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害!?

应该吧!

萧晟心中确有这个想法,但是面上却是一副惋惜状,叹了一声回答:“其中弯弯绕绕,我并不清楚,也说不清楚。”

两年前的事情,自然是没法说清楚。

只是,听到这些事江宁十分的感慨。

本以为现代才有霸凌这种事,谁知在这个朝代也会出现这种事情,真真是哪哪都有人渣。

“以前的事说不清楚便说不清楚,一年前前院长已经病逝,学院由孙夫子和其他几个夫子共同掌管,而孙夫子也是最为看重年兄,所以我便想着劝一劝他,让他考学,也算是完成年伯父和他的心愿,但是看来玉书并未从两年前的事情里走出来。”

嗐,走出来,说的多轻巧?

被人陷害,谣言又伤人,其父亲又在那种情况下逝世,这换做是谁也走不出来吧?

最重要的是听萧晟所说的事里,那位被年玉书所帮助的少年,似乎并不领情。

这简直就是在击碎人三观好不好?

想想两年前的年玉书不过二十三,现在也才二十五,但是看着却像是三四十的中年男人一样。

两人唏嘘着两年前的事。

年玉书也整理心情回来了,手里还端着一盆新鲜出炉的蹄髈。

所以……他这是又去点餐了?

江宁不着痕迹的将目光落在年玉书的肚子上,这瞧着也没大多少,怎地就这么能装,莫不是长了四个胃?

她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

然而,年玉书却没察觉到她怪异的目光,坐下后,一手抓着一只蹄髈,一边开口:“萧兄,你的好意为兄心领了,但是有些事真的强求不来,我已习惯了书肆生活,没事来如意楼吃一顿,生活别提过的多有滋味,其他的……我就不想了。”

他洒脱的说完最后一句,恶狠狠的咬了一口蹄髈上的肉。

江宁看到他因咀嚼而变得狰狞的模样,莫名被吓了一跳,赶紧稳了稳心神,小鼻子微微耸了耸。

蹄髈,真香啊!

她很不争气的咽了一口口水,赶紧拿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以此来解馋。

萧晟垂眸,看着自己用过的茶盏被她接着用,明明应该习惯的,却不自觉的红了耳根。

他淡淡的敛下眼底的一抹笑意,轻咳一声,将她手里的茶盏拿回来,故作镇定的将其添满,呡了一口。

“诶,这是……”

江宁刚想说他怎么拿她用的茶盏,好在话还没有说出口就看到左手边的那杯,这才知道自己拿错了,面上微窘,赶紧偏过头,假装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萧晟将她的小动作一一看在眼里,唇角微微上扬,好心情昭然若揭,不过在看向年玉书的时候,到底还是压下唇角平了平,不死心般的开口问道:“年兄,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

年玉书手里的动作微微一顿,垂眸,压下脑袋,叹了一声回答道:“不了,原是我没资格,何苦跟那些人争呢?”

如此丧气的话,听着真的是很不得劲!

若是说先前江宁还不知道来龙去脉,自然不会贸然开口,可眼下知道了原委,要是不开口,心里头总是残留一份愧疚。

“若他们有本事自能被选上,若是没本事又何苦来的争?”

江宁清冷的声音骤然响起,倒是让萧晟和年玉书不约而同的 看向她。

“宁儿?”

江宁没有理会萧晟,反倒是目光真诚的看向年玉书。

“年大哥,且问你一句,你到底想要不要入朝为官,光宗耀祖?”

“我……”

年玉书动了动嘴,没有回答,但是眼底的期盼做不得假。

江宁见状,心中颇为无奈,叹了一声才继续道:“虽说我与年大哥你并不相熟,但是萧晟为人我很清楚,若连他都说你才学好,那便是真的好,有如此才学为何不一展宏图,难道碌碌无为一辈子就能磨灭你心中的火光吗?”

年玉书心中大为震动,连手里的蹄髈也忘啃了,就这样呆滞的看着她。

江宁任由他打量继续道:“若连年大哥自己都不在意心中的那簇火光,又有谁能替你在乎呢,旁人最多也只能遗憾,遗憾当年那个才学斐然的人,但是时间一长根本就没有人记得你。”

“常言道好事多磨,年大哥何不把两年前所发生的种种当成是一种历练?”

年玉书愣愣的看着她,眼底寂灭的光仿佛又重新点燃一样,只是很快又灭了。

“这两年我日日厮混书肆,看的都是一些游记杂学,早已将学院里所教授的种种都抛诸脑后,哪里还有一拼之力?”年玉书苦笑一声,看向她,眼底多了一份感激,“多谢弟妹开导,只是我确实不行。”

才两年就不行?

兄弟,你也太没出息了吧?

江宁不由的想起当初大学之初就准备考研,但却被她玩乐了三年,直到大四的时候才想起要考这么一回事,当即拾起书本开始学习。

像她这种平平无奇,普普通通的人都能考研成功,年玉书这种被称之为过目不忘的神童会不行?

逗我玩呢?

江宁无语的翻了个不要钱的白眼,没好气的继续道:“年大哥,出师未捷身先死,你这般窝囊,哪里对得起去世的伯父,哪里对得起你自己,再说了,不试试怎知行或是不行,殊不知碌碌无为一辈子,最后还觉得自己平凡可贵。”

江宁不禁嗤笑一声,眼底的嘲讽毫不掩饰。

此时此刻,年玉书心里十分的复杂,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出不来也进不去,难受的让人想要窒息,想要哭泣,到头来又发现哭不出来。

萧晟也没料到说到最后江宁竟直接骂人了,微愣片刻后,赶紧阻止想要继续的某人。

“宁儿,别说了。”

江宁瞥了他一眼,到底还是没有继续骂人,不过鄙夷的眼神还是是不是的落在年玉书身上。

萧晟见状,无奈的叹了一声,惩罚似的捏了捏她的手,紧接着才道:“年兄,内子无状,还请见谅,眼下时间也不早了,在下还想去孙夫子府上一趟便不再打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