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梦之漫心之幻 > 第十章精灵女王下

穆容雅同李晓栀扶起白佳恬进了地下室。

“小心点!”两人小心翼翼地将白佳恬扶到红色皮椅上坐好。

“殿下请现身吧!”穆容雅向李晓栀俯身行礼。

“啊……”

还没等到李晓栀反应过来,她就被一片白光包围全身,片刻,雪白花瓣纷飞,阿冥若扶袖现身。

“这是?”沙发上昏迷不醒的白衣女孩,引起了阿冥若的注意,她疑惑,这不是昨晚那个人类女孩。

“殿下,这是精灵女王爱诺的人类身份白佳恬。”穆容雅立马同她解释。

“原来如此。”

“参见殿下!”

阿冥若的话语刚一落下,两道白光闪现,金面男子和蓝面男子出现在她的面前,向她鞠躬行礼。

“你们怎么来了?”阿冥若问。

“是末将通知他们过来的,事关爱诺女王归来一事。”穆容雅再次向她解释。

“爱诺送我的黑玛瑙珍珠手链有了她苏醒的感应,所以才请大将军照应。”蓝面男子道来。

“如此甚好。”阿冥若点点头,转身走到另一把红色皮椅前坐下。

“大将军,星辰可还好?”金面男子看向穆容雅开口问道,不忘重要的事情。

“本宫已经同巫灵神约定,等消灭噩梦之源时,他再取走星辰的灵魂,她在圣殿恢复元气,已无大碍。”阿冥若替穆容雅先行开口。

“多谢殿下!”金面男子再次鞠躬行礼,只要星辰目前没事,等复苏梦之国后,他再想办法保全星辰的灵魂不被取走。

“圣殿比这里安全,你且放心。”蓝面男子听出了殿下的言外之意,拍了拍他的肩膀。

“有劳殿下即刻出手为佟芷取出黑暗之花。”穆容雅使用魔力唤出捆住佟芷的水晶球。

“你们先退一旁。”

“是。”

阿冥若抬手绕指,收回了淡淡蓝光的水晶球,圣洁的白色光圈照耀着佟芷全身,开始吸取她身体内黑暗之花的力量。

“殿下,为何之前星辰用梦泉池为佟芷祛除黑暗气息时,并没有发现她任何黑暗之花的迹象?花姬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骗过了我和星辰。”穆容雅看见丝丝黑气之力渐渐从佟芷体内溢出,不明所以。

“梦之国有一种圣草可以掩盖任何气息,此草名为藏灵息,十分罕见万分珍贵,仅此三株,皇家圣殿里有一株,爱诺女王有一株,最后一株是在万梦阁主人梦姬手里,本宫也不清楚花姬是怎么得来。”阿冥若细细道来,她使用银月雨滴的圣光才感应到一丝藏灵息圣草的圣洁气息。

“我等竟全然不知,从未听过。”穆容雅自叹一声孤陋寡闻,是她自己见识浅薄了。

“难道这梦姬和花姬有什么牵连?”金面男子猜想道。

“梦姬虽是万梦阁之主,但她最爱收藏世间各种奇珍异宝,像藏灵息这等极为罕见之物,又怎会轻易借给或赠予他人。”穆容雅直接打消了对方的猜想,她与梦姬是故交怎会不知她为人处世。

