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中州 > 第一卷 龙出塞北 第四十二章 救援

顾南逢颤抖着站了起来,他终于知道了这些人的身份,是死士!

他们全部都是苏满堂会安排在玉兰楼准备对付十方俱诚的死士。

可是现在,他们被破军一方换了身份,原本的死士被安排到了这里,真的全部死在了刺客山堂的剑下。而现在在玉兰楼的,司空玉龙、苏满堂他们的身边,都是敌人!

顾南逢看了一眼浔阳城方向,咬紧牙站起身。

此刻是真正的山崩危局,该怎么办?

难道这次真的会出现少年想都不敢想象的惨烈局面?

不,有办法!

他之前让谢胜万他们前去玉兰楼,说不定刚好赶得上。再加上自己提前找玉龙要来那样东西。

顾南逢抬起头,朝着夜空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一道鹰击破苍月,灰羽狼隼转瞬而来。

顾南逢将一张布条塞进狼隼爪子上的信筒,抬手将它放飞夜空。

“赶紧去,小白!一定要在突变发生前赶到!”

鹰来破月,鹰去破空!

————

观月缩回脖子,啧啧说道:“这就是踏进长生境界武夫的实力?看这样子跟尊杀神差不多啊。你真确定要是打起来,你和他的赢面能在五五之间?我怎么突然有点儿不信呢。”

身负游龙牌的人没有说话,显然是不愿意和观月争执这个问题。

身负铁马符的人说道:“这你就不用太过担心了,相信头领的安排吧,既然让他负责打断武林脊梁,那么他自然身具完成这项使命的实力,头领什么时候失算过?再说了,你见过他的出手吗?就敢说这话。”

观月说道:“那还真没有,可这不是十方俱诚珠玉在前嘛,你们没有看到刚刚那夸张的一剑?我恍惚间以为月亮都要被他一剑削去半边。”

身负青铜舍利的和尚双手合十,突然说道:“十方俱诚好像留手了。”

观月猛然回头,说道:“什么?”

身负游龙牌的人暗暗点头,轻声说道:“确实没出全力。从开始到现在,处处都在留手,或者说,他没有对任何一个人下死手。”

观月艰难地说道:“这都还不是十方俱诚的全部实力吗?”

他在心里暗暗下定主意,以后要是遇到十方俱诚这种人,一定要躲得远远的,绝对不能和这种踏进了长生境界的变态扯上任何关系。

“看来大家对这场大戏还是比较满意的啊。”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屋子的大门被人推开,头戴罩纱的女人缓缓走了进来。她笑着,声音魅惑又诡异,“观月,不用担心,就算十方俱诚真有一天调转剑头指向我们,他也只会第一个想要杀了我,不会太过为难你的。”

观月有点心虚,心中心思被看破了。他勉强挤出了一个笑脸。

女人面向众人,说道:“之前安排给诸位的事宜,如果都已经了然,就都散了吧。这场戏看到这里就够了,再看下去就要被顾千秋发现了。”

众人都看向女人。

女人转身离去,声音好似青烟传来,“没什么好奇怪的,顾千秋,他就是这样的人啊,谁敢在他面前露出破绽?我让你们看这么久的戏,已经是冒了很大的风险了。而我真正要确定的那件事,也马上会有着落。”

在身影消失之前,女人顿了一下脚步,她抬起头,神情好像很哀伤,“就在此别过吧,好好活着。估计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相见了。”

女人的身影消失了, 房间里的众人也都陆续消失离去。

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气息,这座高楼,这座城市,好像这些人从未来过。

————

玉兰楼,赵龙城看了一眼无敌的十方俱诚,嘴角终于浮起一丝苦笑,他看着身边的苏倾天和司空玉龙,说道:“这一次要是能侥幸不死,咱们之后说不定是可以好好认识认识。”

说完,赵龙城终于支撑不住,松开长刀倒了下去。

苏倾天也是慢慢滑倒向地面,低声说道:“赵龙城,好一个北漠龙王。”

这下子,只剩下司空玉龙还能勉强支撑着没有晕过去。他看了四周和远处,除了满地的死士尸体,谢灵甫坐在地上,貌似没有大碍,他身边的叶长楼应该也只是气力不支倒了下去,他本来就满手没把兵器。

宋世青,好像没有大碍,在刚才一剑压楼的恐怖剑势之下,因为苏满堂当时已经脱离了危险,宋世青出力最多。然后在打散那道剑气之后,宋世青第一个倒下了。看这样子,十方俱诚后续的攻势根本没有针对他。

司空玉龙这下反倒有些奇怪了,按道理既然十方俱诚已经选择出手,那么不管结果如何,之后在江湖上肯定会背负极其不好的名声,至少之前对他剑仙地位没有意见的人之后肯定会因此转变态度。既然这样,为何他还要处处留手呢?

