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江湖风云录snl > 第十篇

说完转过身朝后走去,再到宁晓云身旁时拍了拍他的肩说道:“还看呢,不用顾忌他俩,一个时辰过后他们就又行了。”说罢接着往里走去,宁晓云扭头看去,一片漆黑,又无半点进步声不仅让人感到有些诧异

一时间只听里面传来声响道:“差点忘了,郭芙蓉下手可比我重多了,再麻烦晓云你把那书生背回他客房里去罢,我先睡去了。”随后传来一声“嘎吱”门声便无音讯。

宁晓云再转过身来朝后厨里边走边看,借着月光走向那两人身旁。

他先是把倒在地上的书生背上,然后又瞅了瞅眼前一动也不动的青壮年,嘴角忍俊不禁,微微一笑而过,身扛书生往后厨门走去。

等到了客房内,打开房门,有一缕微亮月光透过窗户照射在内,里还有面墙壁被一书架盖住,其余皆是平常摆设。

宁晓云走到床前,缓缓将背上那书生放置在床,给他盖上被子后,漫悠走到那庞大书柜前。

看寻了几分,见横竖几乎都是“四书五经”“道德经”“太玄经”等书籍,以及放有些笔墨纸砚,角落里还有一堆画卷。

宁晓云随手拿了个拉开,见展开来看是一副桃红柳绿的春日即景,描摹了灼灼怒放碧桃花的明媚鲜及妍早春新发芽叶的柔嫩飘逸。

他看了许久感到越发越传神,于是收起放回,兴致勃勃的又拿下副。展开来时发觉此画卷两手拉不完,于是放置在地上,抓起另一端边往后退便拉开,待整副展开后已有五米多长,放眼望去,整副上下共绘了数量庞大的各色人物,牛、骡、驴等牲畜,车、轿、大小船只,房屋、桥梁、城楼等。

过了些许,窗边透过的微弱光芒早已消逝,房间内也已是一片漆黑昏暗,待到这时,宁晓云才貌似津津有味、犹如大饱眼福般后,便把所看的画卷卷起放回书柜上后离去。

待一路摸黑到了楼下打开门探了探头看看,只见屋外却也已是瞎灯黑火、昏天黑地不仅使他心生胆怯,便把门关上。

随后宁晓云又走回书生客房内,到床边时将他推靠在一边,坐在床上像是发呆。久而久之,感到一阵恍恍惚惚,便躺下身来挤了挤后昏昏欲睡…

子时,只见夜路里隐现露出一处油光,是侍郎手提盏油灯,与尚书并行回往六扇门。

二人双眼不离路前,只听一阵阵马蹄声传出,眼前路况竟有支白衣队伍如同百鬼夜行般奔驰而来,尚书、侍郎二人见状,置身站在原地等候。

那马蹄声步步递进,离二人越发越近,那支队伍领头人远见二人站在路中间丝毫不动弹,貌似没有分毫退意,只得使劲勒住马,随即发出几声嗒、嗒的几声响后逐渐停下。

领头人在马上喊道:“你二人为何在此阻拦?”

“你队伍倒为何在夜更游荡?”尚书反问道

“我们皆自行走的路,有何不可?”

“有无出行令?若无便原班人马返回。”

“过来,给你看看”说罢,尚书、侍郎二人听后便朝他走近。

待步步靠近时,突然间马上那人一拳向尚书挥去,瞬间打在尚书胸口前时却感到力被一道内力所震动,一拳下去犹如打在泥鳅上般擦身滑过。

尚书一把抓住其手腕死死不放,二人僵持,突然那人猛然间把握刀柄,欲要将刀抽出之时,一道银光从眼前闪过,此时一把银白的刀已架在他脖子上。他转眼往此刀闪过的方向看去,是那侍郎正提着刀冷眼相待,并冷冷道:“下马”

他只好作罢,两眼紧盯双方下马来。

待站在地上时,只见尚书一手从衣襟里拿出一条绳索,并走到他后面,先将其一手往后方抓去,再抓另一手,把他两手牢牢靠在背上,随后用绳索牢牢捆住后说道:“走”说罢押着他往后走。其身后队伍默不作声,只得纷纷下马,牵住马紧随其后…

卯时天还未亮,白展堂推开房门,昏昏沉沉的打了声哈欠后两眼迷惘,仿佛没睡醒般,然后闭着双眼慢悠悠走下楼梯,一路直达后厨。

先是走到右旁的一道木门前,敲了敲喊道:“秀才,芙蓉起床起床。”又走到另一边的木门前敲了敲门喊道:“大嘴,大嘴,起床。”便一路往回走去。

突然像是撞倒什么东西般,睁开眼一看,只见一双目凝视在面前,这一下不仅使吓得白展堂一声“哇!”喊叫,顷刻清醒发觉原来是那青壮年,不禁拍了拍胸膛缓和缓和。

待看着眼前那青壮年,欲要开口之时,发其他浑身上下却依旧分毫未动,不仅感到有些疑惑,于是双手食指交叉放在身体的左侧,左手出击,点击被那青壮年的左部,见他两眼睁了睁,动了几分,提着刀的手臂缓缓落下,另一手甩了甩。

白展堂见他这般问道:“你这是被定在这一晚上了?”

“不然?”那青壮年不爽的回道

白展堂不仅疑惑道:“不应该啊,我这点穴手按理来说也不能定人一个晚上啊?难不成是你一点内力都没有?”

而那青壮年没有多言,走到墙边一跃而起,单一手撑住墙头,便翻越而下。

白展堂正当纳闷,身后传来一声懒洋的声音道:“老白,嚷嚷着什么呢?喊一声就够了。”扭头只见那人浑身上下看去皆可单走一个“胖”字形容,一身厨子的扮相并揉了揉眼。

只见另一边木门推开,郭芙蓉、吕轻侯二人也如同没睡醒般,两眼迷惘,晃晃悠悠的相继走出。

白展堂笑了笑道:“你小两口可别墨迹了赶紧的,开店了。”

“知道了…知道了…要不然咱掌柜的可要扣工钱…真是要命呐…”郭芙蓉迷迷糊糊的回道

李大嘴边往后厨那片地便说道:“行了行了,我做些早点给大伙吃去。”

“大清早的就给吃些补补…”吕轻侯也是一副懒懒散散的回道

白展堂笑着调侃道:“我看你两这副模样,怕不是一夜情未了吧~”

郭芙蓉一听如梦初醒般精神起来盯着他问道:“老白你刚才说什么?”

“我可没说什么”说罢白展堂笑着合不拢嘴的往后厨门外走去。

郭芙蓉朝里大嘴问道:“大嘴,刚才老白说了啥?”

“他说你俩一夜情未了,早些时候带娃吧,到时候给咱抱抱看”李大嘴倒也调侃道

她一听气冲冲的便往后厨门外走去便喊道:“好你个老白!这种事你都瞎说!大清早的不让你尝尝看我的排山倒海!我就不叫郭芙蓉!”

随着他二人的喧闹声,客房内宁晓云不仅被吵醒,慢悠悠的起身走到楼道上,正好撞见白展堂迅雷掩耳之际,一手食指中指合并,放在身体的右侧,并右手出击往对方穴位指去,而那郭芙蓉貌似以自身愤怒之气加以内力,双手往后合并再往前推朝对方而去。

眨眼间,双方彼此中招,只见白展堂颠颠撞撞的往后退了几步,便瘫倒在地。而郭芙蓉正如同雕塑般不动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