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众散修相互搀扶着,狼狈的自枯山之中跑出。

周礼活动了活动筋骨,未央生环顾着周围,对死在周礼手上,尸横遍野视若无睹,孔玄在一旁面无表情,心中却起了波澜,此前在方家之时家祖说的丝毫不差,三人按照约定来到枯山各取所需,世人皆知枯山一众邪修横死,自然都垂涎他们留下的家底,官方也未将枯山封禁,一帮炼气士散修自然结伴前来,在孔玄三人至此后,他们早已来此多时,孔玄本欲将他们劝下山去,哪只刚刚康健不久的周礼二话不说取了数十条人命,让剩下的散修肝胆俱裂做鸟兽散去。这帮朝廷鹰犬果然是修士性命如草芥!家祖诚不欺我啊。

孔玄刻意领着二人来到当初孔玄大杀四方的地方,虽然已经过了旬月的时间但这里的血腥味依旧浓郁。刺激扑鼻!

血迹干涸,遍地尸体早已腐化成了干骸。未央生见到此番场景便开始想象当时的情景有多么的惨烈,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再看看孔玄似乎是被眼前的场景吓呆了,心中不免鄙夷自己,当初怎么会怀疑孔玄这个垃圾。未央生拍了拍孔玄,后者似乎刚刚回神,未央生对着他说道;“你去找找枯山那点家底去吧,我们二人有事商议。”孔玄连连点头似乎是巴不得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待到孔玄走后,未央生与周礼半跪在地,面面相觑,未央生先开口道:“据那两个幸存的御剑堂弟子的言论来看,做成这件事的人一身咱们南镇的装扮,初始之时隐藏实力,最后爆发出金丹大圆满的修为……”

周礼毫不客气的打断未央生问道:“我最好奇的就是那一身家伙事都是有数的,那个混蛋是怎么得到的?”未央生目光灼灼的说道:“起先咱们都是按照这个逻辑去查的,但是你别忘了,咱们南镇确实有过一个叫赵真的,后来这个赵真怎么了?”二人丝毫没有注意到去而复返的孔玄在听二人的分析。

这厢周礼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打了个响指道:“死在周国境内蒸发了。而且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有如此的能力的当时我们排查着周国四大势力都有这个能耐,偏偏没有任何蛛丝马迹留下,现在血域应该可以排除了。”未央生看白痴一样看着周礼道:“就以为那个御剑堂弟子说那个“赵真”南宫宁杀了就把血域给排除掉?”周礼丝毫不客气的回怼过去:“你见过亲爷爷派人杀亲孙子的?”

未央生简直是气笑了,摇了摇头道:“说你傻你是真傻。血域和别的宗门一样吗?”周礼待要反驳忽然想到,血域的功法确实非常特殊,特殊在哪里,特殊在只要不是神魂俱灭就能以血域的秘术复活,两个御剑堂的小嘎嘎自然不知道孔玄杀南宫宁时可是杀得连渣渣都没有,形神俱灭了。

他们肉眼所见的是南宫宁的人头被割了下来,自然也会如实诉说,但是这番言论传到南镇这边味就不对了,别的百家弟子被那个“赵真”用一个大磨盘给碾的神魂俱灭,到了那个南宫宁那只是把头给割了就算了?而且此地还有一处被烧焦的痕迹,很有猫腻啊。

两个小嘎嘎硬生生的完全忽略了当时痛不欲生的六奴,倘若这位衷心护卫少主的六奴泉下有知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周礼一字一顿的道:“这个南宫宁貌似只有筑基修为吧?依照血域的功法,以南宫虎那种元婴大能复活一具尚有神魂的死人不难吧?”一旁偷听的孔玄简直是心花怒放啊,他都要怀疑这两个小嘎嘎是袁钢锋多年之前派去南镇的卧底了。

