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羲闻听女娲之言叹了口气,柔声道:“不要悲伤了,这一切都是早已注定的,浩然那孩子,从小就争强好胜,若是其年幼之时能够有所顿悟的话,其的命运还是可以改变的,可惜啊,其太过执着,如今伏羲天地有更重要是事情等着你我去做,不是悲伤的时候,你曰后就将全部的爱都给正德那孩子吧,你对浩然那孩子太过宠爱,对正德却十分的严厉,我知道,你觉得正德那孩子是长子,理应担当大任,所以你让其做了人皇,但浩然那孩子终究还是辜负了你我夫妇二人啊。”伏羲此刻才是最无奈的一个,其知晓一切的结局,却无法改变这结局,因为其沒有那个能力,因为其的修为不够,因为,其还未走到仙路的尽头,那最极限的地方,女娲闻听伏羲之言后只是在其怀里不停的哭泣,此刻,其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家的夫君。

另一边,风正德在思考了一阵后沉声道:“这些年來你的修为的确提高了不少,沒有辱沒我风家的名声。”说到此处其顿了顿,眼中最终流出了两滴泪水哽咽的道:“浩然,其实大哥是爱你的,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父皇与母后给的玩意儿,最终都落在你的手中,你以为是父皇母后给你一个人的,其实是大哥把大哥的那一份也给了你,告诉你,父皇母后只给了你一个人,因为大哥知道,你想要得到父皇母后的宠爱,这样你就会很开心,浩然,大哥之所以当上了天界的圣皇,并非是想要和你争抢什么,而是想要守着你,你的姓子实在太过急躁,母后怕你出事,怕你无法担任天帝的职位,母后曾经想要把你换下來,让我做天帝,可是大哥拒绝了,你是大哥的小弟啊,大哥怎么会跟你抢呢,浩然,你不要恨大哥,伏羲天地乃是我们父皇与母后一手创下的基业,不能毁在你的手里,你心魔太深,无法自拔,即便是大哥也救不了你,你去吧,这样你就解脱了,大哥想让你知道,大哥一直爱着你。”风浩然闻听此言身子就是一震,看向风正德的目光满是惊愕之色,其怎么也沒有想到事情居然是这样的,其不会怀疑风正德的话,因为自家的大哥从來不说假话,其是清楚的,更何况,其都要死了,对方也就沒有理由在欺骗自家什么了,那么这一切就只有一个解释了,那就是风正德所说的一切才是真相,对面的那个人,从小到大,都一直在让自家,守着自家,爱着自家,可是自家都做了些什么呢,这些年來做的最多的就是,如何将自家的这位大哥给灭掉将其彻底的杀死,想到此此处,其的脸上泛起了一丝冷笑,其的眼中沒有了仇恨,有的只是绝望。

只听风浩然有些吃力的道:“哥,弟弟错了,弟弟误会了大哥,其实我知道,大哥你才是至尊最好的人选,母后选择了我,我以为我是最合适的人选,后來你上了天,我就觉得你想要抢夺至尊的位子,因此处处与你作对,我真是太愚蠢了,大哥啊,我真的错了啊,希望我的死能够减轻一些我的罪孽吧,我不配做风家的子孙,我给父皇和母后丢脸了。”说话间其的身子眼看就要倒下下去,但就在其倒地的前一刻,风正德将其抱在了自家的怀里,躺在自家哥哥的怀里,风浩然觉得十分踏实,只听其接着道:“哥,我记得小时候你也是这样抱着我入睡的吧,呵呵呵,我怎么到现在才想起來这种感觉啊,晚了啊,晚了……咳咳……哥,你不要恨我,你就当是我小不懂事好了,反正你我之间差了数十岁呢。”此刻的风浩然想要忏悔,想要弥补,但其清楚,自家沒有这个机会了,自家的生命将要走到尽头,将要彻底的死去,风正德听到弟弟的忏悔,此刻早已是泪流满面,其此刻心如刀绞,却是无能为力,此刻的他觉得自家是世上最无能的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家的弟弟死去,沒有丝毫的办法。

女娲看着这一切,有一种想要死去的感觉,其的脸色苍白无血,颤抖着声音再次问自家的夫君道:“真的就沒有什么法子可以救浩然了吗,救救他吧,夫君,他是你的儿子啊。”

伏羲闻听此言却是一脸的无奈之色,只听其淡淡的道:“浩然这种情景,只有传说中的界皇之血能救他一命,但是,无数岁月來,十界根本就沒有出过界皇,即便是我们的故乡,也沒有界皇这样的存在,从來就沒有存在过,甚至只要有准界皇的血,也可以救下那孩子一命,可是准界皇是谁,你我到此刻都还不能确认啊。”女娲闻听此言,却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沉思了片刻,其忽然抬起头來,对伏羲颤声道:“准界皇,你说贤宇那孩子是不是准界皇,夫君不是说过,你再次降临这世间之时,界皇就有可能出现吗,你说,有沒有这个可能呢。”伏羲闻听女娲之言身子一震,其眼中也显出了思索之色,片刻后其似乎是做出了决断。

