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记忆终点 > 十三 奴隶

牛头人跨上了一辆造型夸张的机车,整个车身被改造成了骨架形态,车头大灯处则用张着嘴的骷髅装饰,粗大的车轮和高翘的车把无不彰显着驾驶者的霸道气场。还有部分“地狱嚎叫”的成员也骑上了自己的专属机车,属于帮派的中上层领导成员。他们扭转把手,顺时震耳欲聋的马达轰鸣声快要把不大的救济站震塌了。车后跟着一众小喽啰,他们无车可骑,却要人手扛着一箱合成食品,吸着尾气一路小跑跟在后边。

卡萝被一条锁链绑住了双手,锁链一端连接着一台机车,混在小喽啰中间跟在后边跑。科迪腿部受伤,连站立都不可能,可那群人毫无怜悯,准备将他拴在机车后一路拖行。吉恩大声喝止,他背起科迪,其他帮派成员倒也不阻止,只是把锁链套在了他的脖子上,推搡着让他别磨蹭掉队。

行了大概十几分钟,一行人进入了一座废弃的大型商场内,里边热闹非凡。男女老少无数人,或三四人一堆,或七八人一群,各占商场一片空间,有闲话聊天的,有喝酒打牌的,有轻推摇篮抚育婴儿的妇女,也有手拄拐杖步履蹒跚的老人,期间孩童相互追逐打闹,一派人间烟火气息。牛头人一脚踏入商场,所有人急忙放下手中活计,注目而立,就连顽皮的小孩子也赶紧无声的躲在了大人的身后。

在帮派众人的簇拥下,牛头人来到了商场顶层的一处开阔空间,此处地板全部是透明的高密度钢化玻璃做成,使他低头就能看见脚下的芸芸众生。空间中央处摆放着一张足够四人并排而坐的奢华皮质沙发,那便是牛头人的王座。牛头人后仰陷入沙发,一左一右已有两名妖娆女性钻入他怀中伺候。

“把那三人带过来!”牛头人左拥右抱两名美女时也没忘了发落吉恩他们。他又向身旁一帮众简单耳语几句,那人便急匆匆出去,不一会端着一盆炙热的炭火进来,上边放着一个烧得通红的烙铁。

吉恩刚到顶层,四个帮众野蛮的将科迪从他背上拽下来,然后一边两人反手押着吉恩来到牛头人面前。

“你做了老子的格斗战士,就是老子的财产了,老子给你盖个章!”牛头人粗声说道。

吉恩刚想反抗,已被身后一人猛踹漆关节后侧,“扑通”跪在地方,进而被死死摁住动弹不得。一人上前撕去吉恩的上衣,另一人将烙铁按在了他的背上,“嘶—嘶—”,吉恩疼的边叫边挣脱,那四人险些按不住他。五六秒后,烙铁才从吉恩背上拿开,吉恩已痛的浑身被汗浸透,背上出现了一个焦黑的骷髅状烫伤伤口。

“好了,把他们关进地下室。”牛头人挥了挥手,手下几人便将吉恩三人架了下去。

“一家两份食物,其余的都放进仓库里,谁敢多拿,老子剁了他的手!”随后众喽啰把刚从列车上搬下的一箱箱合成食品依次扛进了牛头人右手侧的房间中,出来的时候每人手里只拿着盒饭大小的两份食物。

“好了,都下去吧!”牛头人又一摆手,众喽啰散去,向着楼下各层自己的家走去。除去帮派成员的角色,他们也是在这个商场蛰居的众人的儿子,丈夫或父亲。这里每个家庭的生存都已经与“地狱嚎叫”深深绑定。

再看吉恩这边,三人被带入宽阔阴暗的地下室后,押送他们的人就停下脚步,只是将通往地上楼梯的门反锁便不再过问。吉恩和科迪因伤痛的一步也走不动,靠坐墙边。卡萝一人又往前走了走,发现还有很多人被关在这里,很多人的手臂上、大腿上、胸口处也都有和吉恩一样的烫伤印记。卡萝走上前去欲询问情况,这些人却纷纷退避散开,只是怯生生的看着她。卡萝多次尝试,换来的只是疏远,眼看伙伴忍受伤痛煎熬,自己却无能为力,卡萝一着急蹲在地上无助地哭了起来。

她这一哭,倒是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有几个胆大的人慢慢站得离她近些。又过了一会儿,终于一个瘦骨嶙峋的看上去十四五岁的少年用手轻轻推了推她的肩膀。卡萝看向他时,那孩子略显腼腆,也不说话,只是用手在空中比划着什么。他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后比了个“OK”的手势,又指了指嘴后摇了摇头。看样子是在表示自己能听懂别人的话,但是不能说话。

“我的朋友受伤了,我需要帮助。”卡萝哭着说道。男孩张开双手耸了耸肩,卡萝感觉他在问哪里,便指着身后的黑暗处,说:“他们在那儿。”

男孩又对着围观的几个人比划了一阵,之后几个男人便跟着男孩向卡萝所指黑暗处跑去,一会功夫吉恩和科迪被这几个人抬到了卡萝面前。看到卡萝几人并无恶意,一名衣衫褴褛的老人走上前来,问道:“姑娘,你需要什么帮助?”卡萝见终于有人肯帮助自己,一口气请求索要酒精、纱布、刀子、针线等医用品,老人动员大家都翻翻各自的家当,搜寻了半天也不过只有一个边缘锋利的玻璃片,一只针和一些粗线。

