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穿书后和反派太监恋爱啦 > 第一百章 夜探

以前他什么事都不说,她不逼问是因为那是他自己的事,她也不好深究。

可现在她心慌的根本睡不好,时不时的往外看,听听外头的动静。

“娘娘!”

小翠慌慌张张的进来,背过身将门关死,小声的说,“外面有几个举着火把的僧人,说是进了贼,偷了他们的宝物,现在在到处寻呢。”

“到这来寻?”

到都是后妃女眷的地方来寻个小贼?

柏嫣没来得及多思考,就听见外面闹哄哄的,火把的光照亮了整个房间,越发靠近了。

王莱无法出面,她也叫他的人全部撤下去,防止被人发现。

她冷静了下来披上衣服走了出去,“不知各位深夜到本宫这,所为何事?”

下午她见到的云深师傅上前一步,照旧客气的行礼,“阿弥陀佛,珍宝阁遭了贼人,小僧也是照例行事,多有得罪还望娘娘恕罪。”

“哦?是吗。那是大家的都查了,还是直直奔着本宫来的啊。”

刚乱了没有一刻钟,他们人就全围在她的门口了,很难不让人怀疑啊。

柏嫣扫视了下四周,都是举着火把的僧人,明亮如白昼,下定决心从她这搜寻到什么似的。

“自然是都查看过了。”

“云师傅,这大晚上进本宫的屋子恐有不妥,不如你们在外头仔细寻寻。”

“小僧是出家人,早已忘却红尘,心中自有佛法,不会污践娘娘的名声。”

他铁了心要进去查看,柏嫣沉思了下,查就查吧,不让他们查倒是欲盖弥彰了。

“好,不过本宫喜爱干净,就你一人进去。”

“是。”

云深拿过旁边人手中的提灯,道了句得罪了,便往里进。

柏嫣微微侧身,随着他走进。

他刚刚走进,就瞧见床榻上好似睡着一个人。

好像还是个女人,听见外面的声音,她撑起自己,“娘娘?”

隔着影影绰绰的帘子,他只能听到她带着睡意不悦的声音,好似在埋怨被他们吵醒了似的。

柏嫣笑了声,抚唇,“真是的,梦梦,快躺下。”

床上的女人乖乖的躺下,云深惊的眼珠都快瞪出来了。

这,这和主子说的完全不一样啊!

“见笑了,还请云师傅帮本宫保守秘密哦。”

说着柏嫣退下手腕上的镯子就要递给他。

云深连连摆手,“不,不必了。是小僧打扰了,娘娘放心。”

听闻皇城中有些贵人会有龙阳之好,只是不知这两个女子也........

云深一脸惊诧的退了出去,又不敢怀疑主子的命令有误,不断的回头想发觉出什么,可门口的人只是有礼的朝他笑了笑关上门。

“师兄,咱们就这么走了吗?你看到殿下了吗?”

他不仅没有看到男人还多看到了个女人,云深为难的摇了摇头,“回去先禀报主子再说。”

他走后,火光愈发远了,直到外面完全暗了下去,小翠才从床上跳下来。

“娘娘,您确定这样行吗,要不您就叫他们进来查查,反正这什么也没有。”

柏嫣叹了口气,无奈的叉腰,是吗,什么都没有吗。

“大人!”

小翠这时才听到橱柜后传出男人的轻笑声。

她刚刚就是瞥见他从后窗进来,才想到这么个办法。

“行了,你下去吧,” 柏嫣一屁股坐在床上,“大人说说怎么补偿我,我现在可是喜欢女子。”

裴霖走出,揉了下她的小脸,“娘娘聪慧。”

她好似闻到血腥气,柏嫣一瞬严肃的抬起头,拽他坐在身边,“你受伤了啊?”

裴霖被他们伤了?有人能伤到他?

