唢呐一响,唱起来,十里红妆总相抬,二位新人一端酒,亲戚朋友等上菜。走的走抬的抬,后面跟着一片红,吹得吹闹的闹,锣鼓喧天真是好,喜气真是四处来。

忽而烈面对着新婚人和祝贺者,毛傲冰在他的右侧,白善诺在左侧,他有些尴尬的扯了扯脖子上的大红花,接收者周围人善意的笑声。

紧张万分的他开始早已经熬夜演练无数次的宣读:“天道啊,我们来到你的面前,目睹祝福这对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男女。照天道旨意,二人合为一体,恭行婚礼终身偕老,地久天长; 从此共喜走天路,互爱,互助,互教,互信;三清赐福盈门;使夫妇均沾洪恩;准提接引感化;敬爱救天道;一生一世天道前颂扬。”

“咳咳,在婚约即将缔成时,若有任何阻碍他们结合的事实,请马上提出,或永远保持缄默。”

一边的顾行和苏木以及其他许许多多的男修士都准备站起来反对,但是看到了周围的那些女修士饱含杀气的目光,只能闷闷的坐了回来。他们倒是很想不管不顾的爱一次,但是面对着各自的师傅饱含深意的目光,他们还是决定老实一点。

忽而烈接着说: “我命令你们在天道的面前,坦白任何阻碍你们结合的理由。”

然后忽而烈对毛傲冰说:“毛傲冰,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毛傲冰回答:“ 我愿意。”

忽而烈又问白善诺:“白善诺,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白善诺回答: “ 我愿意。”

忽而烈对众人说:“ 你们是否都愿意为他们的结婚誓言做证?”

包括孙菁菁,孙无极,四位厨师,任红衣以及所有的青阳门的修士齐声回答: “愿意。”

忽而烈:“ 谁把毛傲冰嫁给了白善诺?”

毛傲冰出去外面镇守多年的的父亲出现说到: “她自愿嫁给他,带着父母的祝福。”

白善诺面对毛傲冰拉起她的右手,说道:“我以天道的名义,郑重发誓:接受你成为我的妻子,从今日起,不论祸福,贵贱,疾病还是健康,都爱你,珍视你,直至死亡。”

他们放下手,然后毛傲冰举起白善诺的手照着白善诺写给他的剧本说道:“我以天道的名义,郑重发誓:接受你成为我的丈夫,从今日起,不论祸福,贵贱,疾病还是健康,都爱你,珍视你,直至死亡。”

他们放下手。祝福与交换婚戒

忽而烈对戒指企求天道赐福:“天道啊,戒指将代表他们发出的誓言的约束。”

包括孙菁菁,孙无极,四位厨师,任红衣以及所有的青阳门的修士齐声颂道:“愿天道祝福你们。”

白善诺将戒指带在毛傲冰的左手无名指上,并说:“我给你这枚代表爱的象征的戒指,以天道的名义,给你我的一切。”

毛傲冰将戒指带在白善诺的左手无名指上,并说:“我给你这枚代表爱的象征的戒指,以天道的名义,给你我的一切。”

然后忽而烈拉起毛傲冰和白善诺的右手,说:“毛傲冰白善诺互相发誓毕接受了戒指。我以天道的名义宣布你们结为夫妇。天道将你们结合在一起,任何人不得拆散。”

包括孙菁菁,孙无极,四位厨师,任红衣以及所有的青阳门的修士齐声颂道:“愿天道祝福你们。”

忽而烈说:“毛傲冰,白善诺,我已见证你们互相发誓爱对方,我感到万分喜悦向在坐各位宣布你们为夫妇,现在白善诺可以吻毛傲冰了。”

山呼海啸的一般的声音涌来,但是这吓不到白善诺,他上前两步,捧起了毛傲冰的脑袋,然后就低下头,印了上去。

今天,是他主动的时候了。

就在这个世界第一次出现了西式婚礼的时候,毛傲冰正轻轻地掐起来白善诺腰间的一小块软肉,开始缓慢的旋转。

“这就是你说的,这个世界从来没有过的婚礼?虽然仪式看上去乖乖的,忽而烈的这个司仪当的也不称职,但是我还是很感激你为了付出了这么多的心血,这些东西要是真的是你自己想出来的话,你真的是一个合格的丈夫。”

“我只是一个孤苦伶仃的被抛弃的孩子,没有那么的荣华富贵,锦衣玉食,修炼的天赋也远远的不如你,跟了我以后,你可能就要每天都跟我吃粗茶淡饭了。但是我很庆幸在我的脑子里面装着很多这个世界从来没有人想过的东西,如果你愿意,我会让你每天都活在浪漫里面,而这,也是我的荣幸。”

毛傲冰听完,掐起来的软肉虽然没有放下,但是力度已经明显减小了很多,很明显,她对白善诺的这一套说辞很是满意。

“勉勉强强算你过关了,我很愿意和你一起分享那些浪漫的过程,再说了,和你在一起吃的也不是什么粗茶淡饭,当我第一次吃到你做的竹笋汤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很中意你啊。”

“没有想到我家的娘子竟然还是一个小吃货,本以为我能娶到你是因为幸运,但是却没有想到我能娶到你是因为我做的饭足够好吃。”

“美得你,还小吃货,没什么幸运不幸运,越努力的人越幸运,以后给我好好努力,我们家的家教很严的,小心我父亲每顿饭都不让你吃。”

“得令,我一定会用我的厨艺把老丈人的胃牢牢地抓住,这样你们一家子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里。”

-------------------------------------

是夜

-------------------------------------

“娘子,夜已深陈,我们,熄灯吧!”

“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