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神明之劫 > 第四十一章 收徒

沈秋白看着燕儿发自内心的笑容,也跟着露出了笑容。

二人四目相对,相视一笑,过了片刻,沈秋白仿佛想起了什么,朝燕儿问道:“燕儿,你是哪里人?”

“我?……”燕儿听到沈秋白问她这个问题,瞬间感到了一丝迷茫,她是哪里人似乎她自己都忘了。

与其说是忘了,倒不如说是对如今的世界模样感到了迷茫,因为她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啊。

“我忘了我是哪里人了,我只记得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小山村里,而那时村子遭到了骑兵屠杀,我父亲带着我逃离了村子。”

“然而我父亲带着我逃跑途中,天空好像出现了一个破洞,那个破洞瞬间扩大,直到目光所致皆为黑暗。”

“那个时候,天空传来一阵强大的吸力,我父亲和我都无法抵抗,被吸了进去,然后昏迷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城里的一个破屋里面,之后我父亲大病,就有了之前大街上的一幕。”燕儿想了想,朝沈秋白说道。

“嘶?”沈秋白听完就陷入沉思,骑兵?天空上的破洞?启玄星何时有过骑兵?天空上又何时有过破洞?

一时间,燕儿的来历成了一个谜团,而且似乎是一个无法解开的谜团。

“你以后有什么想法吗?”沈秋白朝燕儿问道,一时间想不通这个就换一个问题。

燕儿的来历不重要,毕竟他自己的来历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师兄杨潇的真实身份他也不知道,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我……我已经没有家人了,我想跟着秋白哥!”燕儿低下头,脸色更加红了。

沈秋白轻笑一声,右手轻轻放在燕儿头上,抚摸了几下,说道:“随你,如果你哪天想离开,跟我说一声就行!”

“我……我不会离开秋白哥的,我也要像秋白哥一样强,这……这样我才能报恩!”燕儿抬起头,渴望,感恩,激动的神色一时间交杂在一起浮现在她的容颜之上。

“报恩就算了,你好好过完自己的一生就算报恩了!”沈秋白朝燕儿笑着说道,他救人不在乎他人是否回报。

“秋白哥的大恩我一定会报的!”燕儿坚定的说道,小小玉手微微握紧,雪白的皮肤透漏着一丝血色。

“好!”沈秋白右手拍在桌子上,对着燕儿说道:“给你介绍一个人!”

“出来吧!”

沈秋白嘴角念着,识海之中的金色圆点瞬间释放出无数金色蛛网,覆盖了沈秋白的整个识海。

双眸的金色更加深邃,一股神明光辉浮现在沈秋白的身上,沈秋白突然嚎叫一声,身体突然扭曲起来。

但不过片刻时间便恢复原样,此时的沈秋白跟之前一样,仿佛变了一个人。

人的模样,神明的气息。

“你好,重新认识一下,我叫阳恒!”‘沈秋白’微微一笑,朝燕儿伸出右手。

“这……这是怎么回事?”燕儿疑惑道,突然之间沈秋白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变得她十分陌生。

“我只是这小子身体里面的一道神识而已,不用这么惊讶。”阳恒借助沈秋白的身体说道。

“那秋白哥呢?”燕儿,紧张的说道,颤抖的手指指向沈秋白。

“他一直都在,我们的对话他能听到!”阳恒解释道。

燕儿轻轻点头,脸上的警惕和疑惑减少了几分。

“今天我出来见你主要是为了一件事,你知道吗?”阳恒神秘的说道,眉毛微挑。

“不知道!”燕儿疑惑的摇了摇头,身子悄悄的往椅子深处靠了靠。

这一幕自然被阳恒看在眼里,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毕竟和一个陌生人说话,警惕是要有的,万一阳恒和那王衡一样是个人渣呢?

“你刚才说了,你要报这小子的恩,对吧?”阳恒问道。

“嗯!”燕儿点了点头,眼中的坚毅之色经久不衰。

“这小子虽然人勉强,但天赋相当不错,不然我也不会选他!”

阳恒嘴角说着,身体不自觉的挺直,摆出一副高尚模样。

“正因为他天赋强,所以他的实力会增长的很快,而你不过一届凡人,想要报他的恩,这辈子我估计没有可能!”

阳恒说着,双眼微眯,目光瞟向燕儿的妖孽容颜。

“这……这怎么办?”燕儿顿时有些着急,她不是那种有恩不报之人,听到阳恒的话,自然着急起来。

“还有一个办法!”阳恒看到燕儿的反应,很是满意,摇手指向自己。

“办法是你?”燕儿面露疑惑之色。

“他是我带出来的,你想要报他的恩,完全可以拜我为师啊!”阳恒站起身,微微整理了一下衣袖,装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出来。

“我……我真的可以吗?”燕儿顿了顿,指着自己问道。

她从未接触过这些,甚至从小到大都没有见到过武者,直到来了这楚家城。

“一切皆有可能,只要有我在!”阳恒自信一笑,神明光辉在这一切显露无余。

燕儿容颜之上浮现出一抹笑容,轻声点头道:“好!”

