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婶子一点一点的向沈玥挪动,如毒蛇般的眼神盯着她。

沈玥早在李二婶子刚挪动的时候就注意到她了,那目光让人想忽视都难。

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就是想看看李二婶子到底想做什么。

车轮碰到了石子,整个牛车颠跳了起来,李二婶子瞅准时机哎哟一声,冲着沈玥就扑了过来。

路边是尖锐的石子,身后是浅短的车辕,李二婶子这么一扑,她要是掉下去,整个人非得摔破相了不可。

好在沈玥早有防备,一个侧身抱住洛母撒娇道“娘,这路好颠呀。”

李二婶子使劲一扑没想到沈玥会突然躲开,来不及停下来,与沈玥擦肩而过直直的飞了出去。

“啊!”

李二婶子从速度不慢的牛车上扑了出去,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抱着头凄厉的嚎叫。

驾驶着牛车的正在打盹的秦里正被惊了一下,好像隐约听到了李二家的声音。

秦里正敲了敲身后的木板“李二家的叫啥呢?”

这次进镇子就是为了卖车上拉着的木板,有木板格挡加上他刚才犯困眯了一会儿,她们后面发生了什么秦里正是一点都没听到。

楚家婶子离车头最近,连忙敲着木板大声回道“里正大哥快停下,李二婶子掉下去了。”

秦里正闻言立刻收紧缰绳,强大的臂力拽停了老牛。

牛车停下,众人纷纷下车查看。

李二婶子捂着脑门,鲜血从指缝间流出,好不狼狈。

看见众人来李二婶子指着沈玥放声哀嚎了起来“哎哟,疼死我了,都是沈氏这个小贱人害得我掉了下来。”

“李二家的说话注意点,小玖媳妇怎么着你了。”张口闭口就是骂人的话,让秦里正听着很不舒服。

陈家婶子这次真的看不下去了,不顾楚家婶子的阻拦张口道“我看李二家的你是真的失心疯了,沈氏那孩子碰都没碰到你一下,怎的胡乱攀咬人。”

车上除了洛母和沈玥俩人,还有李二婶子、陈家婶子、楚家婶子、顾家婶子四位婶子。

存在感极低的顾家婶子也在此时站了出来“我也看到了,洛家媳妇动都没动,是李二家的自己扑出去的。”

顾家婶子没把话说绝,只说是李二家的自己扑出去的。

楚家婶子怕事,微微张嘴,到底没有说话。

“李二家的,说话要讲理,玥儿抱着我,哪里碰到你了。”洛母气急了,抓着沈玥的手微微颤抖,要不是玥儿难受抱住了她,掉下去的人就该是玥儿了。

“就是沈氏害的我掉下去的,我不管,你们得赔钱!”

没把沈氏推下去,反倒把自己搭进去了,不要点赔偿怎么行!

李二婶子头上的血止都止不住了,还在地上撒泼打滚,要沈玥赔钱。

沈玥暗中翻了个白眼,但在秦里正面前她不好把话说的太狠。

“李二婶子,在座的各位婶子可都能给我作证,我可没碰到你一片衣角,你再怎么样都讹不上我。”沈玥顿了顿又说道,“这伤要是不快点包扎,可是会留疤的。”

“留疤也是你沈氏害的,我回去叫村里人都知道。”

李二婶子恶狠狠的盯着沈玥,虽然她也怕留疤,但是今儿不咬下洛家一块肉她誓不罢休。

不过很快李二婶子就打消了这一想法。

“自己作死,还想要洛家赔偿?既然你非要洛家的赔偿,那就叫上李二,咱们直接报官。”秦里正不怒自威。

他做了多少年的里正了,几位婶子一说,秦里正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对付这种撒泼无赖的妇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报官。

李二婶子一听报官一下就慌了神,她不怕秦里正,因为她再怎么撒泼,秦里正都没有权利处罚她,可县令老爷可就不一样了,那可是有官身的人,流放斩头就是一句话的事。

“哎哟,我这头晕的起不来啊,这人好好的要不是被人拌了一下怎么会起不来哟。”李二婶子这下可不敢直说了,话里话外还是指向沈玥。

陈、顾两家婶子默契的往后退了一步,摆明了就是不想搭理李二家的。

李二婶子见状狠狠地剜了楚家婶子一眼,楚家婶子吓得一哆嗦,硬着头皮把李二婶子扶了起来。

李二家的就住在她家隔壁,要是得罪了她,怕是能天天指着她鼻子骂。

秦里正也不想再拉李二家的了,连带楚家的也看不上眼了,掏出六文钱甩给了楚家婶子“要么扶着李二家的回村,要么就直接和我进镇报官,你们选吧。”

楚家婶子真是后悔帮了李二家的,平白遭了里正的厌恶,可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扶着李二婶子回村。

秦里正见二人要回村,对着李二婶子警告了一番,叫她回村少说沈玥的闲话,否则他不介意送她进一次官府。

说完没再管俩人,拉着沈玥他们扬鞭出发。

看着扬长而去的牛车,失血过多加上气火攻心的李二婶子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这可苦了楚家婶子,只能背着李二婶子一步一步走回了村子,到了村里遇着熟人,楚家婶子这才把李二婶子放下。

村里人七嘴八舌问着,还帮忙叫了李二出来。

“这是咋地啦?出门一趟咋成这样啦?”李二看着满头是血的自家媳妇吓了一跳。

“等她醒来你自己问吧,你还是先找大夫吧。”被里正警告过的楚家婶子可不敢多说什么,把李二婶子往李二怀里一推就回了自己家。

背李二婶子回来沾了她一身血,想着今天进镇,她还把最好的衣服穿上了,真是晦气,她得回家好好洗洗。

不多时,李大娘带着李秀秀也赶了过来,两人抱着李二婶子哭嚎起来“这是哪个天杀的,把我弟妹伤成了这样,这么大个口子这得啥时候好啊。”

“娘呀,都怪秀秀今天没和你一起去,要是秀秀和娘一起,定会挡在娘前面。”李秀秀哭的两眼通红,眼角挂着莹莹泪珠,惹人怜惜。

村民见状纷纷夸赞李秀秀是个孝顺的好孩子,谁娶了她也是有福了。

李秀秀听到泪珠更是连串的掉,只是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哭嚎之间,不知是谁碰到了李二婶子头上的伤,顿时血流如柱,一家子乱作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