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鹿马不停蹄的向外跑去,等到离开宅子有段距离,连忙将身上的外套向外一扔。

现在暮色以沉,即便是赶过去,汴云城的城门可能也已经关城门了。

她的头上还插着颜苏御大婚时给她插的发簪,林鹿看到客栈,她本打算用发簪抵押一晚,等明日再过来赎。

手一插口袋,林鹿愣住了。

她将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那是一个锦绣的小包,巴掌大小,一打开,里面有着一张纸条,还有好些碎银两。

展开纸条,里面赫然几个大字映入眼帘。

来日方长。

看着这四个字,林鹿的眸子一点点的沉下去。

颜苏御果然察觉到她们的计划。

但是她又为何突然将自己放出来?

那封信。

林鹿将纸条收拾起来,颠了颠身上的碎银,交给了客栈的小二:“住店。”

这一觉,她睡的是极好的。

第二天林鹿朝客栈一打听,找到汴云城的方向,搭着商队的马车一同回去。

一到汴云城林鹿直奔衙门,鹤北正在衙门,先前官府已经报官,一瞧见林鹿,他的心下已经有了决断。

采花贼的事迹已经侵扰了衙门快两个月,他们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一丁点线索。

林鹿一冲进来,就抛下了一句重磅:“采花贼的府邸在城外,我可以带你们去。”

衙门的人,倾巢而动。

“麻烦你们遣人先告诉我家人一声,免得他们担忧。”

鹤北一挥手,一个捕快点了点头,从侧门离开。

林鹿带着衙门的人一同前往庭院时,那里已经人走楼空。

剩下痕检的事情就只能交给衙门的人。

林鹿对这,并不擅长。

等到林鹿再次回到城里的时候,萧词已经带着两个崽子站在衙门口等待。

不过是离开了两天,却像是过了两周。

萧词的眼睛是红的,目眦尽裂,袖子下的拳头握的生紧。

“娘亲。”萧老大双眼红肿,像是眼泪哭干了的模样。

林鹿刚要招手,萧词直接生扑了过来,将林鹿紧紧的搂在怀里。

他的力气极大,将她搂在怀里像是要揉碎了塞进血肉里,林鹿都快要喘不过气来,连忙锤着他的后背直咳嗽。

“你要是再用力点,她怕是要被勒死过去。”

直到鹤北的声音凉凉的传来,萧词才惊觉自己力气过猛,连忙松开了手。

林鹿猛地大喘气,她想要骂萧词,但看到他憔悴的脸,那双眼睛像是好几天没睡过一样,终究还是不忍心。

“你们有没有想我啊。”林鹿笑眯眯的看着两个小崽子,萧老大原本干涸的眼泪,刷的一下又落了下来,手忙脚乱的擦着。

“娘亲抱抱。”

萧老大的脚别扭的扭了扭,感觉到眼泪又要流出来,一把扑到林鹿的裤子上,抱着他的小腿,悄咪咪的摸着泪珠子。

萧老二虽然没有任何表示,但是看到林鹿回来,还是松了口气。

“里正知道你回来,驴车在小道口停着。”萧词的目光寸寸黏在林鹿身上,咬字极重:“我带你回家。”

张悬的驴车停在小道上,他们两个大人一人牵着一个孩子,张悬一眼就瞧见了他们。

之前捕快来村里通知的时候,他还不信。

凡是被那采花贼看中的,无一幸免,全都杳无音讯。

张悬叽叽喳喳聊了许多,却唯独没有提起过林鹿被绑架后的遭遇。

等进了屋,林鹿想跟萧词谈这件事,萧词却主动打断了她:“你刚回来,定是累了,你先好好休息。”

林鹿好几次想要跟萧词提起这件事,然而开了个头,萧词再次避开。

林鹿不解,只得找萧老二答疑解惑。

林鹿震惊:“棠梨回来了?”

虽说是情理之外,但也是情理之中。

毕竟,颜苏御已经知道他们的计划。

“声音小点。”萧老二嘘了一声。

她觑了林鹿一眼,忍不住嘀咕:“怎么每次都要我来给你精神冲击呢。”

“有事说事。”林鹿道:“你放心,没有什么能比上次的事还要冲击,我受得住。”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剧情的确发生了偏移。”

“怎么说?”

“你知道绑架你的采花贼是谁吗?”

“他说自己叫颜苏御。”

“颜苏御,江湖中人。”萧老二勾勾唇:“我笔下的男三,武林盟主的儿子。”

“武林盟主当了采花贼。”

“嗯哼,关键是,棠梨打算跟你同归于尽。”萧老二看他:“她一回来,就宣称,昨夜是你和采花贼的大婚,你已不洁,采花贼与你共度良宵,该浸猪笼。”

林鹿一噎,棠梨若是悄咪咪的回到王员外家,秉着家丑不可外扬,王员外不会声张。

但棠梨这么一闹,虽然毁了林鹿的清白,自己的清白也是一同消散。

她怎么知道?

因为她也被那贼人捉去了。

“棠梨现在身处何方?”

“王员外那里。”萧老二道:“棠梨她娘嫌棠梨丢人,不愿收她回家,棠梨现在毕竟是王员外的小妾,王员外只能黑着脸接手。”

她瞧着林鹿的接受能力似乎有所提高,面色不改,接着道:“现在百花村的人都以为你已经和采花贼有一夜之欢,萧词,怕是也这么以为。”

萧老二叹了口气:“这段时间为了找你,他一直没有休息过,马不停蹄,你给他几天的时间,让他想通。”

萧老大跟着也几天没睡,现在躺在床上已经沉沉入睡。

他们两人正谈论着,外面突然传来嘈杂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都是男人洪亮的喊声。

林鹿和萧老二刚从屋子出来,便瞧见萧词手上拿着根木棍,站在屋前守着。

“今日,你们谁都不能去找她。”

然而这些人的目光却是直直的落在萧词的身后,萧词察觉到,后背一僵。

林鹿瞧着他的身影,刚才还躲得远远的人,这会又跑回来护着她。

林鹿朝人群中望去,那些男人们顿时高声喊叫。

“萧家媳妇,你从采花贼那里全身而退,又和那采花贼有关系,知道俺婆娘的下落不?她叫小翠,额间有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