“拜师那些就免了,直接叫我一声老师吧!”阳恒满意的点了点头,拜师那些礼仪他从来不在乎,也没有在乎过。

“老师!”燕儿轻笑一声,连忙起身朝阳恒深深行了一礼。

阳恒微微点头,面容甚是满意,自他成就世界级神明之后,从未主动收过一个弟子,沈秋白不能算弟子,应该算世界的传承者。

而如今他主动收弟子,其实说回来沈秋白他其实也十分想不明白究竟是为何。

因为天赋吗?又或者说是因为别的什么?她的来历?

“背身过去,盘膝坐好,我引你入武道!”阳恒说道,右手轻抬,一道神光自手心出现。

燕儿轻轻点头,背身盘膝坐好,那双美瞳紧紧闭上,牙齿紧咬红唇。

“有点疼,忍住!”阳恒微微皱眉,右手轻轻一按,手中神光顿时射入燕儿的娇躯之内。

一声闷哼传来,燕儿紧咬红唇,不让自己发出痛苦的叫声,全身微微颤抖起来,汗珠开始从她的额头流出。

那神光穿透燕儿的娇躯,顺着血液的循环传遍了全身,最后都汇聚在了一个地方,胸膛的正中心,一切武道的开元地,灵泉。

灵泉是用来储存释放天地能量的地方,而天地能量统称为灵力。

灵泉的激发和成型也就代表着正式成为了一名武者,聚灵境武者,武道的底层,或者说是开始。

灵泉不断扩大,积压着周边的空间,燕儿顿时感到十分胸闷,但又无法出声,整个胸部仿佛被禁锢了一般,有一种难以言语的痛苦。

与此同时,全身的骨骼在神光的刺激和滋润下开始了改造,原本有些骨质疏松的骨骼经过修补变得异常坚韧,血管的柔韧性和坚硬性更加强大,能够更好的承受武道力量的冲击。

识海中,沈秋白透过阳恒的眼眸焦急的看着燕儿,整个人不断的走来走去,发出的脚步声令一旁闭目养神的神炎帝龙抬起硕大威严的龙头看向沈秋白。

神炎帝龙面露无奈之色,想打又不敢打,毕竟阳恒管着,再说了现在的沈秋白也勉强算他的主人,以后还要仰望着面前这货呢。

一想到这,轻轻发出一声闷哼,抬起的龙头又只能无奈的低下,强迫自己闭紧双眸。

“阳恒,还有多久啊?”沈秋白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阳恒没有说话,手中神光赫然增加了输出的幅度,燕儿终于忍不住,口中喷出一口鲜血,但仔细看,鲜血之中更多的呈现暗黑色。

阳恒右手猛然一按,神光停止了输出,而燕儿身体周围有着一道护罩,无数金色线条以疾快的速度绕着她的身躯,护罩之内,武者才有的灵力气息正不断攀升。

“好了!”阳恒双手一摊,面露满意之色,朝沈秋白说道:“我给她注入了一道你没有吸收完的神级灵力,改造了她的身躯,如今她能吸收多少就看她自己的了!”

“神级?燕儿她不会被撑爆吗?”沈秋白担忧道。

“那你吸收了那么多,怎么没有看见撑死?这些都是经过我特意改造的,不然就凭你这个蝼蚁一样的实力,王者境的灵力你都吸收不了!”阳恒白了他一眼,有时候这货老是问一些蠢货问题。

“哦!”沈秋白尴尬一笑,挠了挠头。

“明天就要比赛了,你也好好稳固一下实力!”阳恒说着,回到了沈秋白的识海之内。

而沈秋白的神明光辉也在这一刻消散不见,眼眸中的深邃变回了此前的清澈见底。

沈秋白看着识海的阳恒,刚想说什么,阳恒一记扫堂腿踹在了他的胸口,身体顿时飞了出去。

房间内的沈秋白顿时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脑袋磕在了地上,发出闷哼一声。

“卧槽!”沈秋白脑袋顿时感到一丝昏厥,不过很快便消失了,踉踉跄跄的扶着椅子站了起来,又一屁股坐了上去。

“虽然你不想我问,但我还是要问一句,你为什么一定要收燕儿为弟子?”沈秋白背靠着椅子,头望着天花板说道。

“她很特殊!”阳恒双眼微眯,看向看向气息节节攀升的燕儿。

“哪里特殊?”沈秋白问道。

“来历特殊!”阳恒说道。

“就为了这个?没有别的原因?”沈秋白面露疑惑,世界神什么没见过,就因为来历收她为弟子属实说不过来。

“现在只能告诉你这一个原因,等时候到了我会告诉你剩下的原因,当然如果那个时候我这道神念还存在!”阳恒说道,嘴角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容。

“什……什么意思?”沈秋白顿感不妙。

“先稳固一下实力吧,时间不多了!”阳恒叹息一声。

“好!”沈秋白点了点头,立马盘膝坐好,金色双眸缓缓闭上,身躯之内的气息有秩序的涌现,传遍全身,最后流进灵泉之中。

既然阳恒不愿说,原因只有两个,一是自己实力不够知道,二是地点不对,还有时候未到。

这一夜,无人睡眠,无论是沈秋白和燕儿,还是杨潇他们几个,又或是八家的那些人,他们都在为明天的大赛而准备着。

有些是提升自己的实力,但有些是在准备着某些见不得人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