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阳城。

城主将守城将领的信件打开,扫了一眼,看了一下守城将领的大章,确定是守城将领的章之后,立刻带着人赶到城门位置。

“城主!”

“牛将军!”

“城主,身份已经确认过了!”

城主点了点头:“确实是林风将军的信件,看来前方有些不乐观,快点开城门吧,你现在带人去粮仓看一看还有多少粮食,准备一下,争取明天就能将粮食运出去!”

模仿守城将领笔迹的信件之中将前方的情况说的十分紧急,所以这名城主也是十分的着急,没有敢太过于耽误,立刻让人去准备粮食。

之前大晋国入侵燕国的时候,燕国国王就已经发了命令,一定要确保前线物资充足,所以这名城主才敢自作主张。

“是!”

守将立刻带着人从向着粮仓赶去,而城主挥了挥手:“快开城门,开城门!”

很快十几名守军立刻用力的转动着绞盘,将城门缓缓的打开,武阳城虽然不如都城那么重要,但是也算是一个重要的关隘,是进入燕国腹地的一个门户,所以这个城市也有两万大军驻守。

城池了不断的进行加固,现在虽然比不上都城,但是想要攻城,也十分的困难,而且加上地形优势,在山上还有两处军营,互为犄角,如果想要强攻,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城门缓缓的被打开,伪装成了燕国士兵的张将军,眼睛一亮,看了一眼牛能,牛能被张将军等人看的头皮发麻,但是事已至此,没有任何的回头路,缓缓的催动马屁,向着城门赶去。

城主站在城门中间的位置,看到牛能之后立刻迎了上来:“牛将军一路辛苦了,本城主已经备好了酒肉,让诸位英雄饱餐!”

牛能刚想说什么,张将军突然的猛的拍马往前,手中的长刀突然砍掉了城主的脑袋,接着大吼一声:“杀!”

“杀!”

一百名骑兵立刻冲入了城门之中,城门下面的守军,大致有三百多人,这群人没有任何的防备,张将军等人冲进城中的时候这才反应过来。

但是为时已晚,一百名骑兵都是挑选出来的精锐,每个人都有以一当十的能力,三百多人,刚反应过来准备反抗,就被屠杀殆尽。

张将军一马当先杀穿城门,这个时候城门里的厮杀声惊醒了守军,立刻有人冲过来查看情况,发现不对劲之后,立刻大喊:“是敌军,敌军诈开城门了!”

“他们人很少,杀回去!”

“跟我上!”

一群燕国的将校大喊着拿着武器冲向城门,但是张将军翻身下马,长刀横立,没有一合之敌,同时最后面的骑兵也已经将信号打出。

身后的大军看到信号之后,没有任何的犹豫,为首的三千骑兵,立刻向着武阳城支援。

三千骑兵一起行动,在漆黑的夜中,马蹄碰触着地面发出沉闷的响声,三千名骑兵,马蹄声远远的就能听见。

“什么声音?”

张将军还有手下知道是援军到了,但是燕国人不知道是什么声音,一些士兵下意识的询问,而这个时候张将军一刀砍死一名燕国士兵,然后大吼一声:“兄弟们,援军来了,杀啊!”

“杀!”

城门内的士兵听见之后士气大振,不到一百人竟然将不断涌入的燕国士兵杀的节节败退。

“是大晋国的骑兵,敌人援军来了!”

“武阳城破了!”

“城主被杀了!”

“武阳城破了,快跑啊!”

“……”

一声声惊呼声响起,让不少燕国的士兵惊疑不定,张将军手下一些士兵会说简单的燕国语,不断的乱喊着,让原本军心就已经有点不稳的燕国人,更加的慌乱。

有不少士兵思索了一下,最终决定跑,毫不犹豫的转身逃跑,有了一个人跑,立刻就有一群人跟着跑,很快就有士兵逃入城中。

这时候守将也赶了回来,看见有士兵往后跑之后,大吼一声:“后退者死!”

但是他来的已经晚了,三千骑兵已经突入到城门口的位置。

“兄弟们,让一让,让一让!”

