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回想起脏老头的故事,还有穆轻鸿怀疑的对象,不禁对面前的发小产生了一丝怀疑。

这种怀疑使她感到罪恶,但她却说不清来由。

在聂青将她和甘棠投入大牢时曾说不准任何人报信儿,为此后宫应该无人知道乐翊宫发生了变故。穆轻鸿得知此消息是因为他是皇太后的儿子,自然知晓。

但吴步月只是一介女官,甚至连后宫的大门都不常进出,她又是如何得知自己被捕的呢?

“小瑜儿?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吴步月弹了她一个脑瓜嘣。

羊乐瑜回过神,“有啊,你说到小燕子。”

吴步月撇撇嘴,“你心不在焉的,怎么啦?是生我气吗?”

羊乐瑜摇头,很想就此问问发小,却不知如何开口。

吴步月看出她欲言又止,“你是不是有话对我说?”

羊乐瑜鼓起聆听真相的勇气,终于发问:“你怎么知道我被抓了?”

吴步月面不改色,“我去给皇太后送春季新衣,恰好听到的。”

这个解释听起来合情合理。羊乐瑜相信她,但随之而来的是第二个问题。

“步月,我还有件事想问你。”羊乐瑜攥紧拳头,给自己鼓劲儿,“你得答应不埋怨我,我才敢问!”

吴步月坚定的点头。

羊乐瑜:“董姬死的那夜......你在哪?”

吴步月没有展露一丝惊慌失措,习以平常道:“在尚衣监和绣娘们吃晚饭。”

羊乐瑜抒了口气,这个答案是她想听到的。

吴步月看向她,“小瑜儿,我知道最近发生了太多事情,都是冲着你来的。”她示意她凑近些,附耳道:“我觉得有人想要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但你我情同姐妹,数十年的交情岂是他们能玷污的?”

她从袖口里取出炙牙牌交到羊乐瑜手里。

羊乐瑜眸心一亮,“这是?”

吴步月压低声音,“这是我从皇太后那求来的。以目前的事态来看,暗中人是要针对你,我不能时刻保护你,所以把此牌给你,或许日后能救你于水火。”

羊乐瑜只觉眼眶酸痛,热泪不受控的涌出。她的发小,她的闺蜜竟然在背后为她做了许多事,可自己竟然怀疑她,当真是莫大的羞愧!

吴步月隔着铁栏杆抱了抱她,与此同时,目光无意对视上脏老头。

脏老头看向她的眼神显得并不友善,却又像是错觉般一闪而逝,背过身继续睡觉了。

吴步月走后,羊乐瑜视若珍宝的将炙牙牌揣在怀里。她要珍惜这东西,如同珍惜二人的友谊。

“小瑜儿,饿了吧?”穆轻鸿提着食盒来了。

他对自己称呼和吴步月对自己的一模一样,还是前后脚的来探监。

羊乐瑜为此发笑,“你今日怎么晚了?我都饿了。”

穆轻鸿揭开食盒,里面摆着泡椒凤爪和盐酥鸡。他特意多带了两份,一份给甘棠,一份给脏老头。

脏老头夸他尊老爱幼,笑呵呵的吃起来。

穆轻鸿压低声音,“小瑜儿,我想奉劝你一件事。这件事没准会让你不高兴,但作为朋友,我不得不提醒你。”

羊乐瑜嗦了一口凤爪,“你说。”

穆轻鸿:“吴女官有问题。”

羊乐瑜滞了片刻,郑重其事的看向他。“轻鸿,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你查到的那些,吴步月已经向我解释了。”

穆轻鸿:“她来过?”

羊乐瑜从怀里把炙牙牌露了个角给他看,穆轻鸿当即就明白了。

“她去求皇母要炙牙牌,竟然是为了给你?”他不敢轻易相信。

羊乐瑜道:“你们都是我珍重的人,敌在暗我们在明,就像步月所说,敌人是想让我们起内讧。”

穆轻鸿依旧沉思,“不,以我所见,吴女官心思颇深。你还记得除夕宴上,她曾和皇兄穿了撞色的衣服吗?”

那件事羊乐瑜有印象,但她认为是巧合,并选择不再提及,“轻鸿别说了,我们越是猜忌彼此,敌人才更能有机可乘。”

“也罢。”穆轻鸿不再多言,“你与吴女官情谊深厚,我这么说着实是唐突了。小瑜儿莫怪。”

羊乐瑜笑笑,刚要伸手去取食盒里剩下的一块盐酥鸡,却见一双绣金黑靴踱来,猛地踢翻了食盒。

羊乐瑜愣了一瞬,抬眼望去,是穆乘舟!

穆乘舟负手站在那俯视她,随后目光落在穆轻鸿身上,声调森冷:“皇弟整日便是这样无所事事,随意闲逛的吗?”

穆轻鸿立刻作礼,“臣弟见过皇兄!”

穆乘舟的黑靴从最后一块盐酥鸡上踩过,碾碎的脆声让羊乐瑜起了鸡皮疙瘩。

他半蹲在牢门前,看着羊乐瑜:“妃母不是来牢里受苦的,而是来享福的吧?”

羊乐瑜抿唇,“陛下不该来此,这里乌烟瘴气,恐玷污陛下龙体。”

穆乘舟轻笑一声,“他来可以,我来就不行了。”

“轻鸿,你先走吧。”羊乐瑜知道逆子又犯了疯病,唯恐迁怒穆轻鸿。

穆轻鸿不敢也不能起身,皇帝在面前站着,他只有听候御令的份儿。

穆乘舟低低的瞥了他一眼,“皇弟闲着也是闲着,朕刚好对江南美景有些兴趣,你不妨为朕打理一番。”

穆轻鸿应是,“臣弟定为皇兄铺垫好,先行告退。”

他起身离去,穆乘舟顺势将他遗落的食盒踢远。

羊乐瑜望着破碎的食盒,蹙眉望向他,“陛下有事找我?”

穆乘舟:“冯宝。”

冯宝闻声上前,打开镀金食盒。

羊乐瑜一瞧,里面放着热气腾腾的雪梨排骨汤。香气醇郁,调动了味蕾。

羊乐瑜咽了口唾沫,梗着脖子道:“何意?”

冯宝笑呵呵道:“唉哟,瑜太妃怎么还不懂陛下苦心?这是赏您的。就为这么一小碗汤,陛下不但亲躬下厨,还切伤了手指头!”

羊乐瑜急忙看向穆乘舟的指尖,果然缠了布条。

“你......没事吧?”羊乐瑜别扭的问。

穆乘舟唇畔浮起一抹难以察觉的笑意,语调却还冷清:“你喝了,朕就无事。”

羊乐瑜正好饿了,恭敬不如从命,就捧起汤碗,一饮而尽,还顺带啃了排骨,半点肉沫也没剩下。

味道还不错。虽说淡了点,排骨也像是没入味的,但是穆乘舟的心意最重要。

穆乘舟戏谑道:“妃母是几日没吃到饭了?比狗舔的还干净。”

“你!”羊乐瑜刚升起的暖意顿时被浇灭。

脏老头却在此时不合时宜的笑起来:“哈哈哈哈!老夫可太喜欢看小年轻谈恋爱了!看着你们一唱一和的打情骂俏,我都年轻了好几十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