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把女儿家的娇蛮表演了个淋漓尽致,像是个小猫爪子轻轻抓在了人心上。

怪痒痒的。

疤面哪里还顾得上生气,一下子被这美娇娘迷得找不着北。一拍大腿,“我想起来了,之前和兄弟们去劫道就刚好碰上个置办喜事家伙的车辆,你说的这些还真有!”

“那我就依你,你这下可没了别的要求了吧。”

林浠暗暗咬了下牙,她提要求就是想要拖延下时间的,没想到这些东西他还真的有!

林浠心里骂骂咧咧,面上却笑得十分美艳,“若是都有我就不挑了,你可快去准备,让我等烦了我变了主意可说不定。”

“好!”疤面一口答应下来,脚步匆匆就出门准备喜宴去了,倒是没忘记还要把门锁上,以防新娘子逃跑。

“林浠……”赵秀忍了半天的眼泪还是掉了下来,“刚刚吓死我了,对不起,都怪我连累了你……”

要不是因为她,林浠哪里会愿意当着众人的压寨夫人。

林浠有些头疼的看着眼前这一块儿抹眼泪的俩姑娘,“别哭了,咱们少说还能安心半天不是?等咱们出了这个门,也许就想到逃出去的办法了对不对?”

要不是怕吓着这两个女孩子,林浠都想直接说,哭个屁啊哭,哭能解决问题还是咋得!

但林浠忍住了!

玲儿擦擦眼泪,眼睛现在已经肿的不像样子了,“林浠姐,现在可怎么办啊,你真的要嫁给那个土匪吗?”

林浠故意逗她,“嫁给他也没什么啊,你看现在我说什么他听什么,以后我的日子不是美滋滋?”

“每天还能有肉吃呢,对了,你们快把饭吃了,都冷了。”

林浠说话太跳脱,一下子把玲儿弄蒙了,“这、这真的没关系吗,他、他看着就不是个好人。不是,你真的要嫁给他吗?”

咋可能呢,我还有宝贝儿子呢!

林浠拍拍玲儿的小脑瓜,“这你就别担心了,到时候我自有办法。”

疤面办事效率真的是极快,赵秀和玲儿刚吃完饭没多久,就有两个人来开门要带林浠去换嫁衣。

“她们两个不能去!”一人凶巴巴道,说完就被林浠狠狠瞪了一眼。

“新娘子哪有不带着小姐妹聊天的!她们不去我也不去!”林浠说着就要退回房间把门关上。

“你……!”那人刚要发怒就被另一个拦下,“嫂子说什么你就照办,咱们两个看着还能出事儿不成。”

那人说完拿胳膊一捅,眼神不住的往林浠身上飘,“你又不是没看见老大那个喜气洋洋的样子,把人弄不高兴了咱们不得挨罚嘛!”

“倒也是……算了,走吧走吧,都老实点。”

“这还差不多!”林浠佯装一副得意的样子,拉着两个小姐妹的手在两人的带领下到了喜房。

入眼只见房间内整洁并无多少杂物,红布装饰,红纸喜字也能很明显的看出来是刚刚弄上去的,一个普普通通的房间被简单一装饰。

说不上是喜气多一点,还是不伦不类多一点。

那大红喜服就放在屋内的床上,叠的不是很工整,还有不少压痕,看起来应该是放了不少日子了。但用料款式很是考究,想来应该也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出嫁要穿的衣服。

可是不仅没被穿在新娘身上受人夸赞,反而被压在箱底受了好久的冷落。

那两人将林浠送到房间之后并没有离开,一个是认真的盯着人谨防逃跑,另一个的眼神恶心到林浠想要将那人的眼珠子挖出来。

啧,人渣。

“你们怎么还不走,要留在这里看我换衣服不成?”林浠冷了脸,毫不顾忌的赶人。

男人犹豫一下,还是没说什么,默默退出了房间,以防万一还是将门锁上了。

这倒是无所谓,林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林浠,我们现在怎么办啊?”赵秀担忧道。

“这边窗户是开着的,要不我们翻窗户逃跑吧!”玲儿小声道,声音中是难掩的激动。

林浠往窗外扫了一眼,瞬间就感知到那个方向有不少人在,便毫不留情的泼冷水,“别想了,这里一百多号人能让咱们几个跑了?”

“那我们怎么办啊……”玲儿说着就又红了眼睛,眼看眼泪就要落下来。

林浠就怕看见有人哭,急忙哄道:“别哭了,我有办法了。”

“是什么?”赵秀问。

林浠从怀里一掏,拿出一大包粉末来,“这是迷药,我假意答应成婚,你们两个在喜宴开始前趁机将这东西洒在酒缸里。”

“到时候我哄骗山寨里的土匪都一起喝酒,等药性发作,我们就可以逃走了。”

赵秀惊讶的瞪大眼睛,“这药粉你是从哪里来的?”

“领我们来的那人身上的。”林浠淡淡道,她们出来之后也没有被捆住手。顺了东西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就连一直紧紧靠在她身边的赵秀和玲儿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出的手。

林浠说着掂掂手上的纸包,她用灵气探测过了,纯度很高,“这可是好东西,一包下去这群人两天都别想醒来,我们逃跑没有半点问题。”

赵秀只觉得林浠吓人,却还是不由自主感慨道:“还是你厉害啊!”

还是你厉害,能有多厉害?

做戏做全套,林浠穿嫁衣的时候脸憋得通红,废了老鼻子力气也没穿上,最后还是请求赵秀玲儿帮忙,“你俩过来帮把手,这件衣服我穿不上。”

午饭吃多了。

娘的到底是谁家的大小姐腰这么细?!

再厉害的女人也会在小尺码的衣服面前输得一败涂地。

林浠捏着自己肚子上的小软肉,很不情愿但又不得不承认,虽然逃难的日子很苦,但是她胖了。胖的实实在在,真真切切。

亏她一直觉得自己的身材还算不错,可是却没有想到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赵秀和玲儿一起上手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帮林浠将衣服穿好,林浠只觉得中午吃下去的饭都快挤出来了。

太难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