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混沌神子最为疼爱他的一众师弟、师妹,倘若有人打截教的主意的话,那混沌神子的在天之之灵肯定不会安息的。

所以,元始天尊感觉荒天帝那翻话,其实也是在维截教,这让他感到很是棘手与头痛。

道祖鸿钧摇了摇头,道:“不会!”

因为荒天帝与截教没有一点屁的关系,他根本犯不着替截教出头。

所以道祖鸿钧对荒天帝的那翻话理解的非常简单,他只觉得荒天帝在敬告某些人,千万别去盗混沌神子的墓,不然后果非常地严重!

可是元始天尊却有点儿不太相信道祖鸿钧的话,他不由抱怨地道:“师尊,等诸天万界里的大能彻底走了之后,你能不能直接出手灭了通天?”

听到此话,道祖鸿钧则目不已,他脸上升起一抹怒容,恶狠狠地望着元始天尊,道:“你不相信为师?”

道祖鸿钧哪里没有听出元始天尊话里话外的意思,元始天尊分明就是害怕荒天帝报复,所以他想让道祖鸿钧打头阵!

如果道祖鸿钧灭了通天教主之后,荒天帝并没有报复的话,那么元始天尊在亲手收拾截教一众弟子也 不迟!

可惜,道祖鸿钧一眼便看出来了。

元始天尊脸色一寒,心里顿时便被吓了一跳,赶紧躬身给道祖鸿钧陪罪,道:“弟子,不敢!”

“弟子只是担心自己不是通天的对手,而师尊出手自然万无一失!”

可是任凭元始天尊百般辩解,道祖鸿钧都不会相信他的鬼话,而且还越来越生气,越来越对元始天尊看不顺 眼。

道祖鸿钧不由爆喝一声,道:“行了,你无需解释!”

元始天尊见道祖鸿钧这般生气,他一时感觉自己闯了大祸,不由脸色一僵,然后讪笑着道:“师尊,我只是随口说说,您可千万别生气啊!!!”

“要不,等那些界外大能走了之后,我就对截教出手。”

道祖鸿钧眯了眯眼,瞥了元始天尊一眼,一时心思幽幽,不知在想什么。

云中子、广成子、燃灯道人等等一众阐教弟子,也在议论着荒天帝临走之时的那番话,他们因为还争论了起来。

燃灯道人认为荒天帝的那翻话乃是有意维护截教,而广成子则认为没有。

他们原本以为混沌神子去逝之后,整个洪荒三界将是他们的天下,可是突然 间冒出来这么多的外界大能,让他们不禁又意思到自己不过是个蚂蚁罢了。

惨!

实在太惨了!

那截教的运气,怎么会这般好呢!

云中子、广成子、燃灯道人等等一众阐教弟子正在唉声叹气的时候,他们却看到太清圣人向着通天教主行了过去!!!

那太清圣人素来与阐教走得最近,特别是三清分家之后,太清圣人几乎就没有与通天教主单独聊过,然而今天太阳却从西边升起来了。

太清圣人不仅有意接近通天教主,而且他的脸上还露出了恭维的笑容,仿佛打算巴结通天教主似的。

云中子、广成子、燃灯道人等等,一众阐教弟子顿时便生气了。

他们脑恨地望着太清圣人的背影,鄙夷了起来。

“没想到啊,大师伯居然是无此势利的一个人,如今看着截教高朋满坐,他便巴结起能天教主来了!”

“哼,见利忘义的家伙!”

“是啊!估计今后人教要舍了我们,同截教交好了!”

通天教主望着走过来的太清圣人,皱了皱眉,道:“大哥来此,不知所谓何事?”

太清圣人望着通天教主这般冷淡地样子,脸上恭维的笑容反而更加灿烂了,他上去一把拉住通天教主的手,说道:“三弟,三清本是一家,虽说分家多年,可是我们仍是兄弟,日后我们两家还是多多来往才是。”

听到太清圣人这番话,通天教主顿时一愣,他不由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今天是不是从西边升起来了!

自从分家之后,太清圣人何曾把息当成兄弟看待?!

而且,在通天教主的记忆里,他这是第一次被太清圣人恭维!!!

要知道,在三清之中太清圣人不但排行老大,而且他的实力也是最高的,所以太清圣人从来就没主动向通天教主示好过。

所以,通天教主此时才会这般错愕!

通天教主苦笑,道:“大哥,说得不错。我们三清本来就是兄弟。”不过,亲兄弟要明算帐!

只是后边这句话通天教主根本就没有说出来,因为他有意试探太清圣人,看看他到底安得是什么心,这个时候自然不易与太清圣人撕破脸!!!

所以通天教主才附和太清圣人地。

太清圣人听闻通天教主这般一说,他顿时便高兴起来,重重地点了点头,道:“三弟,混沌神子走后,你怕是得了不少的好处吧?”

“那些诸天万界里来的大能,他们得彩礼不会轻了吧!”

通天教主听了太清圣人这番话,他顿时对太清圣人的来意多少了解了一点!

怪不得太清圣人一改从前,原来是他想打彩礼的主意!

不要说诸天万界里来的那些大能,就是洪荒三界前来拜祭混沌神子的大能也带来了不少彩礼,只是这些彩礼虽多,却入不了太清圣人的法眼。

太清圣人对狠人女帝、诸天殿殿主、荒天帝等等,超级大能前来拜祭混沌神子时,所下的彩礼最为感兴趣。

毕竟,无论是狠人女帝还是荒天帝,那可不是一般的大能,随手能毁灭洪荒的主儿,他们这高的实力,既使随便送点礼物,那也绝对不是一般的天材地宝!

不说想到讨到一份的话,太清圣人可是非常地想要见识一翻的!

当然,如果能弄到一份的彩礼的话,那自然是最好的结果!

只是让太清圣人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话才刚出口那通天教主的脸色一下子便拉了下来,眯着眼审视着太清圣人,道:“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还能是什么意思啊!

太清圣人就是想打彩礼的主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