还是说十方俱诚从来不在乎江湖上的名声?

这位剑仙的选择依然坚持了自己心中的某些底线?

司空玉龙松了一口气,十方俱诚果然是被逼迫的。既然如此,是不是可以稍微不那么紧绷了,他娘的,就算留了手,十方俱诚的剑气打在身上也不是一般的疼啊。

松了一口气的司空玉龙只觉得疲惫像潮水一般袭来,只想倒在地上好好休息一阵。

突然,他感到一阵头皮发麻。

那是极度危险的气息。

几乎是出于本能,司空玉龙艰难地扭动了一下身子,一柄本来会贯穿胸膛的长刀从他的肩膀捅穿了过去。

“不!”

本来已经逃到了苏满堂身边的苏倾雪看到了这一幕,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声。她扑出去,一个踉跄,倒在了到处是瓦砾碎屑的废墟上。

玉兰楼已经被毁的不成样子了,在满地的破碎建筑上,好像失去理智的苏倾雪一下子摔倒了。可她没有理会被磕破的双腿,而是爬起来继续向司空玉龙冲去。

她流着泪,嘴角是殷红的鲜血。这一刻她无比痛恨自己是一个没有半点武力的弱女子,在这样的场合下,她一点用也没有,什么也不能帮助到玉龙,刚才躲在哥哥苏倾天和玉龙的身后,抵挡十方俱诚那些攻势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自己的没用。

现在更是如此。

司空玉龙,你不能死!苏倾雪心中默念着,踉踉跄跄地奔向少年。

忽然,她全身的血液都冷了。

废墟上突然爬起了好几道身影,都不约而同地举起了手中的长刀。

怎么会这样?他们不是他爹安排的死士吗?他们不是死在了十方俱诚的攻势之下吗?

此时此刻,苏倾雪看到的,是苏倾天、赵龙城、谢灵甫、宋世青、叶长楼……所有倒下的人身边都有人举刀,那仿佛是击溃苏倾雪心里最后一道防线的梦魇。她猛然转头,发现竟有一人持刀径直冲向苏满堂,速度快到苏满堂身边的军士全然没有反应过来。

“不!”

苏倾雪只感觉到了绝望的袭来,好像整个世界一片漆黑。

不该是这样的,不应该这样,他们,都不能死!

我如果不是这么没用就好了!我要是从小习武就好了,是不是就能赶上了?

苏倾雪喃喃自语,头痛欲裂。

“小雪。”

司空玉龙反手一剑扎死了偷袭他的死士。即使是敌人装扮的杀手,暗中留了力气,可十方俱诚那些攻势也不是吃素的,本来应该是全部人袭来,可是现在,不也只有寥寥可数的几人能够举刀?袭击他的那名死士伤的很重,只有一次发动突袭的机会,司空玉龙侥幸活了下来。

他看出了苏倾雪的不对劲,这样,她也会死在这处战场上的。

突然,战场上出现了如鬼魅般的身形游动。四处举刀的敌人被一个接一个地无声杀掉。

是什么人?援军?还是新的敌人?

远处,袭向苏满堂的死士是状态保存最完好的一位,就在他要得手的瞬间,一把匕首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下一瞬,他飞出去了数米之远,脖颈处鲜血喷涌而出。

谢胜万出现在苏满堂的身旁,手中还攥着一张布条,上面极精短的几个字:尸体,敌人。

他在最后时刻终于收到了顾南逢的传信,将目标从十方俱诚身上改变了。鹳雀阁的众人在战场上如鬼魅般杀戮,将地上的所有死士尸体都再捅了一刀,这次是真真正正扎了个透心凉。

谢胜万向苏满堂微微颔首。

“刺客山堂鹳雀阁的人,奉顾南逢的命令,来协助苏城主。”

苏满堂心有余悸地抱拳。

“多谢诸位的及时救场。”

谢胜万再次微微点头。他看向废墟之中倒在地上的苏倾天,松了口气,看起来没大碍。然后这位刺客山堂鹳雀阁的阁主抬头看向空中。

那么接下来怎么办呢?就算是解决了这些不成气候的杀手,可是只要十方俱诚还拦在这里,今天晚上就注定不能善终。那么,咱们果然还是要向这个武榜第三再发起一次冲击吗?谢胜万的脸上浮起一丝狞笑。

这时,谢胜万的肩膀上搭了一只手,他转过头去,看到了一个……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