“你们不知,梦姬与我们的大将军自小是玩伴。”阿冥若秀眉舒展,哑然一笑。

“原来将军还有这层关系。”听殿下一言,金面男子如梦初醒。

“千年前的大战,不知她身在何处。”如今时过境迁,穆容雅记忆犹存。

“殿下既然已抓得花姬,从她口中探知一番,可见明了。”一旁默不作声的蓝面男子声轻语淡,一语道破。“是本宫糊涂了。”阿冥若有些啼笑皆非,她竟一时忘却了。

随着时间的一秒一分流逝,黑暗之花被圣光从佟芷的身体里尽数吸出。

“黑暗之花已被本宫取出,雪修你先送这名少女好生安歇,给她服下一颗复元丹即刻。”阿冥若玉指收回,圣光消失,黑暗之花瞬间粉碎,佟芷缓缓落下,跪坐在地。

“等你回来,再处置花姬。”阿冥若看了一眼穆容雅又稍作补充道。

“末将去去便回。”穆容雅走到佟芷身边双手抱起她转身一道白光消失不见。

“爱诺女王什么时候醒来,可有暗示?”阿冥若看向两人。

“不出意外,就在今晚。”蓝面男子如实回答。

“好,本宫要从花姬口中得知藏灵息的下落。”阿冥若双眸轻掩,胸前的银月雨滴光泽一亮,被白色光圈束缚双膝跪地的花姬立马出现。

“花姬,有一件事你必须告诉本宫?”阿冥若清冷的声音花姬耳边悠然响起,冷冽的目光,如冰一样寒彻入骨。

“我一个将死之人还有什么利用价值,公主殿下想知道什么?”花姬哑然讥笑,冷嘲热讽道。

“圣草藏灵息,本宫忽然觉得肩酸。”面对花姬的讽刺阿冥若不怒反笑。

一旁的蓝面男子立即给身边的金面男子使了一个眼神,让他上前为殿下揉肩。

“公主殿下竟也知藏灵息?”

花姬眯起了双眼,面前这个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什么都不懂的公主殿下竟然还知道圣草藏灵息,藏的如此之深,原来自己才是那个井底之蛙。

“本宫虽然贪图玩乐,可作为梦之国未来的君主,又岂能儿戏。”阿冥若轻蔑一笑,笑她不仅愚蠢还无知。

“公主殿下是想知道我为何能动用藏灵息吧。”花姬冷声一笑。

“你废话如此之多,我还有另一种更好的方式适合你知无不言。”蓝面男子冷淡的语厉含着一丝杀意,如一把待命的刀剑蓄势待发。

“也不怕告诉公主殿下,除了梦之国和精灵女王各有一株,万梦阁的梦姬也有一株,一向视奇珍异宝如命的梦姬却将这世间最后一株藏灵息赠送给了王子帝罗。”感受到身后一阵杀气,花姬被迫妥协道出。

“这么一说,你们王子殿下还是一号风流人物。”

明了所以的阿冥若似笑非笑,她势必夺得王子帝罗手上的藏灵息,这对她是一把若隐若现的暗箭利刃。“你又怎知是非如此,莫不是你胡言乱语,故意编造谎骗殿下。”蓝面男子目光一寒,半信半疑。

“我如今已是你们的阶下囚,何须如此,这是我无意之间听万梦阁的人言论方才得知。”

花姬只觉背后一凉,一把玲珑剔透的细长锋利的长剑直接抵在了她的喉咙前,令她心头一颤汗冷直竖不敢有一丝谎言欺骗。

“本宫有些口渴,很是想念无忧茶。”

阿冥若抬指轻摆示意蓝面男子收起他的长剑,一团白光将花姬收了起来。

“请殿下稍等片刻。”蓝面男子说完,立即消失,为阿冥若泡茶去了。

“殿下好些了吗?”替阿冥若按摩着香肩的金面男子怕殿下有任何不适之处,关心开口。

“你这手法是从哪儿学来的,本宫从来不知。”阿冥若舒适地点点头,她沉睡了上千年,这身子骨都快腐朽了。

“晓栀经常闹着腰酸背疼,我便找师傅学了给她捶背按摩。”

一说起晓栀,金面男子的话语里全是对妹妹的宠溺呵护之意。

“本宫觉得,另一个自己非常可爱,看着傻乎乎的天真无邪,难怪你会如此喜欢她。”阿冥若第一次见到人类身份的自己时,觉得她纯真无邪很可爱,跟年少的自己如此想像。

“被殿下看出来了。”金面男子微微一笑。

“你的温柔除了星辰便是晓栀了吧。”阿冥若一语道破金面男子的心意。

“殿下还是当年的那个小丫头呀。”被说中心思的金面男子坦然笑言。

“人类世界是怎样的呢?”从苏醒以来,她还没怎么看过人类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突然有些好奇的问。

