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灵汐讽刺地盯着沈芙,嘴角带着淡漠到极致的笑。

她步步走下台阶,逼近沈芙。

大抵是她此刻的神情太过冷漠,沈芙忍不住后退几步。

“我凭什么要带她去?说句实话,她一介父母不祥的孤女,有何资格能接近本妃?”云灵汐一字一句,每说一个字,神情便冷一分。

云凌绍扶住沈芙,脸色难看地瞪着云灵汐,怒喝:“云灵汐,你什么意思?什么叫父母不详,我告诉你,嫣儿是镇远侯府正儿八经的小姐!”

镇远侯府正儿八经的小姐......

云灵汐垂眸,嘴角笑容越来越大,眼中寒意越来越重。

“镇远侯夫人,你生的到底是云灵嫣还是汐儿?”秦清出忍不住出声喝道。

汐儿虽入府不久,但这两日她从府中下人口中了解到,她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而那云灵嫣,她之前见过,打扮得跟朵白莲花似的,看着就心烦。

“参见王妃。”沈芙看到秦清,立马福身行礼。

“草民见过王妃。”云凌绍与云凌睿作揖行礼。

秦清满脸怒容地看着三人,扫视了王府门前一圈,皱眉看向门口侍卫:“我要的牌子怎么还没做好?”

桂嬷嬷快步走到秦清身旁:“牌子一会就到。”

云灵汐敛了怒气,脸上带着真心的笑:“王妃做了什么牌子?”

桂嬷嬷抿唇一笑,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该听到的人听到:“世子妃,王妃昨日让人做了一块写着镇远侯府之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命人放在门口,估摸着一会也该到了。”

云灵汐愣了一下,眨眨眼,这作风她感觉好熟悉。

她前几日也干过这种事。

沈芙三人因秦清不开口,一直不敢起身。

养尊处优惯了的沈芙,不过片刻,身子就开始轻微颤抖。

接着,腿一软,跌倒在地。

秦清眉眼一冷,凝着她,语气冰寒:“镇远侯夫人这是何意?竟连对本妃行礼都不愿意?”

秦清一怒。

沈芙立马跪在地上:“王妃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云凌睿与云凌绍见秦清发怒,跟着跪下。

“王妃,我娘她身体不好,一时没站稳,望王妃息怒!”云凌睿苍白着脸,开口求情。

秦清面色更冷:“身体不好竟还敢来本妃面前,这是存心想过了病气给本妃?你们存的什么心思?”

沈芙战战兢兢地磕头:“王妃......”

“闭嘴!”沈芙刚开口,就被秦清打断:“桂嬷嬷,拿抹布堵了她的嘴,免得传染病气给本妃。”

“是。”桂嬷嬷立马示意丫鬟去拿抹布。

“王妃,我娘是镇远侯夫人,你不能这样对她。”云凌绍抬起头,双拳紧握。

“镇远侯夫人......”秦清冷笑一声,蓦地冷喝:“放肆!”

“本妃今日倒要看看,区区一个侯府夫人,是否还能尊贵到本妃头上!”

“你们就给本妃跪在这,好好反省!”

说完,她上前拉着云灵汐的手,神情缓和下来:“灵汐丫头,陪我去换下衣服,一会我们早点去找皇姐,得跟她说一声,让人把门看紧了,免得猫猫狗狗混进来。。”

“好。”云灵汐乖巧地应道,笑容甜美。

王妃还真是杀人诛心。

沈芙心心念念想让云灵嫣去参加长公主生辰宴,而王妃却时时刻刻在提醒他,云灵嫣没那资格。

云凌睿看着她面上发自内心的笑,弯弯的狐狸眼中带着柔和的色彩,脸色更加苍白,眼中一片灰败。

七妹,笑起来真好看。

好久没见过七妹这般甜美的笑了,真的好美!

“老四……”看秦清与云灵汐身形消失,沈芙低声喊云凌绍。

云凌绍呆呆看着王府大门,根本没有听到沈芙的呼喊。

“老四……”沈芙声音大了点。

云凌绍机械地转头看着她,一脸茫然不解。

七妹到底怎么了?

为何变得这么心狠?

沈芙扫了眼四周,低声道:“你去找嫣儿,让她去找太子。”

云凌绍皱了皱眉:“娘,王妃让我们跪在这反省,我怎可擅自离去?”

沈芙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王妃已经走了,再说了,我和你三哥还跪着呢,你……”

“咳咳……”云凌睿突然巨咳起来。

沈芙住了嘴,转头去看他。

云凌睿捂着嘴,额上青筋暴起,神情极为痛苦。

“老三,你怎么了?”沈芙眼珠一转,趁机起身蹲在云凌睿面前,伸手扶着他。

王府门前侍从冷冷瞥了她一眼,最终对她的行为睁只眼闭只眼。

“咳咳……”云凌睿咳得身体颤抖,脸色涨红。

忽然,他身体一顿。

“噗……”

一口鲜血猛地喷出。

“睿儿……”沈芙惊叫出声。

云凌绍看到云凌睿吐血,愣了一下,立马起身。

“三哥!”他看着云凌睿和沈芙身上沾染的鲜血,顾不得其他,弯腰抱起云凌睿,快步走向马车。

上了马车,他回头深深看了眼王府,抿紧了唇。

云凌睿浑浑噩噩地躺靠在云凌绍身上,脑海中,闪过的一幕幕皆是与云灵汐有关的画面。

她拿着衣服等候在门口……

她油灯下熬夜刺绣……

她忙活一天,为全家做得一桌美食,自己却缩在厨房喝粥……

她为了绣出他满意的花色,冬日里在梅花树下站了一夜,观察不同形态的梅花……

“七妹……”喃喃着吐出两个字,云凌睿头一歪,彻底失去了意识。

楚宣王府清露院。

秦清与云灵汐走进院中,前方那抹身影就夺去了他们的视线。

“我儿砸真美,我怎么会生出这么美的儿砸!”

秦清看着一袭白衣,芝兰玉树,仅仅站在那,就夺尽天地光华的陌夜宸,双手捧脸作花痴状。

云灵汐:“……”王妃,你满眼睛都是你儿砸,你老公发怒了。

楚宣王看着自家夫人双眼冒星地盯着儿子,顿时不满地走向秦清。

云灵汐默默后退几步。

“夫人,你看谁呢?”楚宣王搂住秦清,恶狠狠地看着她。

秦清伸手推开楚宣王的脸,嫌弃道:“滚,别影响老娘欣赏美人。”

陌夜宸视线落在云灵汐身上,眉眼色泽柔和,嘴角噙着淡笑。

云灵汐快步走到他身旁,拉过他的手,嘟了嘟嘴:“手怎么这么凉?”

说着,她侧头看向绿语:“去房里把世子那件外衫拿来。”

秦清看着宛如璧人的二人,神情好似磕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