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红妆权相 > 第一百八十八章:全文完

县令得到消息说镇国君主回到宗族之后与组长不欢而散,还摔碎了一个杯子,心里就有一些惶恐不安,随后得知镇国郡主一行人骑马步行,竟是在沿途打听这些年来许家在祖籍东阳城坐下来的欺凌百姓的事情。

县令觉得自己一颗心扑通扑通乱跳,难不成以前的镇国郡主都不知道这些年来祖籍做的这些事情,这一次是秋后来算账的。

不多时立刻有下人过来禀报,说镇国郡主一行人去了之前被许家族长打死的掌柜家里,县令吓得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果然是来秋后算账的。

县令在屋子里转了转,突然脚下猛地一停,高声的喊道:“我得做两手准备来人了,去让师爷把这些年来替许家遮掩的案子和卷宗全都整理出来,要快。”

县令一边喊完一边绕到书桌后面,将自己之前压下来的状纸全部翻找出来。

何小尾随着洪玉在祖籍里走了一圈,不少百姓都知道有人在查,关于这些年在宗族许家做下来的恶事期间,百姓们说的犹犹豫豫,看见何小尾一行人居然去了被许家族长的孙子打死的掌柜家里还还了那家人的银子。

百姓们这才义愤填膺,竹筒倒豆子似的将这些年许家在城中坐下的事情一股脑的说了个干净,何小尾坐在村头柳树下,大概也是听明白了。

祖籍许家这些年最开始造孽的就是族长这一脉,随着族长这一脉越来越肆无忌惮,祖籍的之人之看到族长这一脉仗着祖父威势越来越富有,胆子也跟着有样学样膨胀起来。

而后更是更多的旁支开始学习组长这一脉的作风,也开始为了自己家的利益欺凌百姓,把这祖籍的名声败坏了个干干净净。

最要紧的百姓们以为是他们这样做全都是京城学家默许的。

重生为人,她一向明白人心极易被富贵诱惑,原本正直纯良的宗族之人看到族长可以仗着祖父的威势富得流油,自然也会心生动摇,也会跟着有样学样,看见大家都平安无事之后就会更加大胆。

这宗族的百姓们自然是苦不堪言,许家宗族的庄子上被逼得卖儿卖女的,百姓们不知多少。

说是要告官,官服畏惧威廉只能强行摆把信给压下去,甚至先去找那些告状诬陷之人,反被判了一个诬告,用一条裤腰带勒死了自己了事。

百姓们哑巴有苦吃黄连,只能在心里怨恨着京城的暑假。

洪玉听到这些事情,气得心口直疼,原来许家中的名声原来就是这样,被作没的。

何小尾转过头看着跟自己一同过来,正在奋笔记录的护卫:“都记完整!”

护卫齐声回答,大家看见何小尾这派头又好奇之人,不免开口询问:“看姑娘这个派头是哪一家的千金,怎么会想起问这宗阳城许家的事情,竟然不怕得罪他们吗?他们可有一位杀神镇着,实在是可怕极了!”

眼前的姑娘很是漂亮,却说不出哪里美丽,只觉得他这一身气质逼人,虽然先手看起来柔弱,眼色却是坚毅果决,不像是寻常人家的姑娘。

何小尾站起身对围在自己身边的百姓们磕了个头:“这些年,我竟不知许家宗主仰仗着我的威势,在这里如此欺凌百姓,我这里没有查,让诸位受苦了。”

围观的百姓们大吃一惊,这是镇国郡主吗?谁能把自己眼前这个柔弱的姑娘和那个传闻中分杀了十几万归降俘虏的人联系在一起?

刚刚还围观在这里满腹抱怨的百姓们急忙跟着长者一起朝着何小尾的方向跪拜。

“你们不用那么多的理数,说到天了也是我失察,竟然不知他们在这里草菅人命,鱼肉乡里,请诸位放心,这一次各位所说的事情,他若查证属实,我绝对不会顾惜他们!”

百姓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都不太相信何小伟说的话,脸上的神色也是躲躲闪闪,洪玉也没有对这些人多解释,对着这些百姓的一拜一行人离开了村落,赶在午饭之前来到了余香楼的门前。

酒楼里传来小孩子的哭声,余香楼老板的求饶声凄凄惨,惨不成模样,他跪在地上满面都是眼泪鼻涕:“我签,我签,求公子们放过我家的孩子,孩子无辜,求公子们别砍了我孩子的手,那么小的孩子砍下去是活不了的!”

何小尾一行人还没有踏入鱼香楼的门,就被那从外面而来的仆从拦住,目中无人嚣张地说道:“你们都是什么人物敢和在这里打交道,我们少爷今天要和余香楼的东家谈生意,所有的闲杂人等都不能进。”

洪玉看见真真姐回过头朝她眨了眨眼睛,眼睛一眯干净利落地攥住那个普通的手,手指往上一抬一枚迷药,立刻拂过他的鼻尖。

护卫们在门口的其他普通反应过来,那洪玉已经从身后的荷包里取出了药粉,冲进了余香楼。

余香楼里面人惨绝人寰的尖叫声吸引了来来往往的行人纷纷驻足,伸长了脖子往里面细看。

不足多时,许家仆从,还有许家那几个同于家奴里买回来的,竟然被一个一个丢了出来,脸上身上都是鞭痕。

族长的孙子强撑着站起来,看着余香楼外面一直在撒毒粉,用毒虫的洪玉高声喊道:“小娘子脸上还有几分颜色,不过你们是吃了熊心还是吃了豹子胆,敢对我中手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许家族长的亲孙子敢动手打我,你信不信我立刻打断了你们的腿,让你们走不出这中阳城!”

话音刚落,身后的酒楼搭起了无数弓箭,无数只眼睛全部暴露,漫天的箭雨朝着酒楼中,所有人不要钱似地洒了下来。

突如其来的一场刺杀,无规则的杀人,何小尾眼睛一眯,还没有猜测到究竟是谁要借宗族的手杀害自己,扭过头就看到刚刚叫嚣的族长的亲孙子被乱箭穿心,如今嘴里往外吐着血,双眼迷乱,身体已经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好大的本事!”何小尾飞身而起,朝着那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二楼看过去,一个明黄色的身影若隐若现,很快就揽到了自己的眼前。

那一张面容实在是熟悉,何小尾咬着牙,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的刺杀居然是归隐多年的皇帝亚父朱坦豪。

朱坦豪一双眼睛冰冷,身上的龙纹蟒袍是皇帝御赐给他的,在他的身后,一道红色的身影缓步而来,身穿凤冠霞帔,面容清丽脱俗,可某一看到他的脸何小尾就忍不住睁大了眼睛,怎么可能,眼前这个女人,居然是自己重生之前的模样。

她是,许真言!

为什么会有一个许真言在这里?何小尾心中大惊,刹那的分神功夫,一支穿云箭扎破了她的心脏。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