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德言把事情说了一遍后,就让曲氏把菜热一热赶紧给苏正乾吃。

曲氏去了灶房,赵氏才说:“当家的,我这心里过意不去,当初二嫂家里没米下锅求到门口,我都没接济,今儿这事儿可让我下不来台了。”

“夏荷啊,你发现没有?苏老四不见了。”苏德言微微眯起了眼睛,意味深长的说:“苏家今时不同往日了,当初咱们不接济也没错,救急不救穷,别说咱们了,就是苏老大不也一怒之下带着妻儿去入赘老李家了?”

赵氏压低声音:“咋的?这么说苏老四出事儿了?”

“天作有雨,人作有祸,这话是一点儿不假,苏老四赌债欠了一屁股,媳妇儿也和离了,家都要散架子了对吧?你再看现在二嫂和以前一样吗?”苏德言问。

赵氏想了想:“好像不一样了,以前从她门前过,都能听到她骂天骂地的,好一段日子没听到了。”

“对,芸娘这次出事儿,我就看出来二嫂变了,原本咱们老苏家你们这一辈的媳妇儿里,二嫂是最聪明的,还以为二哥去了,她也糊涂了呢,现如今看啊,可不是这么回事,是想开了。”苏德言起身走了几步,听到孙子在灶房里叽叽喳喳的动静,听着都开心。

赵氏到底是心里过意不去,出声和苏德言商量要不要送点儿回礼过去。

苏德言摇头:“只是送点儿回礼可不够看,平日里过去多走动才是正经的,再看看吧,我今儿倒是看出来这吃喝的门道了。”

“啥门道?”赵氏问。

苏德言对赵氏说:“这菜,谁家也做不出来,就是青牛县最好的厨子都做不出来,兔肉常见,做法可没有,这调味料才是关键啊。”

赵氏也是个聪明的,立刻就明白了:“你是说,二嫂手里有宝贝!”

“对,所以你常走动,保不齐咱们就能跟着得了大好处,咱们俩啊,得为乾儿多存下点儿家业啊。”苏德言说。

这边,苏三郎是人逢喜事精神爽,高兴地和崔氏絮絮叨叨的说着私塾的事。

其他人也为老三高兴,但都飙着一股劲儿想要多赚钱,娘要那么大的一个宅子,不赚钱可不行,赚的少了都不行。

所以早睡早起多干活才是正经的。

陈瑜巴不得家里人赶紧都躺下,她也早早的躺下来,一头扎进了置换空间里去。

这次是彻夜不眠的奋战,把第二块地也开启了,从辣椒种到了大白菜,反复种,反复收,再摸索经验。

还真别说,这置换空间虽然无声无息的,但自有一套法则,陈瑜等着菜熟的时间到处溜了溜,捡了十几个鸡蛋回来,一个鸡蛋两个积分,空间自产自销不白拿。

至于这些东西置换之后去了哪里,陈瑜不知道,没有资料可查,反正就是回收了。

陈瑜中间还出来一趟,拿了几颗在山里捡到的人参种子进去。

挖了个坑把人参种子放进去,人参种子就被扔出来了,反复几次陈瑜不开心了,直接去置换,结果人参种子出现在了空间货架上,兑换积分三百一粒,必须要超级田才能种植。

陈瑜肉疼的想哭,赶紧去查看给一粒种子,空间给自己多少积分,二百九十八积分,好家伙,这置换空间还懂得薄利多销?

空间里没有日月,一直都是明亮的白天,陈瑜用竹筒喝水的时候,想到了酿酒。

虽说外面的世界不咋地,但主要农作物有大豆和高粱,不过高粱不叫高粱叫蜀黍,大豆不叫大豆叫菽,小麦叫稷,江山社稷的稷,稷也就是谷神,所以民间还有谷神不死的说法。

酿酒的话,高粱就最好,大豆可以榨油,再者自己手里这泉水甘甜的很,酿酒需要好水,水和高粱都有了,差的是酿酒的技术。

收了白菜土地升级了,陈瑜终于把麻椒树栽上了。

趁着这个功夫,陈瑜去了竹屋的书房,在书架上面寻找关于酿酒的书籍,酿酒历史悠久,早有记载,陈瑜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本齐民要术和梦溪笔谈的合订本,一看兑换价格,陈瑜差点儿没哭出来,一千积分,贵的离谱啊。

看着自己可怜巴巴的三百零四个积分,念念叨叨的劝自己:“知识就是力量,知识就是财富,知识就是无价之宝。”

把手里的几粒人参种子都捐出去了,总算是凑够了积分把书换出来。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陈瑜可不想再出现昨天的情景,书就放在空间里,怕拿出来惹祸,一个人退出了空间,睁开眼睛看着外面灰蒙蒙的天,感慨自己真是勤劳,种了一夜的菜!关键是还不累,贼上瘾!

眯了一会儿睡着了,等郑月娥端着鸡蛋水进来的时候,陈瑜打了个哈欠睁开眼睛。

“娘,趁热喝。”郑月娥把鸡蛋水放在炕边儿:“我今儿还放了点儿糖。”

陈瑜起身:“好几天没去看李老夫人了,李管家也没来接我,今儿再不来我就自己去一趟。”

“娘,让芸娘陪着去,这认了好亲得走动,我去准备点儿礼物带上。”郑月娥说。

陈瑜点了点头,下地洗漱后,对着鸡蛋水都打怵了。

鸡蛋水,鸡蛋打散后用热水冲开,功效补血、健脑,也能补充蛋白质,但同样也有弊端,这种冲开的鸡蛋并非全熟,容易造成细菌感染,也能造成肠胃负担引起消化不良。

可这是古代,你和谁说细菌去?再者食物相对贫乏的家,这鸡蛋是孩子们的孝顺之心,所以陈瑜也是左右为难。

想了想灵机一动,只喝了几小口就放在一边了。

郑月娥准备好了礼物,满脸喜色的进门来:“娘,你快去看看,咱们家芳菲和玉暖的衣服真好看。”眼神一晃看到没喝完的鸡蛋水,赶紧问:“咋了娘?不好喝?”

“天天喝,喝够了,明儿可别冲了,你别嫌弃,喝了吧。”陈瑜说。

郑月娥笑着端起来:“我不嫌弃娘,但这可是好东西不能糟蹋了,我给老三媳妇儿端过去。”

看着郑月娥的背影,陈瑜突然就明白了一个道理,你如何对人,别人就如何对你了,郑月娥的变化何尝不是折射出来原主和自己的不同呢?

勾了勾唇角出门,衣裙这个时候做好就太及时了,赚钱的路子谁能嫌弃多?出门往苏三郎的屋子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