为首的将领大吼一声,所有大晋国士兵,毫不犹豫的向着两侧移动,让出中间的道路,很快一道身影从城门之中冲进去,紧接着越来越多的骑兵涌入城门之中。

三千骑兵入城,让燕国的守军已经没有可以夺回城门的希望,三千骑兵入城之后没有散开,而是以城门为中心,一部分人向着两侧攻击城墙,还有人则尽可能的减少城门的压力。

守将的到来,让燕国士兵士气提升了不少,张将军发现之后,扫了一眼燕国士兵,发现在后面不远处,一名燕国将领一样的人,不断的指挥着燕国士兵,知道这个家伙应该就是这群士兵的统帅。

想到这里,张将军一刀将身旁燕国士兵斩杀,一只手拉过身旁的一匹战马,直接翻山上马,接着用大刀拍了一下马屁股,战马吃痛立刻飞奔起来。

此时的张将军浑身是血,头盔甲胄全是血,那人看见之后被吓一跳,但是迅速反应过来,拿起自己的长刀准备和张将军过过招。

距离越来越近,五十米,三十米,挡在张将军面前的燕国士兵根本挡不住张将军,张将军就像是杀入羊群的老虎一样,身前几百名士兵硬生生的被他该杀出了一条血路。

二十米,十米,这个时候,牛善也开始催动自己的战马,手中大刀紧握,准备出手,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张将军猛的抬头,盯着那人。

那人此时的感觉就像是自己突然的被一头食人的猛虎给盯住一样,浑身汗毛竖立,整个人心神一晃。

而此时的张将军看着越来越近的距离,松开缰绳,两只脚用力的蹬了一下马镫,整个人突然的从马上跃起,而身下的战马突然的遭到如此大力,一个不稳直接摔在地上,接着战马因为惯性向前滚去,将前方挡住张将军的守军全部撞开。

而此时的张将军高高的跃在空中,双手高举着自己的大刀,力劈华山,气盖山河一样向着牛善劈来,而牛善看着空中高高跃起的张将军,本能的想要举起自己的长刀挡住张将军这一击。

但是他的刀刚刚举起来,双手就感觉刀断了,接着脑袋一痛,就什么都不知道,而张将军将牛善连人带马直接一刀劈成了两段。

画面定格,就看见张将军单膝跪地,双手握着长刀,面前的战马还有牛善,向着两侧倒去,鲜血喷在张将军身上,而张将军保持着这个动作一动不动。

周围的燕国士兵呆呆的看着张将军的动作,所有人都呆若木鸡,没有人敢上前,也没有人敢乱动,就看着张将军,开始被劈成了两半的牛善。

“将军,将军死了!”

“跑!”

“……”

燕国士兵溃逃了,大晋国士兵感觉到了轻松,开始乘胜追击。

武阳城破了,随着越来越多的大军入城,武阳城被控制住。

除了武阳城之外,几天的时间之中,一共有十多座燕国的城池被攻陷,这个时候,燕国人才反应过来有人假扮友军诈开城门。

燕国的国王的心如同寒冬,大晋国只用了短短半月,就已经将王城给包围了。

而且是四面包围,一路上稳扎稳打,逐步推进,打到了王城附近。

王城之中,燕国国王坐在上首,看着下面慌乱的大臣,有些不耐烦的用力拍了拍桌子:“都别吵了,现在你们说一说,到底应该怎么办?大晋国的人已经打到城外了,你们说,现在应该怎么办!”

这半个月以来,燕国的朝堂都是如此,每天都有大臣在吵闹,主战派,主和派根本谈不拢,燕国国王甚至怀疑已经有人和城外的大晋国大军取得了联系,随时准备将自己给卖掉。

“王上,臣愿领兵,死守王城,绝不让大晋人踏入王城一步!”

“王上不可啊,大晋国兵锋锐利,都城城高池厚,大晋国居然一日就攻下,我王城虽然也城高池厚,但是挡不住大晋国大军啊,不如和大晋国议和,我国以后称臣,那大晋国大军自然会退去!”

“一派胡言,大晋国出动大军数十万,明显就是来灭我燕国,此时投降,无异于引颈受戮,王上,臣愿意死战到底!”

“……”

一群人吵来吵去,燕国国王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大了,同时也在思考着投降派说的,好像中原王朝也确实如此,一直以来只要称臣就可以了。

想到这里,燕国国王心中已经大致有了个决断,投降,先投降再说,大不了现在先当一阵子孙子,以后等你中原王朝衰败了,到时候再报仇也不迟!

“王上,不能投降啊!”

“王上,现在不投降,等大晋国大军打开城门,就什么都晚了啊!”

......

燕国完了!

备战几月,灭掉燕国,用了只有一个月的时间。

这一场战斗的结束,代表着大晋边境地区的隐患暂时的消除,可以放心的大展宏图。

战毕,建康城外人山人海,百姓官员等等都涌向了城外,迎接大军回朝。

燕国被灭的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一样传回了大晋国国内,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一次出征据说伤亡很低。

五年后

经过五年的征战,司马绍率领军队彻底的剿灭了边境最后一支敌人,整个北方地区都划入了版图之中,最终一统寰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