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冬月一步步的走到水潭边站定,神色沉沉的看着水潭中最后定格的画面,二春感觉到她的情绪不太好,都不敢跟她搭话。

随意的伸出手,就那么好巧不巧的将僵着身子从空中掉下来的小不点接住,没等林冬月干什么,他就像是被火烧了尾巴一样,扑闪着自己那小的可怜的翅膀飞了起来。

“你你你怎么可能在这里!”

天杀的有没有点道理,他明明亲眼看着这个娘们沉浸在幻境中然后咽了气的,她应该死在幻境中的哇!

“我不在这应该在哪呢?”

林冬月唇边含笑的看向小不点,明明是温柔的语气,却让他生生的打了个冷战,小不点一时间不敢说话,只嘟嘟囔囔的表达自己的不满。

“你怕什么呢?”林冬月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懒洋洋的伸了一个懒腰。

“小家伙,我又不会吃了你,你过来我问你一个问题。”

“我才不过去,小爷凭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不去。”小不点梗着脖子,端的一副绝不屈服的样子。

“哦,是么?”

林冬月眉眼含笑的看着他,一只手伸出来,指尖之上跳跃着一缕血红的火苗。

小不点看着那火苗的眼睛都直了,他不可置信的看了看火苗又看了看林冬月,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来,过来,我又不会吃了你怕什么呢。”

小不点被这温柔声音背后蕴含的威胁给吓到,咽了咽口水小心的凑过去。

“你,你想问什么。”

“你这幻境怎么来的。”

“当然是根据你自己的记忆啊。”

说到这个自己拿手的东西,小不点可是一点都不怕了:“小爷的幻境可以呈现出一个人内心深处自己都不记得的记忆,保证童叟无欺。”

“没有虚假?”

“你这是在质疑小爷!像这种基于自身而来的幻境,小爷从来不屑于掺杂虚假!”

小不点吱哇乱叫,林冬月却没有搭理他的心思。作为沉入幻境中的人,她在其中的体验比小不点一个观看者更加的深刻。

她从未想过,原主并不是亲生的,而是被捡回来的。而那之前在大海上原主躺着的鱼状小舟,很难看不出来是一个仙门法器。

阿星他,知道自己拿命换来的,并不是一个亲姐姐吗。

林冬月对于原主的爹娘没有任何的印象,毕竟她没有接收到原主的记忆,而且她穿来的时候那对夫妻已经去世了。

她唯一记住并且心中有愧的,只有林冬星那个小孩子。

“你的这场幻境我很喜欢。”至少让她看到了,阿星长大后的样子,看到他成婚生子一生无忧。

“即便是假的,我也要谢谢你。”

林冬月这么说着,手上的火苗却化成了一条火绳的样子,在小不点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将他捆了起来。

“所以你,为了感谢你赠我这么一场美梦,我就勉为其难的让你在接下来时间,在这秘境之中给我当个向导吧。”

……

血怨池,顾名思义,集结了数不清的怨气而形成的血池,别说是进去了,仅仅只是靠近它,就会被血怨池周围的怨气给迷惑神志。

放那神志稍微有些不坚定的,便很容易成为一个只知道凭借本能行事的行尸走肉。

但凡是知道多罗秘境的,都知道秘境中有这样的地方,他们都是能绕就绕开,绕不开的也会是小心翼翼的不靠近,从边缘地方快速离开。

但凡是主动来的,是个有九个脑子有病,剩下的一个那就是煞笔。

常年无魔、鬼、妖、人靠近的血怨池,池水中心像是那被烧开的开水一样,“咕噜咕噜”的滚动着。周围氤氲着的雾气看起来挺像仙境,但其中的危险只有你亲自来试过了才知道。

而近日,这里的“安宁”被突然而来的一个人打断。

池水的中央,一个脑袋冒了出来,墨发在池水之上飘着,白皙的脸庞在血池的照映下愈加的通透水嫩。

随着脑袋的冒出来,一个比手掌大的透明气泡也冒了出来,之前那个布置幻境的小不点气急败坏的在气泡中跳脚。

“你这个女人真的是脑子不太好哇!就算发现自己不是亲生的也不要这么想不开啊!”

都是秘境中的生灵,谁不了解谁哇。小不点可没少听闻血怨池的可怕之处,这个地方被他自己册封为绝对不能来的地方之一。

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有来血怨池的一天,还是被一个鬼胁迫着来的,呜呜呜简直丢人。

林冬月没有搭理他,而是再一次的沉入池中。

血怨池中的怨气在她靠近的时候其,就像是饿了几百年的人突然见到了衣着珍馐美食一样,疯狂的浸入她的七经八脉啃食着她的经脉。

但是这样的痛苦之下,林冬月就像是感觉不到一样,面不改色的在小不点的震惊眼神之下,直接跳进去了血怨池之中。

她的一身衣裙在进入池中的那一瞬间就被怨气给腐蚀掉了,整个人赤/身/裸/体的泡在池水之中,也幸亏她现在的身体并不是正儿八经的**凡胎,不然早就被这血怨池啃得骨头都不剩。

“你说说你,自己不想活了也就算了为什么要把小爷拖下来,简直过分啊,小爷还没活够呢……”小不点碎碎念的吐槽着,但是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他小心地看了看平静的池面,眼珠子转了转之后,操纵着气泡沉了下去,然后一下去就跟在池水中睁着眼睛的林冬月对上了眼神。

“天爷哎,吓死灵了。”

小不点被吓得刷的一下就冲了出来,心有余悸的嘟囔着,在林冬月下一次冒出头的时候,踌躇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自己好奇的事情。

“你很强的,我见过很多的魔、鬼、妖,你比他们都要强,为什么还这么拼命呢?”

林冬月沉默了很久,像是在回想什么。

“因为我有不得不变得更强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