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家奴曾有明 > 第十二章 拜会(三)

第十二章 拜会(三)

大小姐满腹疑问的从房中走了出来,来到一个亭台坐下。

刚才老太公和有名的对话,基本上没有听懂,可看得出老太公挺喜欢有名的,能留在精舍中和老太公说话的人,肯定不简单。

想到这里,心中不免五味杂陈。回想见到有名之后发生的这些事情,感觉那么的不真实。首先是大师的禅语,有名应该是自己命中注定的有缘人;其次是家中发生的这一场变故,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缘分。

目前看来老太公这边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接下来是家中的生意问题,哪天两人在亭台边的对话依旧记忆犹新,刚开始对他的说法还有一定的怀疑,现在看来应该放手把这件事情交给有名解决了。

最后回到二人之间的关系上,虽然这个问题想起来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到时候还得解决,就像大师说那样,应该是自己命中注定的有缘人,等府中的问题解决了,也该成亲了,从此之后就认定了,想到这里心中不免有些怏怏的,不过还好,目前看来这个人还不错。

不知不觉在亭中坐了两个多时辰,才看见有名在大管家的陪同下从内宅中走了出来。

从二人的言行举止上看,大管家明显对有名态度友善了很多。

当二人走近,起身向大管家告辞,然后走出大门沿着山道向山下走去。

边走边向有名问起刚才的谈话,说:“老太公和你聊了些什么,怎么这么长的时间才出来。”

有名笑着说:“也没说什么,就聊一些儒学、茶道之类的,大小姐让我住的那个屋中,有一本唐代的《茶经》,我看了一些,今天刚好用上。”

“是制茶方法还是烹煮方法,毕竟家中经营茶叶生意,我大概懂一些。”

“老太公肯定不会讲这些,论的茶道的精神,主要是关于精行俭德等,我也不太懂,但能说一些,算是把老人糊弄过去了。”

“能把老太公糊弄过去,说明你不简单啊,我现在对你越来越好奇你的身世,好在以后有的是时间了解。这一段时间家中生意就交给你处理了,所有的事你说了算。”

“大小姐这么信任我,不怕我把家中的生意败光了。”

“你不会的,看这一段时间的作为,我信任你的能力,更何况以后我们还要成亲。”说到这里不自觉的脸红起来,沉默不语。

有名也愣住了,想了想说:“大小姐既然不把我当外人,我会尽力把这件事情办好。要说我把以前的事情全忘了,现在想想也不对。

我脑子中还有一些记忆,这些东西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但通过和老太公的对话,我发现有些东西应该不会错。

大小姐你知道吗,我今天听老太公说朝廷收收复了燕云十六州,以前我给你说的事情应该早做决定。我知道做这样的决定很为难,不过现在应该是下决断的时候了。”

大小姐不解的问:“收回燕云十六州和我们的生意有什么关系?”

有名接着说:“我始终觉得会有直接关系,估计现在朝廷缺钱,说不定很快会新的政令颁布,现在最好的情况是,你说的那些人急不可耐的跳出来。”

“好,我信得过你,就按照你说的做。”

山下的下人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大家都饥肠辘辘,眼巴巴望着山上,希望两人能早点从山上下来。

吴护院实在耐不住性子,走到杏儿身边说:“杏儿姐,你说大小姐和有名怎么还没下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杏儿瞪了一眼吴护院说:“你这乌鸦嘴,让你在这里等着就等着,怎么这么多话。”

不过自己也心虚,把吴护院怼回去后,自己走到廖管家身边问道:“廖管家,你说是不是那个有名把老太公得罪了,把两个人扣在山上了。”

廖管家想了想说:“应该不至于,有名我有点看不透,吴护院和他住过,应该了解的多一些。”

站在二人身后的吴护院抢着说:“有名那小子我佩服,哪天当着那么多的人一番话就把老太公说服了,我一直感觉他很不简单,到底哪里不简单,我说不出来。”

杏儿说:“等于没说,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吴护院缩了缩脖子,想说些什么又不敢说,转身走到一边。

一番对话到此为止,大家都焦急的向山上望去。

终于看到两人从山上下来,一番简单的对话后,各自上马车朝城里驶去。

进了义城门,沿着西街入了内城,大小姐吩咐几人下车到一个酒楼中吃饭。

上了二楼在沿街的隔间中坐了下来,几人都没心思看窗外的风景,饿了大半天,都眼巴巴等着饭菜。

饭菜没有等到,却等来几个不速之客。

几个人分三桌坐,有名和大小坐在坐靠窗的一个隔间里,只听帘外有一个声音传来:“曾小姐,出来吃饭啊,方便说话吗?”

