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最差反派 > 第024章 不要惹我

“云小姐,对么?”明安从怀中摸出香烟,不紧不慢地点上了一根,吐了个烟圈,淡淡道。

云禾却身子往后一缩,躲在了杨虚度身后。

明安将云禾的后躲看成了害怕,笑道:“别害怕,我们只是奉命前来接小姐去我家玩耍几天。”

云禾却只淡淡的一个字:“滚。”

这个‘滚’字将三人震得一愣,没曾想到这少女竟然如此彪悍。

明安脸色变冷,道:“云小姐恐怕对我们的到来有些误解……”他将烟灰弹了弹,道:“我们这一趟来,云小姐若是配合,咱们大家都好。云小姐若是不配合,抱歉,我们只好将你捉回去了。顺便告诉你一声,你那两个保镖已经被我给解决了。”

“原来你们是况家的人”云禾冷冷道。

明安笑道:“能嫁入况家是你的福气,也是云家的福气。你应该感谢井文少爷,这天下如此多的美女,他独独看上了你。”

“抱歉,我不喜欢那头猪,也请他别来打扰我。”云禾冷声回复。

明安道:“看来你喜欢吃罚酒。”说着,他挥了挥手,冲两个手下道:“将这小子扔到崖下去,将云小姐带走。”

两人冷冷一笑,开始缓缓走向杨虚度二人。

杨虚度见对方起了杀心,也就没了半分饶人的心思,笑道:“云禾,我将霸王枪落你家里了。否则,我会给你穿个冰糖葫芦玩儿。”

云禾自然知道杨虚度所言,哼道:“说的恁地恶心。”

杨虚度笑道:“《飞云决》第一重修完就会有暗劲修为,里面有一招叫做‘拨云见日’,你看好了……”说着,双手分开,蓦地冲向明安的两个手下。

二人才靠近杨虚度,却觉得眼前影子一晃,然后齐齐跌倒,飞出一丈之外,人事不知。

明安心头狂跳,不自禁地连连退出两丈之外,并迅速掏出了手枪,指向杨虚度。

杨虚度对明安的枪视若无睹,对云禾道:“看清楚了么?”

云禾哼道:“能看清楚才怪了,你的身法这么快。”

“好吧,”杨虚度叹口气,道:“咱们后面在慢慢教。”说罢,径直走向明安。

“噗。”

明安心中恐惧至极,对着杨虚度开了一枪。因为消声器的作用,手枪只发出了轻微的响声。

杨虚度身子一晃,又一闪,然后一脚踹在了明安的腰间。一丈多的距离,在旁人看来,也就只是一闪就已经到了。

明安重重地飞出一丈远,和先前那两人并没有区别。唯一不同的是,杨虚度没有将明安踹晕,因为他需要明安说话。

“噗噗噗!”

倒在地上的明安眼中充满了惊恐,手中的枪却不曾停歇,对杨虚度连开三枪。

杨虚度没再似先前那般闪躲,而是伸手连弹。空气中接连三声闷响,很显然,他将三颗子弹尽数击飞。

杨虚度轻轻一跃,落在了明安身前,伸出手,道:“给况老三接通电话,然后给我。”

此时的明安,浑身颤抖,眼神尽是恐惧,看着杨虚度,犹如看着从地狱里面走出来的魔王,“我……我……你……你……”

子弹可以弹飞么?

如果在片刻前谁这么给他说,他会直接给那人一枪。然而,现在,他亲眼看到了。明安已经感觉不到疼痛,巨大的恐惧让他觉得整个人飘荡在天空中。他对于手中的枪的熟悉程度,甚至盖过了他对自己身体的熟悉程度。以他的能力,只要看过一眼,即便让他转上数圈,他依旧能闭眼射中目标。

然而,他失手了!

第一枪让少年躲了过去,第二三四枪,那少年干脆直接伸手弹飞了子弹。

弹飞子弹!

这还是人么?

杨虚度蹲下身子,静静注视着明安,“我说的话你没有听见么?”

“不需要找他。”云禾走了过来,将手中的电话递给了杨虚度,那屏幕上显示着‘通话中’字样,而通话人是‘五爷爷’。

“老家伙,你倒是躲清闲去了,知道我这几天有多少麻烦么?”杨虚度提起电话,皱着眉头,道:“你把况老三的电话给我。”

对面之人正是云霄,闻言笑道:“怎么,保护你媳妇儿你还觉得委屈?”

杨虚度哼道:“你就不怕我监守自盗,将云禾吃了?”话音才落,腰间已经传来肌肉被拧紧的感觉。显然,云禾有些羞怒。

云霄哈哈大笑,“那可正好。”

云禾更羞,恼怒道:“五爷爷。”

杨虚度道:“你将况老三的电话给我。”

云霄道:“我可没有那老棺材的电话,他家小子况风云的电话你要不?”

杨虚度道:“小瘪三的电话就算了吧。”然后直接掐断了电话,接着,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接通了另一个电话。

“少主。”少时,电话接通,那边传来了菜戎的声音。

杨虚度道:“况老三你应该认识吧?”

菜戎暴怒道:“他惹了少主么?我干他全家。”

杨虚度静静道:“你怎么处理是你的事,但你至少要告诉他,不要来惹我。”

菜戎恭声道:“是。”

杨虚度直接掐断了电话,然后盯着明安,道:“你看,你的作用已经没了。”接着,他对云禾道:“你带山包先回屋里,我一会回来。”

“好。”云禾乖巧地应了一声,然后一脚踢在山包的屁股上,“走啦。你是好狗,你还小,不要去看那些打打杀杀的事。”

杨虚度闻言哭笑不得,待身后石屋的门关上之后,他才盯着明安道:“你是自己动手,还是让我帮你?”

明安浑身发抖,颤声道:“大人,饶小人一命。”

杨虚度摇摇头,不再给他讨饶的机会,一掌拍在明安头顶。杀人者,人恒杀之。你既然要杀我,我也就不必客气。

“啪!”

明安头一歪,就此死去。

“当你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你就已经是死人了。”杨虚度淡淡一哂,然后站起身来,一脚踢出,脚下两个石子飞出,正正击中那另外两人头部。两人身子微微一颤,然后没了声息。

接着,他走向寨子的前坝子,那里还有一个况家的保镖。

此时,那人双眼冒着邪光,正在扒拉着云幻和云梦的衣衫,那大手已经伸到了衣衫里面。

云梦和云幻双眼紧闭,紧咬嘴唇,眼泪顺着脸颊滚落。二人已经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是什么,却也无力改变。

“嘿嘿,放心,我会很温柔的。”况家的保镖淫笑道。

回答他的不是云梦和云幻,而是一个来自车外的声音:

“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