只听其对女娲道:“此刻左右也沒有什么法子,既然浩然那孩子觉悟了,不如就让贤宇试试看,若真能将其救活过來,也是我伏羲天地的福气啊。”话音落下,其的身子却是退了开去,下一刻,伏羲的气息消散,贤宇恢复了对自家身子的控制,伏羲方才所说的一切其清清楚楚,恢复神智之后其一个闪身便到了风浩然的身前,沒有丝毫拥有的在自家的手腕之上割出了一道口子,鲜血从其中流出,金黄色的血液,滴入了风浩然的口中,风正德见此却心却是提了想來,其此刻心中满是焦急,其在等待着,等待着最终的结局,希望自家的弟弟能够醒來,半柱香功夫过去了,依然沒有丝毫的动静,风正德的脸上,显出了绝望之色,即便是贤宇此刻也有些绝望了,其此刻心中对风浩然的恨意已沒有多少,甚至可以说是消失了,因为从风浩然的忏悔看來,其就是一个孩子,一个争强好胜的孩子而已,也就是说,其所作的一切,不过是孩子的作为,试问,一个孩子做错了事情,大人们会要了其的姓命吗。

此刻,女娲目中满是绝望之色,其虽说对风正德说过要风浩然姓命的话,但那是因为其不知晓自家孩儿的心思,如今知晓了自家孩儿的心思,其的母爱再次觉醒,其不想失去这个孩子,但其马上就会失去这个孩子,作为一个母亲,这种痛苦对其而言,是无法承受的。

就在诸人都绝望之时,风浩然身上突然亮起了一层金光,这金光将其的全身包裹在其中,见到这等异象,贤宇的心便是微微一挑,金光包裹住风浩然停留了片刻,而后又从风浩然的身上脱离,在空中旋转了几圈黄子华,分化成七个金黄色的小人儿,若是仔细看去,这七个金黄色的小人仔细看去,与风浩然十分的相似,只不过是面目有些模糊而已,诸人见此情景就是一愣,就在诸人愣神的功夫,七个小人去快速的投入风浩然的体内,风浩然再次被一阵金光包裹,此种异象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半个时辰之后,金光散去,风浩然的身子显现了出來,此刻,其身上的所有伤口都消失不见,平静的躺在那里,就好似熟睡了一般。

在诸人的注视着,其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愣神片刻后,只听其开口道:“大哥,我还沒有死吗,这是怎么回事呢。”风正德见此情景真可说是欢喜之极,其沒有想到,必死的弟弟居然沒有死,居然活了过來,其目光落在贤宇的身上,眼中满是欣慰之色,关于界尊之血能够拯救一切的传说其不是不知道,而是十分的清楚,贤宇的血能够做到这一点,由此可见,贤宇最起码是准界尊,准界尊,其实离界尊也就差了一步而已,只要有足够的光阴,早晚成为界尊,界尊,那是即便对伏羲而言也是传说中的人物,这样的人物,居然会是其的后人。

见风浩然转醒过來,贤宇自然也很是欢喜,风浩然从善,这对伏羲天地而言也是件极大的好事,为将來的大战增添了一份新的力量,一切都恢复了平静,不过任谁都清楚,这平静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前兆而已,时光匆匆,转眼又是五十年,这一曰,是平静的一曰,贤宇像往常一样在陪着自家的女人们喝茶作画,很是悠哉,如此做能舒缓其心中的那份紧张,但让贤宇怎么也沒想到的是,秘商天地的大军,居然在这一曰攻入了伏羲天地,大战正式开启。

大战刚一开始就空前的惨烈,贤宇沒有去理会其他人,而是直接找上了那叫梦姬的女子,与其展开了殊死大战,五十年的光阴中,贤宇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扩充了自家的脉络使得其容量变得更加巨大,一举融合了伏羲的所有力量,此刻的贤宇可说是十界之中最为强大的存在,其采取了那种不要命的打法,最终给梦姬造成了重创,使得对方失去了所有的法力。

贤宇将自家获得的一切能量融入体内,最终突破了仙路的最后一道屏障,成为了界尊,界尊,十界中唯一的界尊,伏羲的故乡,生命真正的起源之地,那里也沒有出现过的界尊,在伏羲天地却出现了,贤宇走到了仙路的尽头,所有的一切都有极尽,仙路也是一样,仙,道,仙之极道,一个小乞丐最终站在了仙路的尽头,一切的一切,都在其的脚下臣服,一切的一切,在其的眼中都是那么的清晰,无数岁月之后,世间的某个地方还在流传着一个传说,一个小乞丐,失去了爷爷之后,遇见了一个道士,那个道士将其带到了一个叫玄然宫的地方,从此,这个小乞丐脱掉了乞丐服,穿上了道士的道袍,踏上了仙路……

〖三七中文 .〗百度搜索“37z”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