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权疆锁利 > 第十四章,风满星辰楼(二)

清平王世子刘肥看到众人在他的淫威与诗词之下鸦雀无声,更是得意。

转头向后看向白轩与皇甫平两只小眼睛眨了眨,肥胖的脸上露出笑意,一脸猥琐,奸计得逞的样子

白轩二人回以淡淡的微笑,阿谀奉承之色不予言表。

此时的刘肥更加得意,转过头两只小眼睛死死盯着台上的郭文蝶。

猥琐的声音传入,让人听了有多厌恶就多厌恶:“小娘子,快到碗里来。”

文蝶姑娘听到这种侮辱之言,顿时脸色瞬红,当着洛阳这么多士子名流受到这般侮辱,就算这刘肥未对他怎样,身为洛阳三大行首之一的她,在别人面前还如何抬头。

想发作,却又不敢发作,那可是洛阳清平王世子,动动小手指就能捏死她。

以前没对她怎样,也是因为在这天子脚下,他不占理,自然要估计几分。

但如今这世子刘肥吟的诗确实不错,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很多人对这个洛阳的混世魔王避之不及,哪有人还敢吟诗抢他的风头,那不是找死么。

想到这里,文蝶进退两难,站在台上也不知说什么好,既尴尬,又无助,在全楼人的目光中,就像如同火上烤一般煎熬。

脸色红一阵,白一阵,手足无措,低着头,嫣红的嘴唇抿得紧紧的,似乎都要渗出血来。

一时间楼内所有人都对她投去了目光,有怜悯,有淡漠,有气愤……

但却不曾有一人敢上前为这个可怜的女子说句话。

“哎,文蝶姑娘也够倒霉了,被那个魔王盯上了,逃不掉喽。”其中一人有些惋惜。

他身边的朋友附和着:“可怜着娇滴滴的好白菜喽,要被刘肥那头猪拱了。”

其实大家不知道的是,刘肥这个草包怎么能做出如此诗句,这诗句是皇甫平为了巴结刘肥,刚刚悄悄附耳说给刘肥的。

那皇甫平乃是内阁大学士皇甫嵩之子,想出一两首**又不输文采的诗句,还是可以信手拈来的。

太史辰坐在角落里看着楼内发生的一切,看着文蝶姑娘孤独无助的样子。

他的心仿佛痛了一下,此时整颗心都空了,眼前只剩下那袭红衣女子,站在舞台中央的她被众人指指点点,被那胖猪戏弄,嘲讽,侮辱。

此刻的她是多么的无助,无助的令人心疼……

突然太史辰眼神一闪,眼珠一转,一丝微笑浮上脸颊,他打了个响指,整理了一下衣衫。

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用一种自认为极为风度、优雅的姿势缓步走向舞台。

因为刘肥的淫威之下,此刻的众人都是小声窃窃私语,也未曾有人随意走动,生怕惹恼了三楼那个混世魔王。

所以太史辰站起来走向舞台的身影变得极为突出,一时间全楼上下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了他的身上。

太史辰手扶把手,缓步登上阶梯,走上了舞台,立在舞台之上。

自认为很风度的扫视了众人一眼,用一种自以为极为潇洒,威风,深不可测的语气说道:“小生刚刚属实无聊,坐在台下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我家乡的李大伯托梦于我一首诗,让我献于文蝶姑娘。”

说完还不忘捋了捋额头之上的束发,尽量摆出一副神俊的姿势。

心道:“就我这出场,还不赢个满堂喝彩。”

寂静无声……

所有人都一脸错愕的看着台上的太史辰。

就连舞台之上包括文蝶在内的三位行首都一脸错愕的看着他。

片刻之后……

“这人该不是个神经病吧?”台下一个身穿藏青色长衫外罩紫色大敞的中年文士说道。

“是啊,这哥们想女人想疯了吧?英雄救美也要看看场合啊,连命都不要了吗?”另一人附和道。

又有一人搭话:“哈,这哥们,装逼连命都不要。”

一时间鄙夷声,嘲笑声,可怜的目光,全部投向了太史辰,就连刘肥都忘了发怒。

刘肥自言自语道:“这小子不会是神经有问题吧?”

如果故事就到这里,那太史辰也算成功的英雄救美了,因为他成功的吸引力所有人的注意力,化解了文蝶的尴尬。

看到众人没有达到自己预期的效果,太史辰有些尴尬的轻咳两声,也不在意。

转头看向身后的文蝶,说道:“姑娘可会舞剑,在下这首诗最好舞剑相伴,方能淋漓尽致。”

文蝶一愣,随即有些焦急的向太史辰使了个眼色,仿佛告诉他不要趟这趟浑水。

太史辰丝毫不在意,就当没看见一样。

看到他不在意,文蝶姑娘还以为太史辰不懂她的意思,走到跟前轻声道:“公子好意我心领了,但是这刘肥公子惹不起,赶快退去,不要惹火烧身。”

文蝶眼神中已经有了焦急之色,她心知这刘肥性格残暴无比,这太史辰才来到洛阳,无依无靠,不想他招惹是非,弄不好把命还要丢了。

但同时心中有颇为感动,在刚刚那种情况下,这里如此多的人,其中也不乏平常对她示好的贵族子弟,官宦之家。

但是都在刘肥的淫威之下,无人敢替自己出头,而这太史辰一介布衣,外乡之人,既无靠山,也无家势。

竟然不顾一切为自己出头,顿时芳心牵动,无以言表。

太史辰摆了摆手,对着文蝶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道:“相信我。”

此时他看到了这个男人眼神中的沉稳,镇定与执着,透漏着无比的自信。

作为女子而言,没有人能比她再懂这眼神之中透露出的东西是什么。

她没有再劝他,她在他的眼神之中得到了无比的安全感,仿佛有这个男人在眼前,天塌下来,他也能顶得住。

随即对着三楼围栏处的一个小姑娘说道:“绿蚁,去取剑来。”

小丫头绿蚁此时看着站在自家姑娘面前的女子,她第一次觉得这个酒馆老板有些可爱,并不是那名讨厌。

小姑娘绿蚁转身,脚步轻易,看样子是去后院取剑了。

而那刘肥也好奇这人要做什么,并没有打断,反而有一种猫戏老鼠的意味看着台上的太史辰。

此刻的太史辰眼神也正向台上扫来,二人目光相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