“殿下以后见了就会明白。”金面男子也不知如何向她形容人类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如今大势未定,本宫不能再坐以待毙,与其东躲西藏,倒不如主动出击。”阿冥若思绪着找一个绝佳时机引蛇出洞,夺回圣草藏灵息取下敌方头领首级。

“望殿下做好万全之策,我等随时候命。”金面男子一脸郑重严肃的说道。

“殿下请用茶。”一盏茶的功夫,蓝面男子端茶水出现,来到阿冥若的跟前,身子微俯将茶呈上。

“你何时变得拘礼起来?”阿冥若有些不悦地端起托盘里的蓝水晶茶杯,同他严词肃然。

“君臣之礼不可逾越,即使我等身为殿下的守护圣使也必须遵君守礼。”金面男子连忙打圆场。

“你们呀!就不能像个常人一般!”阿冥若抿了一口无忧茶,叹了一声气。

“殿下,我等并不是常人。”蓝面男子将茶水放在一旁的小方桌上,淡淡开口。

“殿下,这可是还是从前的无忧茶?”金面男子借茶转移话题,不能这么尴尬。

“味道是跟以前一模一样,只是物是人非。”只可惜她再也尝不出无忧茶的无忧之处了。

“殿下,末将已经安顿好一切。”白光闪现,穆容雅的很快出现在大家面前。

“你回来了,雪修。”阿冥若点点头。

“爱诺!”片刻,蓝面男子左手腕上的黑玛瑙珍珠手链忽闪光亮,渐渐愈发强烈。

“殿下快看。”

金面男人目光一转,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大家随着他的视线望去——绿色亮光托起白佳恬的身体将她团团包裹了起来,片片绿色叶舟涌现浮出于她周身。

“爱诺女王这是要苏醒了。”穆容雅见此叶流景象正是精灵女王出现的一惯专属作风。

“孤,将再次沉睡在此苏醒,时机已经成熟。”光亮消失,叶舟盎然。

精灵女王爱诺睁开墨绿的明眸,朱唇含笑,旁分刘海垂于耳侧。

双耳的银叶流苏光泽莹亮,秀美柔顺的墨发用一根绿宝石白玉发带束于身后,垂落在胸前的长发微微飘荡。脖颈上的银铃项圈刻着精致的叶纹,雪白里衣外披墨绿银叶短袖长炮,墨莲白纱长绫轻轻上扬,白玉腰带下的银白墨梅蔽膝精致典雅。

“诸位好久不见!”

“见过女王!”