眼见也没条件挑剔,卡萝匆匆向众人道谢后,准备给科迪处理伤口,但看见科迪血肉模糊的大腿,双手止不住的发抖。此时吉恩也从烫伤中缓了过来,告诉卡萝他有处理枪伤的经验,科迪交给他处理。吉恩讨要了一些水洗了洗手,然后反复擦拭玻璃片和针,并在火上烧灼一会儿,算是做了消毒。

吉恩稍用力的拍打科迪的脸,“伙计,我现在要帮你取出弹片,会很疼,你要忍住。”科迪此时已有些意识模糊,却还是点了点头。吉恩又吩咐卡萝:“和他说话,分散他注意力。”卡萝也点了点头。

当科迪和卡萝都还未反应过来时,吉恩突然迅速用玻璃片划开伤口,科迪爆发出骇人的惨叫,吓得围观众人都连连后退。“快!帮我把伤口撑大!我要取子弹!”卡萝从惊恐中反应过来,连忙按照吉恩指示撑着伤口,而科迪的叫声更加凄厉。

“和他说说话,卡萝!”吉恩大喊道。

卡萝也崩溃地喊道:“别对我大吼大叫!我不知说什么!我受不了了!你快点!”

吉恩也没再难为卡萝,他一边用两只手指插进科迪的大腿肌肉里摸索着子弹,一边任凭科迪的叫喊却自顾自地说:“嗨,你这家伙,趁现在能叫就叫吧。你出的馊主意,让我当什么格斗战士。等你好了,我要揍得你——”这时吉恩感到自己手指碰到了什么,用力一夹再果断一拔,科迪急促地“啊”的一声后,喘着粗气安静了下来。“叫不出来。”吉恩看了看双指夹着的弹片,也长吁了一口气。

之后伤口的缝合在无麻醉剂的情况下虽然也疼,但和刚才取弹片的程度比,显得就像蚊虫叮咬一般,科迪竟能看着自己的伤口缝合对吉恩谈笑风生:“我救了你们,你却要揍我。我略微知道这些帮派的规矩,你答应做他们的格斗战士,他们才可能不杀你。”

“什么是格斗战士?”吉恩认真地缝合伤口,随口问道。

“就是奴隶,和他们一样。”科迪指了指周围的众人,继续说道:“不过你不用像他们一样做苦役,但要为那帮杂种杀人取乐。”

“就像今天被打死的那个家伙吗?”

“那不过是找一只不知天高地厚的菜鸡试试你的能力。”科迪表情变得严肃起来,继续说道:“在遗忘地带,两个帮派如果有争执,会尽量避免你死我活的火并,双方约定各自出一个人进行较量,直到其中一人被杀死才算结束。输的一方便会向赢得一方做出让步,争执得到解决。后来成为一项血腥的娱乐运动,不一定帮派间有争议才进行,双方会以场上拼杀的人的生死进行赌博,生死较量的那个人就叫‘格斗战士’。”

“那个长着牛角的家伙说我每天要打三场,就是要杀三个人?”

科迪无奈的苦笑说道:“运气好的话,你至少每天需要杀三个人。”科迪突然一只手按在吉恩的肩膀上,意味深长地说:“吉恩,你要每天保持好运气,千万别被杀了。以后你遇到的都是其他帮派的职业格斗战士,他们从一开始就想着置你于死地,那时仁慈是最大的敌人。若像今天对付菜鸡那样犹豫,你铁定丧命的!”

“你这混蛋,我真想现在就揍你一顿。”吉恩盯着科迪眼睛愤愤说道,“缝好了!”他一掌“啪”地拍了下科迪的大腿,科迪疼的又是一阵龇牙咧嘴。

后来吉恩三人向关在地下室的其他众人道谢,从与他们的交流中得知,那个牛头人名叫“野牛比尔”,是“地狱嚎叫”的老大。他们这些人原本生活在遗忘地带的其他救济站附近,各个家庭都有成员参加当地帮派组织,这些帮派组织在与“地狱嚎叫”争夺地盘的战斗中失败,他们则被掳掠至此成为奴隶,日常工作就是像驴推磨一般推动巨大的发电机轮给整个大厦供电。野牛比尔嗜血残杀,经常对他们残暴施虐,那名最先帮助卡萝的少年就是因手脚太慢被野牛比尔生生割去了舌头。

吉恩三人陷入了迷茫,现在别说去找起义军,连是不是能活过明天都不知道。三人都沉默不语,加上今天经历太多事情,不一会就都睡着了。睡梦中吉恩看到了满桌丰盛的食物,名贵的红酒,衣着华丽的人们在装饰奢华的大厅偏偏起舞,他知道这不是他的生活,却又希望自己永远不要醒来,好让美梦一直做下去。

这一觉睡了很久,直到被人一觉踹醒,睡眼惺忪中只听见那人骂骂咧咧道:“赶紧起来吧,该你上场了!你要是死了有得是时间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