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黑夜将尽 > 第一卷 第四十六章 孤狼

丹田内,那团火苗剧烈燃烧起来,夜白白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变得活跃起来,身体的气势攀上了高峰。

修道者修行到紫府境,会自然而然地拥有三百斤左右的力量,而到神通境,大概会有六百斤左右。

不过,修道者只悟道,并不会去学习什么发力技巧,这获得的身体力量也不能很好地利用起来。

毕竟只是道种境的神念就有千斤之力了,花时间去锻炼身体完全就是浪费时间。

正因为这种种原因,眼前的十三个人稍稍有些不够看了。

夜白白燃烧薪火时的**力量就已经超过了一千斤,更别说他之前六年夜老头为他打下的基础,让他能够更好地使用自己的身体力量。

在他这种异类面前,被封锁了神念的修道者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罢了。

星辰阁站在最前面的一名紫府境弟子先动了,挥舞着拳头,毫无章法地冲了过来,可怜的修道者,被封锁了神念,连同空间戒指也不能使用了。

夜白白见状心里悬着的大石头也终于落地。

眼前的弟子已经失去了冷静,赤手空拳就敢孤身一人冲上来。

这种行为要么他很强,要么他就是失去了理智,但是看他毫无章法的挥拳,应该是后者。

而且脚步虚浮,呼吸因为急躁和运动变得急促,显然是没有好好磨练身体,很少运动。

没了神念的修道者是不是太弱了?

夜白白从腰间抽出早已准备好的短剑,挥砍向冲在最前面的这名弟子。

只见银光一闪,那名弟子握拳挥舞的双手便被夜白白用短剑砍了下来,断肢处异常整齐,彰显着这把短剑的锋利。

这把短剑当然不是凡品,那是铭刻着神通“锋锐”的道器,吹毛断发、抽刀断骨那时完全没有问题。

“啊——”一声刺耳的惨叫从这位被断手的星辰阁弟子口中发出,伴随着血液喷涌,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天斋楼的伙计惊讶于这名之前与自己谈笑风生的翩翩少年下手竟然如此果断狠辣。

而被封印了神念的星辰阁弟子们发现,眼前的少年并不是落单待宰的羔羊,而是有着獠牙等着猎物无力放抗的孤狼。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似乎这名少年徒手格斗能力比他的修为要高深许多。

“你……究竟是什么人?”程子翔此刻的脸色有些惨败,宗门内互相切磋战斗都是神念交手,完全没有**上的接触,他显然也被这血溅五步的场景吓得有点懵。

一声闷雷在天空响起,在这片昏暗中,夜白白笑了,现在他看着眼前毫无还手之力的修道者,他笑得很开心。

或许这就是自己六年苦修的意义所在吧。

然而这被闪电照得雪白的笑容,在星辰阁众位弟子的眼中就好像那批孤狼露出了自己的獠牙,要向他们动手了。

“快上,我们一起上,用人数堆也能堆死他。”程子睿率先反应过来,他说出这句话是因为对一个人单兵作战的格斗技巧有误区,他始终认为这种粗鲁武夫的互殴,人数就是绝对优势。

那是因为当今天下修行者视野狭窄,没有见过更为广阔的风景。

“大家都没有神念,大家都是两只手两条腿,凭什么你双拳就能敌过四手?”又有弟子喊道。

“就算有刀,我们也有十几个人。”有一名星辰阁弟子附和道。

群情激愤。

剩下尚未受伤的星辰阁弟子也都涌向眼前身着黑衣的孤狼。

可是,羊群中的羊再多,也不会是一匹狼的对手。

“天斋楼的各位,你们先回去吧。”

说完之后,夜白白双脚一踩,如同一支利箭,爆射出去,脚下的坚硬石板路被他双脚上的力量蹬得碎裂开来。

三丈,是天字四号和五号院之间的距离。

星辰阁众位弟子和夜白白的距离还不到三丈,这一点距离转瞬即逝。

手持短剑的夜白白如同一只翻飞的蝴蝶,灵活地在众位修道者之间穿梭,两次闪转腾挪转换了两次前进方向。

最后一个膝撞就顶在了程子翔的小腹上,还很贴心地抓住了福星三号的肩膀,不让他倒飞出去。

这一击踢得程子翔一阵干呕,只觉得一阵剧烈的疼痛从肚子上传来,体内翻江倒海,被踢得反应也慢了一拍,夜白白还顺便把程子翔中指上佩戴的空间戒指拿了下来。

这还是他收力了,若是全力一击,这**凡胎怕是肚子也被踢穿了。

毕竟打伤是一回事,而打死的话两方的仇恨就上升到生死的程度了。

但是他不知道,他夺走这星辰不灭石,已经和这星辰阁结下生死之仇了。

几位天斋楼的伙计看得地面的裂痕直发愣,这眼前的少年看着有些消瘦,这力量完全就是一头人形凶兽啊。

在场剩下的弟子也都被夜白白非人般的速度惊吓到,只觉得眼前的少年宛如一缕黑烟,刹那间便已经闪过了他们所有人,一个膝撞踢在了为首的师兄肚子上。

这次只是想带着星辰不灭石跑路罢了,现在看来好像这群修道者没有了神念有点弱啊,不过我要把我的星灵草收回来。

此时,躲在暗处的项有才也是暗暗吃惊,这小梦楼主好像有点猛啊,这种纯靠身法和力量的近战格斗技巧有着他从未见过的暴力美学。

当今天下崇尚修道,普通人如何将格斗技艺提到巅峰都不是道种境修行者的对手。

因此这全天下都没有人专修武艺用来战斗了,武艺已经逐步表演的方向了。

自诩见多识广的项老板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精妙的肉身格斗技艺。

虽然时间只有这么一瞬,但是那灵动的身躯和疑似天生大力的**力量已经能够说明很多了。

“不过,秩序司的那群人应该要到了吧。”项有才喃喃道。

只要琥珀城某一处封锁神念的法阵触发之后,秩序司的士兵便会赶来,主持秩序。

夜白白提着短剑转身看向其他被震慑到愣在原地的星辰阁弟子,想要将他们都打得毫无追击之力,好让自己跑路。

突然间,一股左右千斤力量的神念从天而降。

这股神念压得他两腿一曲,后又顶着这千斤之力站了起来。

“咦,天神神力?”一声呢喃从空中传来,这股神念的力量又增大了一倍,压得夜白白直接趴倒在地上。

周围星辰阁的弟子也都不好受,大家都是修行者,都一视同仁,都被这股突如其来的神念压倒在地上。

一队银甲士兵从天而降,是琥珀城秩序司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