前时,她还是被阁楼的精致程度惊住了。

那是一栋精致的两层木质结构建筑, 榫卯工艺搭建而成, 双檐歇山顶,阁楼的墙体、窗户和大门上装饰着造型精美生动的木雕刻,从敞开的大门看去,屋内有4棵全系整木柱子直通阁顶,估摸算算,阁楼通面阔大概11米,通进深9米,通高13米,整栋楼的结构看上去十分坚固,是一栋很漂亮的古阁。

戚阿米把右手背到身后,他握紧拳手转了一下,示意大家按照之前的方案行事。

缪五知和竹姬一前一后把夏朵护在中间,戚阿米来到阁楼正门前,他双手合十,一条悠绿色的丝带从掌间飞出,丝带快速的围绕阁楼飞了一圈后便回到戚阿米的手中消失不见。

戚阿米左手背到身后又转动了一下,示意大家丛小楼就在阁楼里。

看到戚阿米的提示,竹姬迅速从发丝间抽出一片竹叶,叶子快速变成一根1.5米长的竹仗,竹仗上端牢固的嵌着一颗鸡蛋大小的棕色碧玺,竹姬紧握竹仗往地上一杵,一道棕色的光圈迅速护住了她和夏朵。

缪五知快速跑到戚阿米身边,他两相互点头示意,戚阿米快速变出玉笛吹奏起来,缪五知闭上眼,专注的念着口诀,一圈又一圈的红色封印从额头间传出,封印伴随着笛声飘入阁楼内,室内顿时充满了彩光。

二楼的隔板发出震动声,戚阿米和缪五知随之退后两步,再一次震动后,戚阿米收停笛声,他轻声说道:“来了。”

“叮铃铛啦”,铁链摩擦的声响传出。

缪五知:“抓住机会。”

丛小楼讨厌笛声,可是这一次,她竟控制着没有吼出来,就在这时,三条铁链从室内飞出,表情痛苦的丛小楼也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就在这时,戚阿米再次吹动玉笛,原本悠扬苍远的笛声,这一次的旋律竟变得紧凑和压迫,缪五知随即变出一根红色的丝线,他叼住丝线腾空飞起,然后快速的将丝线缠绕到丛小楼的头上。

就在这时,很多飞灵从四面八方飞向几人,曼陀罗的花粉起了效,飞灵刚接触到几人的身体就一只又一只的掉落地面,一些飞灵看到这个情况,便快速撤离,退回黑夜处的树枝上躲避起来。

丛小楼生气道:“不中用。”

“咻”的一声,丝带缠好,丛小楼瞬间被定住,笛声也化成了一道悠绿色的光雾束住了丛小楼。

戚阿米:“好,走!”说罢,他和缪五知一人扯住一根铁链,快速将丛小楼拉到了水池边。

于此同时,竹姬与夏朵快速的跑进了阁楼。

丛小楼怕水,由不得她多想,戚阿米和缪五知一把将她带入水中,不过,这只是缓兵之计,笛声形成的气雾和红丝带不会维持太久,待效力退去,戚阿米和缪五知也未必是丛小楼的对手。

冰冷的池水刺激着丛小楼,她暂时没有力气行动,“啊~”一声幽怨的哭声发出,丛小楼凄婉的说道:“为什么,为什么没人替我辩解,不公平…”她委屈的话语在侧向世界里回荡着,阁楼里的夏朵听着这些话,心中隐隐有了些怜悯。

竹姬:“小朵,快,阿米和五知他们坚持不了太久的。”

夏朵点点头,随即,她集中精神,所有意念传送到铜铃,“铃,铃铃铃~”铜铃快速都动起来,牵引着二人爬上二楼。

二楼摆放着很多书架,除此之外,角落处摆放着一张简易的木床,床边悬着一面铜镜,阁楼的穹顶处,四条铁链延伸而下,其中一条已经断裂,另外三条此刻正延伸在屋外,不用想,这就是束着丛小楼的铁链。

残酷的景象让夏朵看着心里不停的发怵,她心里想着:“一个姑娘家被这样困着,不被逼疯都难啊。”

“铃,铃铃~”铜铃声提示着夏朵不要分心,这次过来是要打开木匣子,取走里面的诗集的,夏朵反应过来,她继续集中意念感应着。

“嗡”的一声,铜镜快速闪过一道光。

夏朵眼睛一亮,她仿佛想到了什么,然后快速跑到铜镜前。

“嗡”的又一声,铜镜里闪出了一个木匣子的轮廓。

夏朵想都没想便将手伸进铜镜,镜面仿佛长出了无数细刺,蚂蚁叮咬般的痛感迅速传遍夏朵的全身,她痛苦的表情让一旁的竹姬看着揪心。

竹姬心疼道:“小朵,能坚持吗?”

夏朵断断续续道:“木匣子…被锁到铜镜里了,一定…一定要取出来。”

正说着,夏朵摸到了木匣子正面的锁扣,她握紧锁扣,使劲往外拽着。

快要拽出来时,铜镜里出现一股吸力使劲的拽回木匣子,竹姬看到,她赶快从背后抱住夏朵的腰,然后两人一起使劲。

“咚”的一声,木匣子从铜镜里拽了出来。

夏朵的右手被刮出了许多细小的血印子,两人仔细看了看木匣,锁扣处挂有一把方形铜锁,没有锁眼,但是感觉锁芯已经松动。

转动、拧动、拉动,各种方式都试了一下,还是打不开铜锁。

夏朵疑惑道:“不应该呀。”

木匣子有些重,要一起带回去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抱着匣子会严重影响行动效率,夏朵还是执着的尝试打开铜锁。

“铛、铛”一条铁链晃动了一下。

竹姬:“不好,丛小楼开始恢复状态了,阿米和五知…”

夏朵一瞬间紧张了起来,她迫切的想打开铜锁,就在这时,铜铃轻微晃动起来,夏朵手腕处那个彼岸花形状的疤痕,也变得更为鲜红。

一声轻微的“唰”,铜锁上竟然闪过一朵彼岸花的印痕。

夏朵反应过来,她拉住铜锁扣在自己的手腕处,锁面上瞬间显示出一朵彼岸花的花纹。

手上的疤痕开始发烫,铜锁上的花纹也越来越亮,“当啷”一声,铜锁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