柏嫣不敢置信之余又有些害怕,他们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伤到他。

“没事,小伤。”

裴霖摇了摇头,擦了下手臂罢了。没想到珍宝阁的机关做的不错,像是他的手笔。

借着月光他瞧见眼前人的小脸垮了下来。

柏嫣一言不发的下了床点起烛火,叫小翠拿来药,面无表情的给他包扎。

她当真很烦他什么都不说,她一无所知,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舒服。

“不高兴了?”

等她包扎完,裴霖伸手将人提进怀里,一手环住她,一手揉了揉她的小脸。

“嗯。”

柏嫣闷闷的应了句,他一哄她她的眼泪就忍不住。

裴霖无奈的亲去她脸上的泪水,这小东西越来越能哭了,越发会哭了,委屈的样子哭的他不得不满足她所有想要的。

“刚打算告诉娘娘,娘娘就哭了。不许哭,告诉你。”

柏嫣这才抽抽鼻子,止住泪水,眼巴巴的等着他说。

“笑一个。”

他挑了下她的下巴,她倒是被他这个动作逗笑了。

像是包养青楼女子似的,瞧着裴大人怕是没少去那地方吧。

见她笑了,裴霖凑上她的小脸,“亲一口。”

“哎呀,大人还说不说了。”

嘴上这么说,柏嫣还是亲了他一下。

裴霖满意的开口,最近追寻的那批铜矿,他刚刚才找到用处了。

那批铜矿被用来打造兵器了。

朝露寺面上是个寺庙,里子里供着一帮子叛军。

寺中的僧人大多也加入了进去,趁着齐元昏迷,朝中大乱,他们决定出手。

若不是他们着急需要大量武器,用了太多铜,他也不可能怀疑到这上面。

“真的吗?!”

柏嫣半天没有缓过来,叛军啊,他们怎么能这么凑巧就落到反叛军手中了。

“可是,可是,养士兵需要很多钱的。”

就国库中的钱来养大齐的士兵每年都不够,还得加重赋税,这小小的寺庙仅靠在香火钱能养的起这么多人?

“当然不能,”裴霖刮了下她的鼻尖,“孤的皇兄啊。”

这是他第一次在她面前自称孤,眼眸在深黑的夜色中宛如匍匐的狼王,蕴藏着毫不掩饰的杀气和凌厉。

他虽然笑着可柏嫣感觉到了与平日随意淡然完全不同的暴戾。

连她也有些胆颤,她抬手搂住他的脖子,裴霖才眨了下眼,收敛了些。

“他为什么会来这?”

他来没来,裴霖不知,他抚上她的后脑勺,从她身上寻求安稳似的轻咬她的耳垂,“明日就送你回去,王莱送你。”

“那你呢?”

柏嫣挣开他的怀抱,直直的与他对视。不是说好了一起的吗,他又想丢下她了。

“放心,过几日我就回去。”

“那我不能和你一起回去嘛,你留下要干什么,那她们呢?”

裴霖叹了口气,确实现在将她一人送回去,她们不仅会起疑心,而且远在百里之外他也不放心。

他犹豫着还是决定等解决掉这里的事,一并回去吧。

到底庙小,不需要太多人,他的人已经往这来了,不会拖太长时间。

“好,娘娘接下来每一步都要听话。就在屋子里,哪也不许去。”

“我什么时候不听大人话了。”

柏嫣笑着扑进他怀里,将他扑倒在床上,

“佛门清净之地,有辱斯文。”

柏嫣亲上他的唇角,“佛管不了我亲自己夫君。”

“是吗,可臣不是娘娘夫君啊。”

他眼中的笑意温柔的包裹着她,她快陷入这仙境。

“怎么不是了,我的合卺酒是不是和大人喝的。大人从那时候就算计我!”

裴霖挑了下眉,他都快记不得了。随手拿起就喝了,那时候应该没想这么多。

可她表妹的合卺酒他记得是让王莱喝了,可能是潜意识吧,确实奇怪。

见他真的认真在想,柏嫣忍不住笑出声,亲了他一口,从他身上翻下来,“睡觉。”

半晌,她感觉到他的手环住她,搂进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