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志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那个男人,那个沉默寡言的但是却长相精致的男人,散发出来的气场。

那双黑眸里,流转着诡异的黑,犹如化不开的墨,阴冷而深沉,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是一股无形的压力和气场。

男人身形修长挺拔,睥睨地看着他,明明二人身上持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他面前好像是矮了一级。

他袁志长这么大,第一次居然在一个小白脸身上找到了恐惧。

他微微低头,悄悄地伸手制止了小弟们即将开始的行动。

“你们有事吗?”

陆颂今清冽的声音夹着寒风凛冽似的冷,听的袁志又是一阵寒战,他讪笑“我们也就是经过这里,谁知遇见了你们的车,就想跟你们问声好而已。”

“现在你们问过好了,可以离开了。”他说着,直接将门给关上。

屋外,袁志的一个小弟气愤指着大门怒道“老大,你在想什么呢?刚才怎么不让我上去杀了那个小白脸。”

“就是啊老大,我们过来不就是抢走那两个会异能的小鬼吗,怎么就突然阻止我们了。”另一个小弟也不理解。

袁志抬手“先去车上吧,这里不安全。”

他们在姜诵他们所在的隔壁别墅住了下来,在别墅大厅内袁志神情严峻,他说“这件事情恐怕我们还得从头再议,那个叫陆颂今的男人,恐怕不简单。”

“放屁,他一小白脸,看着文文弱弱,之前看到他就一声不吭地躲在那个叫姜诵的小娘们身后,哪会有什么本事。”

这时候,徐晓佳也出声了她佯装担心,将自己的身子搭在袁志身上,声音娇柔道“袁大哥,那你什么时候让我和弟弟妹妹们团聚啊,你都不知道,那个姜诵不知道给我弟弟妹妹下了什么**药,明明以前我们关系还好好的,现在见到我,都梳理了呜呜呜……”

美人梨花带泪,哭的在场的男人们心都哭软了,然而袁志却有些不耐烦了,他一把推开徐晓佳,语气不耐说道“我会让你和你弟弟妹妹团聚的,只不过需要时间而已,你们都去休息了,谁都别来打扰我。”

他走之前,指了指一直在沉默不语的女人“袁若雅,来我房间一趟。”

此话一出,几个看热闹的小弟们纷纷起哄“老大,要注意好身体啊。”

“多事。”

另一边的姜诵和霍曜见到人终于走了都松了一口气,尤其是霍曜,还以为真的要杀人呢。

看着霍曜如释重负的样子,姜诵嘲笑他“瞧把你害怕的,在这末世啊,杀一个人,可太常见了。”

一听到自己又被鄙视了,霍曜暴跳如雷“我还是个小孩子,害怕不是正常的吗,再说了,你这话说的,好像很熟练一样,怎么,你杀过人啊。”

只是霍曜说完,他立马察觉到面前的女孩的气息立即变得不对起来,不过很快就收回去了。

女孩手指绕了绕自己的头发,她说“你说对了,我还真杀过人。”

而且还不止一个,从上辈子,她被姜玥母女下药迷晕,当晚就被送去了那个老男人的房间,那个男人用那个恶心的目光看着她,说着猥琐下流的话,后来当男人覆上她的时候,她的手恰好抓到了放在床头柜的酒瓶,于是她毫不犹豫的就拿着那只酒瓶狠狠砸了下去。

那个男人当时并没有死,只是单纯的昏迷了,可是那个时候的她捂着破烂不堪的衣服,涌上了恨意。

于是,她在房间里,找到了一把做工极为精致的刀,在男人睁开眼睛醒来的那一刻,她举起刀,在男人惊恐的目光之下刺进了他的胸膛。

姜诵还记得那个时候,那个男人的鲜血染红了他白色的浴袍,同时也染红了她的眼,后来,她也因为故意杀人,判了有期徒刑,进了监狱。

若不是末世突然的到来,使她能有理会离开,说不定现在她还在监狱里,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

然而,末世的到来,只是她杀戮的开始……

就在姜诵又在无意间陷入了过去的回忆之时,她感觉到一双有力的大手覆上了她的小手。

男人清冷的脸上扬起一抹温柔和煦的笑容,只听他说道“别想了。”

被他的声音唤回神的姜诵捏了捏男人的大手,随后她蹙眉,语气颇为的严肃道“你的手,怎么还是这么冰冷啊。”

先前因为和他赌气也就没怎么注意,虽然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和他和好了,可是他的手冰的也太诡异了。

想着,姜诵拉起陆颂今的手就进了其中一个房间。

被彻底无视了一个人站在空旷客厅里的霍曜。

好家伙,他这是被**裸的被这对该死的小情侣无视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