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逍遥小世子 > 第36章 刺杀!

在漆黑的树林中点点火星在灰烬中顽强的燃烧着,晚风轻柔吹起一缕灰烬消失在夜空中。

秦风戴着面具手抱长刀靠在一颗粗壮的大数上休息,南柯则在对面的大树上盘膝而坐。

至于之前昏迷不醒的孙恒,直接被丢在地上无人问津。

突然树盘膝而坐的南柯双眼睁开,一缕精光从双眼中射出。刚想提醒下面的秦风时,

就见秦风已经睁开的了双眼,眼中满是冷意,整个人已经半蹲在地上长刀已然握在手中。

二人的目光在空中对视后相互点了下头,随后二人身影犹如鬼魅一般消失在原地。

原地上只剩下还在酣睡不醒的孙恒,还有一堆已经燃尽只留下灰烬和火星干柴!

突然间原本寂静的夜晚,多出了几分杀意和冷然。

没过多久只见一个一身漆黑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孙恒的身边,在确认几次看向孙恒的面孔后。

嘴里发出几声怪异的虫鸣声,随后手中一道寒光乍起,对着孙恒的脖颈就砍了过去。

眼看寒光就要将孙恒的脑袋搬家,就在下一刻黑影直接爆退而去。

身影直接化作一道黑色的影子,快速的在林中穿梭着,一直到自认为安全的地点后这才敢停了下来。

而在原地躺着的孙恒还在酣睡着,要不是勃颈上被寒光逼出的一道血痕的话。

刚才的一切就像没有发生一样,而那黑影在见到并没有危险后,长长的吐了口气。

最终再次发出一道怪异的虫鸣声,这次在四周也出现了几声怪异的虫鸣作为回应。

随后场中出现了三名黑衣人无声无息的站在原地,每人各站一处。

和之前的那道黑影将此地包围起来,两个人在秦风休息的地方观察起来。

随后又有一人在各个数上奔腾着,整个人像一片树叶一般,无声无息。

而对躺在地上的孙恒,在检查一番后就不再理会,就在几名黑衣人还在寻找秦风二人的踪迹时。

黑暗中一道寒芒,突然出现直接将在树上查询的黑衣人击毙。

随后秦风手握长刀出现在树上,看着地上的几人冷笑一声,身影再次消失。

就在下一刻剩下三名黑衣人的攻击就已经到了,直接将刚才秦风所在的那颗大树攻击成了残渣。

随后三名黑衣人身影,快速的向着秦风消失的地方而去,破空声在寂静的树林中不断的响起。

拿着长刀在前方奔跑的秦风,心中悄然露出了一缕心悸,交手后才知道这几人居然都是六品。

而且还有两个六品上的,要不是自己最近突破到了六品境界。

就算是身边有南柯保护,也见不得会好多少,居然能将六品上修炼者派来。

那对付南柯的高手,不可能没有,甚至不需要击败南柯,只要将南柯拖住就行。

果然不远处突然爆发出强烈的交手气息,交手时的余波直接将周围的大树撕裂。

趁着这个机会,秦风突然一个转身手中长刀,对着最前方的一名黑衣人就是一刀。

一道凌冽的刀罡直接劈在黑衣人的上方,要不是黑衣人反应过来,这一刀直接就会将其劈成两半。

就算是这样,黑衣人仓促间用来阻挡的怪异长刀,直接被这一刀劈碎。

飞溅的碎片将黑衣人身上割出道道伤痕!可惜黑衣人出了闷哼后,继续开始追击秦风。

劈完这一刀后,秦风也不看结果如何直接转身,身形更快的向着远处而去!

秦风也想直接回头将这几人斩杀,可惜在刚才出刀的那一刻直接就将这个想法抹除。

因为在那一刀刚斩过去的时候,就感到另两股令自己心悸的力量对准自己。

如果继续攻击这个人,那自己也将会被另两个人的攻击,打成重伤。

最重要的是,剩下的两人中还有一个六品上,到了那时,自己说不得就得动用底牌。

现在在暗处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观察着自己,就连一直都玩世不恭的南柯都说过。

有几股力量在暗中窥视,就连他都不敢说可以直接将那几股力量主人击杀。

眼看着前方就是南柯和陌生人的战场,秦风突然在空中定住身形,随后极其别扭的换了个方向继续逃。

身后的三个黑衣人根本就没想到秦风会如此,之前被秦风击伤的黑衣人,和一个六品一起冲进了战场中。

下一刻战场中剑光一闪,那两名黑衣人还没看清什么状况,直接被这道剑芒斩碎。

就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场中传来一身愤怒的低喝声:

“南柯!对小辈你也下得去这么狠的手!”

只听到场中南柯不屑的冷笑声,随即几道凌冽的剑芒出现。

“鼠辈也配和老夫说这!老夫倒要看看到底是哪里来的两个老鼠,居然敢拦我!”

说完只见原本黑暗的夜空下,一道冷冽而又灿烂的剑芒出现。

那一瞬间场中被剑芒照的犹如白昼,随后就是两声兵器碎裂和惨叫声传来。

而在另一边,眼看身后只剩下一个黑衣人后,秦风也不跑了,反而扛着长刀站在那里。

眼神中露出冷笑,等着对方的到来,下一刻黑衣人和一道冷芒,从半空中直接对着秦风攻击过来。

冷冷一笑,随后秦风不退反进,手持长刀双腿用力在地上一蹬。

整个人像炮弹一样,直接以更快的速度对着半空中攻击过来的黑衣人而去。

半空中一刀一剑相互碰撞着,在空中打出阵阵火花,在漆黑的夜空中格外扎眼。

秦风在于那黑衣人对砍了下后,直接借力回到了地面上,接连退后了三步,深深的脚印印在地上。

那名黑衣人直接被力量打飞了出去,半空中吐了一口鲜血,随后撞到一颗大树上。

趁你病要你命,秦风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胸腔内火辣的感觉,身影化作一道残影。

对着还在发蒙的黑衣人砍去,可惜就在秦风将要一刀将其击杀时。

远处打过来一道冷芒直接将秦风的长刀打偏,要不是用力将长刀握住。

直接就会将手中的长刀击飞,没有丝毫犹豫,秦风直接闪身后退。

心有余悸的低头看了握刀的手,只见手上的虎口出鲜血直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