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刚落,钱忠明直接毫不客气,面带嘲讽地说道。

“陆风,不得不说你,你实在是太幼稚了!”

“这年头,出来社会打拼,你无论做什么东西,都必须要有关系,有后台帮你撑腰!”

其实,要是比拼关系,陆风还真的不输给钱忠明。

而且再加上陆风本来就恼火这个钱忠明,见他如此故意当面嘲讽他,终于也懒得给他面子,直接淡淡笑着回了一句。

“我幼稚不幼稚也不管你的事情吧!”

“我觉得钱公子你也没有必要这么跟我套近乎吧!”

陆风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他就是不愿意搭上钱忠明这根线!

钱忠明也跟陆风一样,本来也就在恼火着对方,看对方很是不爽,本来想在众人面前故意折损他几下,没想到陆风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与他作对!

想到这里,钱忠明心中的那团怒火顿时不受控制熊熊燃烧了起来,脸色耷拉下来,毫不客气地冲着陆风怒哄道。

“我呸,你一个小屁孩,懂什么东西?”

小屁孩,很显然,钱忠明根本就是瞧不起眼前的这个陆风。

这番话语使得陆风很是恼火,正想发作,周围的人已经感受到气氛不对,一个已经拉着钱忠明回去,而苏盈盈则是拉住陆风说道。

“陆风,你刚才喝了这么多的酒,想必你也尿急了吧。”

“你要不要先去上个厕所?”

苏盈盈这么一说,陆风的尿意顿时就来了。

出了包厢,陆风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

他打心底就很不喜欢范紫云她们公司聚会气氛,所以在里面有一种压抑的感觉。

等到整个人放轻松下来后,陆风便走进了洗手间。

洗手时,陆风眼角的余光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也来了这里。

见到陈柏原走进来,陆风不由得颇感意外。

还没等陆风开口,陈柏原先开口问道。

“哎,陆风兄弟,你怎么会在这里?”

陆风笑着解释了一句。

“我是陪同我的姐姐一起来参加她们公司的聚会。”

“先不跟你说这么多了,我先进去包厢了。”

陆风不想多说,便准备离开。

陈柏宇见状,突然拉住陆风。

“陆风,你在哪个包厢,我待会去找你们一起玩!”

见陈柏原要来,陆风一下子就慌了。

毕竟,他们包厢里呆会,会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不知道,可不能祸害了陈柏原。

好歹陈柏原也是陈老的外甥,万一陈老责怪下来,身为陈老的师弟,陆风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想到这里,陆风赶紧拒绝了陈柏原的提议。

“千万不要来,你的身份可不一般,可不能被别人认出来,你来这种地方,对你的名声也不是很好。”

听陆风这么一说,陈柏原也是一个聪明人,他知道陆风不是喜欢高调的人,也就不再勉强。

“那好吧,万一出了什么事,记得打个电话给我。”

陆风点点头,然后离开洗手间往包厢走。

……

包厢里,此刻的钱忠明用一个酒瓶指着范紫云大声骂道。

“不就是唱个歌而已嘛,你为什么要摆出这么大的架子!”

“你信不信老子一巴掌过去给你!”

眼看事情愈演愈烈,一旁的人急忙上前来拉住钱忠明。

“钱公子,你喝多了,你不要冲动啊!”

面对众人的劝说,钱忠明不但不听劝,还一把甩开了那拉住他的人,指着范紫云无比嚣张地破口骂道。

“我呸,老子才没有喝多!”

“范紫云,你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是什么女人啊,我想搞死你,那就是一个电话的事情!”

面对钱忠明的谩骂,范紫云很是憋屈。

没想到有朝一日,她居然会被别人骂成这样子!

本以为钱忠明喝醉酒,骂多几句就完事。

但是这家伙不但没有收敛,反倒是越骂越起劲。

而且谩骂的内容听得范紫云心中很是不爽。

想到这里,范紫云直接从桌子上端起一杯洋酒,想都没有想直接冲着钱忠明的脸就泼了过去。

只听“哗!”的一声。

钱忠明那张脸给那杯洋酒给泼了正着,头发上,眉毛上全都挂着洋酒的泡沫水珠,水珠顺着钱忠明的脸蛋一滴一滴滴在了钱忠明的衣服上。

这时,整个包厢顿时变得安静了下来。

一方面是众人没有想到钱忠明居然会自我嚣张到这等程度。

另外一方面也没想到范紫云的性子竟然这么刚烈,丝毫没有考虑过后果,直接拿酒泼向钱忠明的脸。

片刻后,只听“啪!”的一声,一道耳光声直接打破了包厢里的安静。

“臭女人,你看老子今天弄不弄死你!”

身为钱氏集团的少爷,钱忠明还是第一次被别人这样子对待,把酒泼到自己脸上,而且还敢扇自己一巴掌。自己长什么大,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羞辱。

这一切,全都是一个女人的所作所为!

话音刚落,钱忠明终于是忍无可忍了,直接伸手去抓过范紫云头发,一脸狰狞地骂道。

眼看二人即将打起来,包厢里的人见状就彻底慌了,急忙去拉钱忠明,身为范紫云的闺蜜,见闺蜜有难,此刻的苏盈盈可顾不上这么多,更是急忙去使劲掰开钱忠明的手。

钱忠明挣扎着甩开众人,一边指着范紫云兀自恨恨地骂道,一边拿出手机要拨打电话。

“我告诉你,老子今天没有喝醉,我现在就打电话叫人过来收拾你!”

而就在这个时候,包厢的门被推了开来,钻进来一个比较瘦小的脑袋,这脑袋的主人手中还拿着瓶酒。

可当这名男子把门一推开来的时候,看到这凌乱不堪的场面,一下子就有点傻眼了,而钱忠明看到他则是两眼一亮,冲着他说道。

“赵经理,你终于来了啊,你的员工拿酒泼我,这件事你看看怎么办?”

“是不是你们分公司的规章制度上面就是这样写着,手下可以顶撞打骂上司!”

来者正是范紫云她们公司的总经理——赵瑞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