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玩够了吗?”元首提着短剑,一步一步地向项羽走来。

那短剑上没有一丝血迹残留。

他蹲下身子,同之前在中堂那样:“我给过你逃跑的机会了,可惜你不珍惜啊。”

元首摇摇头,接着他将手中的短剑,一点一点地刺入了项羽的心脏,好似在对前一次失手有些耿耿于怀。

剑尖顺利地破开了项羽后背的皮肤,如同切豆腐般,割断了他的肋骨,准确地刺穿了他的心脏。

体内的天元拼了命地向心脏涌来,想要保护它不受到伤害,可惜毫无作用。

汇聚而来的天元被鱼肠轻松破开,剑尖正好穿心而过。

剧痛袭来,但项羽还没有就此死去。

可他知道,自己离死已经不远了。

他能活到现在,全靠隐绝孤神提供的强大属性支撑着身体,等到技能时效到了,或者元首强行将他身体打爆,他就会真正的死亡。

哪怕开颅之疼,穿心之痛,项羽都没有叫出一声。

或者说,从他来到除乱总部之后,就再也没有因为痛苦发出一声惨叫。

他已经不能紧咬牙关了,因为牙齿在开颅的时候,被鱼肠剑震碎。

他只能紧握着拳头,靠着顽强的意志力来抵御可怕的痛苦。

元首对项羽被穿心、开颅后还没有死的这件事并不感到意外,因为他也是这个境界的,自然知道项羽现在的身体状况。

他越来越兴奋了:“你可要坚持住,千万不要死啊,我还没玩够呢!”

元首将项羽的脑袋提起,看着后者血肉模糊的脸,嘴角扬起一道残忍的弧度:“放心,我不会像之前那样了,直接将你杀了,你修炼出来的大衍天术我可是很感兴趣。”

“就算等你技能结束了,我也不会让你死的,我一定会好好‘怜惜’你的。”

接着,他将鱼肠拔出,让项羽再承受一遍穿心之痛后,将短剑收回。

然后他伸出手,放在项羽脸上,那道鱼肠切割出来的缝隙上。

元首将四根手指伸进了缝隙中,朝着左右两侧慢慢扒开。

伴随着瘆人的骨裂声,项羽的头颅被分成两半,一颗白花花的大脑呈现在元首的眼前。

元首的脸上浮现出变态的笑容,他舔了舔嘴唇:“桀桀,我要是将你的脑子剜去一块,你觉得你会不会死。”

他越说越兴奋:“当初那老东西就不让我做人体实验,你应该会同意的吧。”

“啧啧~趁你技能效果还没过去,我可得好好试试!”

说着,他将手伸进了项羽的脑子里,竟真的在上面抠出一点出来。

一种前所未有的剧痛传遍项羽全身,他全身痉挛着,打颤着。

由于头颅被打开,他连想发出惨叫都不能了,他现在只能靠着强悍的生命力,顽强地活着。

元首将抠出来的物质放在自己的鼻尖下闻了闻,脸上浮现出陶醉的表情。

可他却没有注意,一道漆黑的身影随着他嗅的动作,进入了他的身体。

重瞳!

面对着老家都让人端了的场面,重瞳迅速做出了自己的判断,孤身试险。

他要给项羽创造一线生机!

......

时间回到几分钟前,意识空间内。

**的疼痛是同步出现在灵魂身上的。

项羽的脸扭曲在一起,倒在地上,一阵痉挛。

重瞳倒是没有什么事,**疼痛只体现在操控**的灵魂身上,所以他现在安然无恙。

不过现在无恙,不代表以后没事,只要项羽的肉身死亡,他也就得跟着消散。

毕竟他现在还做不到独立存活。

重瞳看着地上的项羽,眉头深深皱起。

就现在而言,已经是死局了。

项羽身处在一片元首开发出来的小空间中,外人根本找不进来,而且就算找进来,也很难从元首手下将项羽救出。

“莫非,真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吗?”重瞳喃喃自语。

就在这时,他感受到了意识空间一阵震动,元首的手伸了进来。

他心头一动,将意识空间的流速比例调低,哪怕这样会给项羽带来更长时间的痛苦。

重瞳蹲下身子,附在项羽耳边,低语了几句。

然后他便义无反顾地走出了意识空间,低声道:“项羽,咱们能不能活,就全靠你了!”

......

时间回到现在。

元首小心翼翼地将手中的这块物质,塞进了一个玻璃瓶中,保存起来。

就在他刚要将手中的玻璃瓶放进自己的储物空间时,他竟突然觉得大脑一阵眩晕,眼前瞬间黑了起来。

然而元首的境界太过高深,眩晕只持续了一秒左右,他便已经清醒。

等他眼中恢复清明的时候,就看到一团明晃晃的银色物体。

一秒足以做很多事了。

足以让项羽提起身体中最后一丝力量,足以让他从星中将斗羽取出来,足以让他对元首进行豁命一击!