然后听见外面吴护院等人的吵嚷声,大小姐低声对有明说:“是蔡晏,蔡家的二公子,这些人真是急不可耐了。”

说完后大声对外说:“吴护院,让人进来吧。”

只见外面进来一个衣着华贵,面容方正的翩翩公子,另外还有两个人,一个是族叔,一个是吴掌柜。

族叔和蔡晏走在前面,吴掌柜在后面跟着,低着头没有看众人。

大小姐起身向族叔行了一礼,有名跟着站起来也敷衍的行了一礼。

蔡晏拱了拱手说:“打扰曾大小姐用饭了,在下在这里陪个不是,今天这顿饭我请了。”

大小姐面不改色说:“蔡公子客气了,族叔,蔡公子请坐,今天这顿饭我请。”

二人也没客气,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只有吴掌柜尴尬的站在一旁。

大小姐说:“不知族叔和蔡公子有何指教?”

族叔冷笑了一声,说:“指教就不用了,我开门见山吧,我和蔡公子准备把你府中的生意盘下来,我不能眼看着你把祖辉的产业败光,你一个女儿守不住家业,痛快点开个价。”

一边坐着的蔡公子微微蹙眉,没想到这个曾祖泰这么直接,不好意思的说:“曾小姐不要见怪,我听他们两人说你有意出售家中产业,大家都是同行,蔡家打算捷足先登,和曾小姐谈谈。”

大小姐说:“蔡公子,出售家中产业的话小女子未曾说过,不知道族叔从哪里听来的,另外家中的生意我已经交给有名了,我一个女儿家也处理不了。”

只听族叔说:“福儿啊,不是我说你,你怎么能把这么大事交给一个来历不明的人。”

大小姐冷笑了一声说:“我们之间是有婚书的,更何况老太公也认可了这件事,家中生意不交给他我能交给谁,生意的事情你们和他谈吧。”

族叔不屑的看了一眼有名说:“和他谈,他有这个资格吗?”

“我听说族叔被老太公罚去祠堂思过半年,这还没几天你就跑出来了,看来你贼心不死,鬼迷心窍了非得掺和一下,我奉劝族叔,最好不要参与到这件事情中,到时候不要说我没有提醒过你。”

只听桌子啪的一声响,族叔愤怒的站起来说:“你算什么东西,敢这么和我说话。”

有名坐着没有动,冷冷的说:“我今天和老太公聊了几个时辰,和你这样说话觉得没有什么不妥,要不要我找机会给老太公说说你不尊族规的事情。

族叔,你是跑龙套的,就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谈生意我也得和蔡公子谈。”

这话虽然刻薄,但族叔听见老太公气就卸了一半,涨红着脸重新坐了下去。

蔡晏以前就打听过有名的事情,今天初次见面,没想到会有这样一番对话。听到这番话心里咯噔一下,对这次趁火打劫的事心中隐隐有种不祥的感觉。

不过泉州府茶商三足鼎立,如果这次能能够吞下曾家大半家业,以后在泉州府的生意就是一家独大,这是蔡家几代人的夙愿,机会千载难逢。

再看看对面的这个家奴,乳臭未干而且四肢不全,没什么可顾虑的,可能是自己面对这样的天赐良机反倒却步不前了。

于是便对有名说:“初次见面,失礼失礼,既然曾小姐把生意都交给了你,我们可以谈谈。”

有名笑着说:“蔡公子客气了,生意有的谈,现在曾府的生意面临困局,我知道你们蔡家可能还有欧阳家都收买了府中的大小掌柜,知道府中的底细。

生意其实很简单,府里的茶山、一些制茶的工艺,包括茶农的契约都可以转让,我们等着谁出的价格高就卖给谁。”

蔡公子说:“哦,那我们蔡家是有机会了。”

“府里走到这一步,既然要变卖,我们就坐等人来出价,但不会不会贱卖的。这里吴掌柜也在,他对府中的生意一清二楚,你们回去准备出个价吧。”说着看了吴掌柜一眼。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

“蔡公子,你可想好了,你要是出的价不够,我们就可能卖给欧阳家了。”

听到这话,蔡晏看了一眼曾福,看她没有半点表示,知道这个人说的是真的,便站起身来说:“曾小姐,那这事就这样说定了,我回去和家父商议一下,这就告辞了。”

大小姐站起身来说:“蔡公子,就这样定了,慢走。”说完向族叔行了一礼,目送三人出门。

坐在下来叹了一口气,看着窗外的天空喃喃的说:“爹爹,女儿不孝,只能赌一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