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怪的味道,就像一棵草在呕吐……”

太难闻了!

赵溪想赶紧捂住鼻子。

“跟吸蜜斑鸠共生的或许是食人花。”

“食人花?!”

临澈打开水囊,往手上倒了一点灵泉,挽着袖子朝天空一撒。

水滴降落下来,聚成了一个透明的钟型罩子,发出了盈盈的白光,将两人包裹其中,像个大气泡似的飘送山洞。

地上是杂乱无章地铺着枯枝,让人感觉一踩上去就能发出清脆断裂的声响。

临澈随便朝地上撒了几滴水。

枯枝枯叶瞬间恢复绿色,突然弹跳起来。

树叶像夹子似的,张着两片猩红大口朝他们咬过来。

“雾草!”

赵溪想一时之间忘了有防护罩,下意识地朝临澈的身后蹲,差点就从气泡里摔出去。

临澈一把将她拽到身前。

像当初他护着星野一样,丝质广袖掩住她的脸,阻隔视线。

他的衣服柔软轻盈,冷冰冰的,就像云朵一般贴在她的脸上。

一丝幽香钻入鼻尖,像是混合着海风冰川的香薰,深冷而幽静。

因为水灵气的关系,他的白裳广袖永远是一尘不染的。

她小心翼翼地站起来,又发现自己好巧不巧靠在了他的怀里。

“咳……”

防御罩外的食人花还在不断攻击。

赵溪想试图寻找话题,“这什么食人花,不就是夹子草吗?我还养过呢!”

夹子草是捕蝇草的一种。

她开了几十家餐厅,其中有几家坐落于市井街头,经常遭到苍蝇的困扰,她弄了很多夹子草盆栽。

那种绿油油的小草是生长在热带雨林的植被,每一片叶子就是一个能打开的绿色大夹子。

要是苍蝇飞进去,碰到叶子里的毛刺,夹子会立刻合起来,将苍蝇包裹其中。

夹子分泌消化液,吸收苍蝇的养分。

等过个几天消化完了,夹子重新打开,苍蝇只剩一个压扁的皮囊。

本以为这是一个又环保,又能捕苍蝇的好妙招。

没想到那夹子里会分泌蜜香,盆栽数量一多,反而吸引更多蚊虫,还有诡异的气味。

“总归要清理的,用火符将它们烧了。这植物原型来自热带雨林,没有足够水份就会枯死。”

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临澈封了九成九的功力还点着防护罩,剩下灵气得留着对付大妖精,烧食人花的活儿就交给了赵溪想。

用火符一路扔过去,食人花一路弹跳起来,迈着两条根须往山洞外跑。

大嘴一开一合地像是在骂骂咧咧。

等这些枯枝全清干净了,才发现地上还有怪异的紫色藤蔓。

被火符燎到后,藤蔓不安地蠕动起来,像几条相互摩擦的蛇。

地下河附近的空间长着很多钟乳石,七拐八弯。

地势逐渐变得更低。

“就是这里了,即将接近阵法边缘。”临澈控制气泡和赵溪想躲在某个巨大钟乳石后。

赵溪想咽了咽口水。

山洞矿石发出荧光,照亮了水面倒影。

一只巨大的食人花嘴一开一合,吞吐着红色血雾。

如果有哪个城市想以热带雨林环保主题来设计体育馆,甚至可以直接将这朵大夹子草给搬过去当装饰。

“你猜错了,这里的大妖精是夹子草!”赵溪想眨了眨眼睛,这就拿出火符,想将它烧死。

“不急,还没到头。”

临澈指了指地上的紫色藤蔓眉头微皱,抬手加固水罩,带着赵溪想一起沉到地下河的水流中,继续前往阵法中央。

不一会儿,他们听见了熟悉的鸟叫声。

庞大的吸蜜斑鸠简直像哥斯拉怪兽,几乎占据了整个溶洞腔室,漂浮在水面上。

紫色藤蔓原来是它的根,在鸟身下汇聚,钻入皮毛下,就像一团刚刚挤出来的紫色乌冬面。

周围浮着一大圈巨大夹子,每一个的大小都够将赵溪想整个人吞进去。

这简直是陆地克苏鲁,多看几眼觉得SAN值都要掉光了……

鸟喙变成了一个超级巨大的夹子,鸟妖此时背对着他们,看不清正面。

但这样的形态已经分不清是吸蜜斑鸠吞噬了食人花,还是食人花吞噬这怪鸟。

赵溪想震惊:“两个物种居然嵌合在一起,这是来自于数码宝贝的合体进化?”

临澈托腮思忖片刻,恍然大悟:“约莫是某次进食忘了擦嘴,发生了异变。”

赵溪想:“……您是在说笑吗?!”

“丫——”

鸟妖不知被什么激怒了,发出连连吼叫,夹子开合时喷出红色烟雾。

距离太近,音波简直要震破人的耳膜。

赵溪想捂住耳朵,

临澈抬起手,用宽大衣袖挡住了她。

声音被隔绝后,才听到鸟叫声盖住了其他声音。

“你放开它!”

“大怪鸟你为什么要抓走这只小鸟?”

赵溪想惊恐:“星野和小甲怎么在这里?!”

临澈控制气泡从水流中飘出,躲过下方的大夹子,飞落到某块石头上。

好在这些夹子没有视觉,没有攻击他们。

不知道什么东西被鸟妖吞进去了,两个崽崽变回了原型爬到鸟妖的庞大身躯上。

小甲用尖锐爪子在鸟妖身上刨着一个个洞,下面的夹子开合着,但够不着,只能等着他掉下来。

星野变成一条长长的黑龙,挂在鸟妖的脖颈上,对着大夹子一口接着一口地喷龙炎。

在夹子的开合中,似乎有个小小的东西,卡在夹子边缘的绿色纤毛上。

那东西还在不停叫唤。

“爸爸~”

赵溪想:“……?”

临澈:“……”

大鸟:“丫——”

小鸟:“救命~爸爸~”

星野:“爸爸这就来救你!”

小甲:“宝贝等爸爸把这该死的怪鸟杀掉,你就没事了!”

赵溪想:“现在怎么办?”

临澈托腮观望:“不如先等等。”

怎么听着水神大人的语气里有些揶揄呢。

星野在喷了几口龙炎后,趁着夹子开合的时间,想去将小雏鸟抓出来。

似乎是够到了,但也触发了夹子里的纤毛。

大夹子合拢,把他夹在里面。

“星野!”小甲怪叫一声,窜到夹子上,想将星野拽出来。

大鸟妖昂天咕嘟一口,将这两个小爸爸和小雏鸟全吞了进去。

一家三口变成一个食物块,顺着鸟妖的脖颈往下,掉落胃部,突出来一块。

临澈:“……”

赵溪想转头问他:“……现在怎么办?”

临澈在她脑门上点了一滴水,问她要了几张缩地符:“……我去将他们换出来。”

换出来?

赵溪想后知后觉。

身边的临澈原地消失,挂满一身胃液的星野和小甲突然出现,两人大概是被鸟妖胃液熏晕了过去,只是手里还紧紧护着那只小雏鸟。

就是为了这东西,两个小崽崽连自己都不顾了,敢在这么大的鸟妖前卖弄花拳绣腿……

要是没有临澈,说不定等他们再发现鸟妖的时候,大夹子里喷出来的是龙炎,鸟身上覆盖的是小甲的鳞片!

小雏鸟从他们的指缝里探出,打量了赵溪想几眼:“妈妈!”

赵溪想沉默半晌。

对着这祸事根源弹了一记脑瓜崩。

“老娘是你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