“噗嗤!”

“啊!”

斗羽的枪尖正正好好地刺穿了元首的眼球,两道血痕顺着眼眶流下。

项羽还想将枪继续推进,一举刺穿元首的大脑时,斗羽却停在了半空,不得寸进。

只见枪柄上,多出了一只手,稳稳地将斗羽攥死,使其无法动弹分毫。

若是刚开启隐绝孤神的状态下的项羽,在取得如此大好的时机下,定能将元首一击毙命。

可他现在的状态太差了,头颅还有心脏,始终在源源不断地流淌着鲜血。

天元拼命地想要修补他的身体,却始终是杯水车薪。

“你做得很好!”元首怒极反笑,一把将斗羽拔出,又一脚踹在项羽的小腹,想要将他踹飞出去。

可项羽回光返照般,竟侧身躲开了这一脚。

而后,他左拳右枪,朝着元首猛攻。

“噌噌!”

元首的速度极快,作为敏捷强化者的他,躲避这种层次的攻击,只是小意思。

他闪到了项羽的左侧,一把攥住了项羽的手腕,接着用力向上一折。

“咔嚓!”

项羽的整条左臂被对半折过,森森骨渣破肉而出。

可他却恍若未闻,身上剧烈的疼痛,已经将这微不足道的痛苦掩盖。

右臂一挥,斗羽继续捅出。

元首见状,想要接着躲避,可脑中熟悉的眩晕传来,使他躲避的方向发生了便宜。

“噗嗤!”

项羽连刺数千,在元首身上捅出好几个血洞,哗哗淌血。

元首被激怒了,如渊的气势再度在他身体中涌现。

他是刺客,收束气息,对敌人进行致命一击才是他应该做的事。

可他却两次在项羽面前释放自身的气势,显然已经动了真火。

随着气息涌现,重瞳再也不能干扰到元首,他已经被镇压,动弹不得。

元首的大脑重新恢复清明,但他怒意未减少,将手一招,鱼肠重新出现在他手中。

接着,鱼肠一挥,正好与还要继续攻向元首的斗羽相撞。

没有一丝声响的,斗羽的枪尖被鱼肠一把削断,远远地飞了出去,深深地嵌在地里。

项羽瞳孔一缩,他怎么也想不到,这把陪了他很长时间的,传说品质的武器,竟然会被削断!

元首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是在项羽的背后。

他没有一剑削掉项羽的脑袋,而是用力一挥,砍断了项羽的胳膊。

血液高高地喷溅,元首的脚终于正正好好地踹在项羽的后背。

然后他并没有乘胜追击,接着折磨项羽,而是呆在原地闭上双眼。

他当然知道自己体内进入了什么不该进去的东西,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将那东西留在体内,一举剿灭!

重瞳的状态可不比项羽好多少,毕竟他进入的是对方的体内,是对方的主场。

一波又一波凌厉的攻势向他袭来,他左闪右躲,却无法躲避迎面而来的攻击。

渐渐的,他的身体变得透明起来,与项羽一样,岌岌可危。

突然,重瞳觉得一股沛然的巨力席卷着他,一把将他排出元首体外。

他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见到两根手指将他夹住。

元首将重瞳放在自己眼前,仔细地观摩着,感叹道:

“一体两魂,我这个师哥还真是不一般啊。”

“还是,失败了吗...”重瞳怅然道,他没有挣扎,本身极致的冷静使他清晰地认识到,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无功的,反而会引起元首的不快,轻松将他灭杀。

他沉声开口,与元首闲聊起来:“你的师父,到底是谁?”

“想拖延时间吗?”元首发出一声冷笑,“不过告诉你也无妨,反正在这里也不会有人来救你了,因为想救你的人,根本找不到这个地方。”

重瞳的心沉了下来,不过他没有说话,仍是盯着元首,想要知道问题的答案。

元首捏着重瞳走到了项羽身前,指了下项羽后说道:“我的师父,就是......”

“是我!”

话未说完,就被一声爆喝粗暴的打断。

那道坚硬的影壁被人暴力破开,浓郁的墨绿色光芒闪烁,一个人高高飞在空中。

空中的禁空屏障对那人一点效果都没有。

被捏在手中的重瞳,和刚恢复一点精神和力气的项羽,同时把视线转移到那人的身上。

他们看到了,在一团浓郁的墨绿色光芒中,那个人的容貌。

他是,曾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