“阿冥若,你终于苏醒了。”爱诺女王看向阿冥若莞尔而笑。精致小巧的面容秀美绝丽,一双素手藏于宽大的袖间,端庄高贵。

周身飘浮着的叶流在她落地的一瞬,消失隐匿。

“女王陛下,本宫等你很久了。”阿冥若放下手里的白玉茶杯,立刻起身走上前去,展颜一笑,清冷的声音多了一抹温柔。

“孤也是。”爱诺女王一醒来就看见风华更胜昔日的阿冥若,她心里已是万分高兴,波澜起伏。

“物归原主。”蓝面男子用魔力将爱诺女王的手链送还她手上。

“怎么不见大祭师?”感到手腕的一丝重量,爱诺向蓝面男子点点头,想起星辰问。

“星辰元气大伤,本宫让她在圣殿里休整。”阿冥若一笔带过。

“冥之国那边已经发现你苏醒了?”爱诺眉目一蹙,接下来是有一场硬仗要打呀。

“嗯。”阿冥若点点头。

“你作何打算?”爱诺问。

“跟本宫先离开这里,你们也都跟上。”阿冥若拉起爱诺转身消失不见,三人见状立即跟上。

出了地下室,阿冥若四人坐在院子里喝着无忧茶赏着夜空中明亮耀眼的繁星点点。

“本宫要亲自会会王子帝罗,藏灵息本宫势在必得,圣草落在敌方手里对梦之国很不利。”阿冥若抿了一口,严词其声。

“你可想好对策?”爱诺一听她要冒险,眉头紧皱,这可不是儿戏。

“本宫自有打算,接下来,大将军继续寻找圣兽的下落,至于女王陛下就帮助玫瑰精灵恢复其身。”阿冥若看了一眼穆容雅道。

“玫瑰精灵如何了?”爱诺疑问。

“女王,玫瑰精灵被黑暗控制,末将已经将她擒获。”穆容雅从身后拿出一颗水晶球放在爱诺的面前。

“多谢大将军出手。”爱诺看了一眼,收起水晶球藏于袖里。

“殿下,你当真要去?”金面男子很担心,殿下是在拿自身安危做赌注。

“有你们为本宫护驾,无须担心。”阿冥若信誓旦旦的看着大家道,没有绝对把握她怎敢独闯狼窝。

“我相信殿下的任何决定。”蓝面男子给予绝对支持,殿下断然不会轻易涉险,除非有绝对把握,他相信殿下。

“末将也尊重殿下做出的任何决定。”穆容雅也坚定支持道。

“我定护殿下周全。”金面男子还是支持阿冥若的决定,他保护她即可。

“孤会陪同你们殿下一道去,以防万一。”爱诺考虑了片刻道,让诸位大可放心。

“女王陛下对本宫如此不放心,一点信心都没有?”阿冥若忽然一笑,看着她打趣。

“孤有藏灵息,可以隐去自身气息,必要打他个措手不及。”爱诺端起无忧茶抿了一口,微微一笑。

“呵呵,女王自有妙计,本宫亦可放心了。”阿冥若一脸本宫懂你的意思,轻笑出声。

“对了,殿下,末将打算交晓栀学习简单的咒术和使用阿冥扇,您看此事如何?”穆容雅端起滚烫的茶水轻轻吹了吹,征求阿冥若的意见。

“一切按将军的意思办,本宫不在她遇到还能自保。”

阿冥若将手中的清茶一饮而尽,一口同意。

“我还是希望殿下能指导晓栀成长。”金面男子给阿冥若添上茶水道。

“必要时,本宫自会打开与她的神识,进行指导。”

“如此一来,末将不在她身边之时,也有殿下照应。”穆容雅抿了一口,缓缓说道。

“花姬,本宫就交由大将军随意处置,也算是给雪林军队一个交代。”阿冥若从左手的衣袖里拿出一个白色圆形雕花锦盒放执桌上。

“谢殿下!”穆容看了看锦盒,过了片刻,施展魔力将它收起。

“看来,你们是做好了准备。”爱诺微笑道。

“这个自然。”阿冥若点点头道,不做准备何须逞匹夫之勇呢。

“我们要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穆容雅笑着一饮而尽。

“还有一事需要大将军做,用本宫的雪令号召已逃散四处的贵族良将,夺回梦之国没有一兵一卒万万不行的。”说着阿冥若从袖中拿出一面白光闪烁的雪花令牌交给穆容雅。

“末将领命。”接过雪花令,穆容雅点点头。

“时辰也不早了,孤得恢复人类之身先行离去。”爱诺想起她还有白佳恬这个身份,起身看了看阿冥若同大家说道。

“本宫也忘了,那你就先回去,有事随时联络。”阿冥若向点点头道。

“女王路上小心。”

“孤会通过佳恬与大家联络。”爱诺拂袖消失。

“原来,人间的星辰也是如此灿烂明耀,一点也不比梦之世界里的差。”阿冥若站起身来踏前两步,抬眸遥望星空的深邃和它的寂寞之美。

“殿下往后会看见更多人间的绚丽美景。”金面男子为自己添上茶,轻声开口。

从花姬的口中得知,梦姬将最后一株藏灵息圣草赠送给了王子帝罗时,她的左胸口忽然涌起一丝心痛和一丝悲伤,这种异样的感觉究竟是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