这波神操作令孔玄不得不竖起大拇指,他这边正在想如何能够借刀杀人想得头痛欲裂呢,这边两个小嘎嘎一阵“神鬼分析”生生的完美的衔接了孔玄的恶毒计划,祸水东引最重要的环节就这么成功了,怎能叫孔玄不开心呢?这般分析下去南宫虎那个老匹夫还能跑?孔玄现在特别希望南宫虎那个老匹夫快点过来一波借刀杀人完美开展。神识之中地狱图忍不住开口道:“就这俩货还能当南镇的百户?还能成为沈重的心腹?迟早被坑死。我亲爱的主人,老天爷都在帮你啊。”孔玄只是笑笑,继续听着这哼哈二将的无敌分析。

先假意杀了自己的孙子,事后再复活藏起来,将此事嫁祸给朝廷,若是操作得当,就能让愤怒的百家与朝廷火并,意图搅乱天下!趁势而起!好毒的计谋啊。听得孔玄再一旁目瞪口呆,非常想拦着未央生对他说“兄弟我当时真的没有想这么多,你不要误会了。”

周礼想了想有道:“不过就凭借血域的底子若是这么做恐怕还不够看的吧?”未央生似乎是认定了就是血域干的于是开始为南宫虎的犯罪动机以壮声势说道:“你别忘了他南宫虎和阴阳家是亲家。阴阳家那些狼子野心的家伙什么德行还用我说?”

阴阳家的老妖怪有着不少,是百家中为数不多的可以比肩三教的存在,阴阳家一直倡导人皇自称天子,在未央生看来,有着如此的底蕴怎么可能没有野心,只不过他们的野心恐怕不是称为教派而是颠覆天下,废黜百家独尊阴阳啊!阴阳家倡导阴阳五行,阴阳五行便代表天,天子?就是阴阳家的儿子呗?那到时阴阳家自然就是无可争议的国教了。

一旁孔玄听得只感觉未央生分分析鞭辟入里,环环相扣,若不是此番事情是他孔玄促成,孔玄是绝对会相信未央生的这波分析的,神识之中的地狱图发出嗬嗬的声音道:“卧槽,你确定这俩货真不是袁钢锋派到南镇的卧底?这两个智障这是要把南镇……不不不,这是要把朝廷往火坑里推啊。连废除百家独尊阴阳这种话都能够说出来了?阴阳家不得气死?”孔玄笑了笑:“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俩货的一番诛心之言并不可怕。可怕的应该是如果沈重甚至是朝廷信了这些话,那才是最恐怖的。”如果因为这件事真的掀起天下大乱那么始作俑者绝对是在场的三人。孔玄连后世的史书都想好了。

前朝末年,妖族孔玄妄图凭一己之力颠覆天下,得人间两位大能权谋相助祸水东引,令得朝廷与百家生隙,火并,大奉王朝,卒!

现在可谓是万事俱备就差南宫虎这股东风了。

周礼还在继续为未央生查漏补缺,道:“虽然当年阴阳家圣女与南宫虎独子私奔姌合,但是两人都被阴阳家以门规处死了啊。”未央生猛地一拍周礼道:“所以说这才是南宫虎的动机啊,与阴阳家修补关系,让他们认可自己的孙子南宫宁。凭借南宫虎一己之力自然不够,如果再加上阴阳家这个庞然大物呢?在这种颠覆天下的机会面前,什么子女之仇就都是扯淡!”未央生开心的像个两百斤的胖孩子。他觉得他知道了一个惊天大阴谋。

一把抓住周礼二人站起身来,未央生看着周礼兴奋地说道:“你告诉我杀了你的父母就给你一个做人皇的机会你会怎么做?”周礼沉默,答案自然是不言而喻。

孔玄后退数步,对着苍天行了大礼心中虔诚的道:“多谢天道大神护佑,使弟子无心之举插柳成荫,弟子定然要实现宏愿以报天道大神恩德。”神识之中的地狱图抱怨道:“阴阳家真是神经病,你说你们闲的要人皇自称天子,这不是非要给这两个小嘎嘎送把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