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再小也是肉。

尤其是这蚊子还是史前猛犸巨蚊的那种。

一瞬间,想到这一点陈汉卿瞬间觉得自己舒服多了。

五千两石钱。

一万两也是钱。

从这一万两里面拿出一半给萧火火置办修行所需的东西,也足够萧火火消耗一段时间了。

没准以萧火火的天赋,在消耗这五千两白银置办回来的资源后,还能顺利踏入筑基初期。

到时候,他青云观可就不仅仅只是不入流宗门了。

而是真正的踏入十品的宗门。

一旦踏入十品宗门就有资格从大周宗门管理司领取少量的修行资源。

虽然不是很多,但是也比现在只有最基础的救济粮要强。

接下来,陈汉卿带着萧火火简单的参拜了一下青云观历代祖师爷的排位之后,就将萧火火安置在了青云殿旁边的一个偏殿里面。

倒不是他为了省事,而是青云观实在没地方住了。

整个青云观除了青云殿还有陈汉卿住的那个草庐还能勉强遮风挡雨之外,别的地方基本上就是水帘洞。

不!

那是瀑布!

一到下雨天,直接灌的那种…….

“明天下山一趟吧,顺便看看烟雨楼里有没有基础的功法典籍搞点回来。”

看着已经在青云观偏殿住下来的萧火火,陈汉卿皱眉自语,暗自嘀咕一句。

以前没钱,实在没能力置办这些。

现在拿了萧火火一万两白银向着下山去买一两本回来。

总不能拿了人家的钱不办事。

这一点陈汉卿心底也过意不去。

而且一直嘴炮吧,也不是个事情。

保不准哪天就露馅了。

这就很尴尬了。

同时还有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就是尽早将萧火火的信息送到大周宗门管理司。

虽然萧火火是签下了弟子入门申请书,但那是直接飞回大周帝都的宗门管理司总部,可不是回归他们兖州的宗门管理司的分部。

等总部传来消息到兖州分部,他青云观没准都被那帮宗门管理司的人才给推平了。

所以为了避免悲剧发生。

他陈汉卿还是要亲自去一趟兖州的宗门管理司递交萧火火的详细家世和来历才行。

“嗯?”

想起要是兖州宗门管理司,陈汉卿脚步忽然一顿,不由得伸手将已经收好的弟子入门申请书展开又看了一眼。

除了几乎统一的格式之外。

在这个入门弟子申请书的右下角有着三个歪七扭八,如同毛毛虫在爬一样的大字。

绕是以陈汉卿九年义务教育漏网之鱼的学识,看到这几个歪七扭八的大字眉头也是微微一皱。

揉了揉眼睛,又是仔细看了一眼之后。

这才总算艰难的辨别出。

这几个大字。

正是萧火火三个字!

“姓萧,叫萧火火?”

“这名字咋有点熟悉?”

“卧槽,退婚流?”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一瞬间,陈汉卿看到这几个大字之后有些懵逼了。

“不会吧?”

看了一眼手上的弟子入门申请书上的几个大字,又看了一眼不远处依旧沉浸在参悟之中的萧火火。

陈汉卿一瞬间,感觉自己有些蒙。

他穿越的就是一个仙侠世界,咋就出现这个名字了?

“难道是巧合?”

陈汉卿有些咂舌,望向萧火火的眼神中更带着一丝古怪。

但转念一想,陈汉卿又放弃了这个想法。

就是在前世,蓝星,大夏十几亿人口里面,重名的也一抓一大把。

“陈汉卿啊陈汉卿,你不是修仙修的神叨了,不就是重名,怎么可能的一样的呢?”

“一个玩火,一个玩剑,咋都不一样啊”

摇了摇头,将脑海里面的思绪甩了出去,陈汉卿离开了青云殿,向着青云山后崖走去。

“唉,我虽告诉了先师我是来自青州萧家,但却并没有告诉仙师我的未婚妻纳兰已经考入了天河学院,以纳兰家的心性怕是不会留下我,也不知会不会给仙师带来麻烦。”

萧火火轻叹一声,清澈如水的眸子里面带着一丝犹豫,更带着几分纠结。

据他所知,他的未婚妻纳兰嫣儿拜入的是天河学院里面一名渡劫期大修士的门下。

而那名渡劫期大修士的门下皆是女弟子,好像修炼的功法也是刹女一脉。

这一脉的修者必须保持处子之身,否则元阴外泄的话,必然前功尽弃。

据说那名渡劫期的大修士就是一名三千年的老处女。

单从这一点容不得萧火火不多想。

片刻之后,萧火火嘴角又是一抽,拍了拍脑门摇头苦笑一声。

“以师尊的修为又岂会惧怕区区渡劫期的女修?萧火火你在想什么?”

虽然他不知道陈汉卿的真实修为是什么,也看不透,但是仅凭陈汉卿周身之间浓郁出尘之气,以及那随手传授他的那一剑就超越了他萧火火平生所见的绝大多数剑道宗师。

虽然他除了乾虚子之外也没见过其他的剑道宗师,但是本能的直觉告诉他。

只要陈汉卿在那都不是事!

区区渡劫期修士,抬手可灭!

“阿欠!”

青云山后崖,已经收拾好行囊,躺在床上准备明早天一亮就出发的陈汉卿没有来的打了一个喷嚏。

“谁在念叨我,烦不烦òᆺó”

揉了揉鼻涕,陈汉卿翻身转向另外一边,倒头就要睡去。

但是不知道为何,这一声喷嚏之后。

陈汉卿躺在床上睡了半天之后,也睡不着,一点困意都没有了。

脑海里面不由得浮现了,白天萧火火在他面前练剑的场景。

每一招,每一式都极其清晰。

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以前青云老道教他练剑的时候都是。

“师傅,这一次是啥啊?”

“师傅,你再施展一次呗,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师傅,能不能慢点,我记不住。”

“师傅,师傅,你刚才那一剑是往左边刺还是右边?”

“师傅,师傅,师傅你咋不说话了?”

……

一遍又一遍,给青云老道折磨的头皮发麻,不管青云老道一式剑招教了他多少次,他都压根记不住。

倒不是不想记,而是真的啥都记不住。

一转眼就忘了。

但是现在不一样。

萧火火仅仅只是在他面前施展一次,他就全部记住了,而且极其清晰,就连出剑的角度都记得一清二楚,闭上眼仿佛萧火火就在他面前练剑一样。

“难道我的金手指到账了?”

陈汉卿眨巴着嘴,自顾的嘀咕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