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重生成邪神雕像 > 第44章 卢克的试探

由于情报不足,鱼逸完全无法理解卢克的真实意图,于是敷衍道:

“关于黑晶石的交易,可以由王德虎或者王德豹兄弟代劳,本特使暂时不干预。”

卢克也没想到对方会如此爽快的答应,让他准备的腹稿完全没派上用场。

短暂的尴尬后,卢克继续道:“多谢特使先生体谅,其实我此次前来拜访特使先生,还有其他事情相求。”

“嗯?何事?”

“特使先生,波提雅商会一直以来都和红蔷薇商会保持良好的关系。

此次红蔷薇商会遭受重大危机,我也是感同身受,心如刀绞。

左思右想下,决定拨出一笔资金外加一批高手,扶持红蔷薇商会走出困境。”

在场的人闻言具是脸色一变。

红蔷薇商会若只是一个普通商会就罢了,可它是黑莲教南塔城分舵所在地。

让外人插手,无异于将黑莲教的存在暴露在公众视野中,结果不言而喻。

而且,卢克本就是知道王氏兄弟的真实身份,很大概率也知道南塔城分舵的存在。

对方却依然想从中参合,目的就不止那么简单。

估计表面上是想扶持红蔷薇商会,说到底是想掌控商会,进而垄断黑晶石的售卖,以及寻找到所谓的钥匙。

陆嚣和坎迪斯都不是傻子,也是想到了其中的关键。

众人都纷纷对卢克和王德豹怒目而视。

卢克依旧笑呵呵,仿佛不在意。

王德豹吓得浑身颤抖,差点忍不住拔腿就跑。

“卢克会长,你不觉得手伸的有点长了么?红蔷薇商会的事情,还轮不到波提雅商会插手。”鱼逸沉声道。

卢克似笑非笑道:“特使先生,请不要误会,我从来没有想过插手贵商会的任何事情。

只是我和王会长相交莫逆,不忍心看到贵商会一只混乱下去,才有心出手相助。”

“此事不必多言,王执事送客。”

鱼逸挥了挥手。

“特使先生,打扰各位了。卢克的话永远有效,什么时候各位想通了,可以随时来波提雅商会求助,卢克扫榻以待。”

卢克也是人老成精,知道众人都在火头上,也不再自找没趣,拱手了拱手,带着手下离开。

王德豹送走卢克后,惶恐不安的走进大厅。

“王执事,你们王家三兄弟还真是厉害,若不是出了王德龙这档子事情,恐怕过不了多长时间黑莲教南塔城分舵,都要改姓了。”

姜雨瑶毫不留情的讽刺。

“王德豹,你们的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出卖总坛的利益就算了,竟然还让别人骑到头上拉屎,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陆嚣少有的站在圣女一条阵线上,对方确实做得太过分。

“哼,本团长会如实向总坛上报王氏三兄弟的所作所为,你们就等着审判骑士团的降临吧。”

坎迪斯也是义愤填膺。

王德豹急得满头大汗,有口难辩。

卢克的突然出招,完全打乱了王氏兄弟的布局。

他原本以为卢克此来只是拜访特使,借机促成继续合作倒卖黑晶石的贸易。

这件事情已经被几位特使知道,隐瞒也没用,索性大方同意对方的拜访提议。

若是卢克能和几位特使达成协议,王氏兄弟也能够免除罪责。

却没想到,卢克突出阴招,直接将王氏兄弟架在火架上烤。

王德豹浑身上下都是嘴,也说不清。

“各位大人,属下的大哥敢以权谋私,却也没想过私通外敌呀。

这是卢克的阴谋,他想离间商会和各位特使大人的关系,望各位大人明鉴。”

王德豹跪在地上哀求。

鱼逸没有说话,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求饶的王德豹,似乎想看出些什么。

最终他摆了摆手,道:“滚出去好好反省,明天中午之前给本特使递交一份报告。

关于这些年你们和波提雅商会所做的一切,全都记录在案。

吾会根据你们的表现考虑是否从轻发落,若是再敢耍花样,严惩不贷。”

“是,多谢特使大人宽宏大量,小人感激不尽。”

王德豹面露喜色,如遇大赦,急忙磕头拜谢。

“鱼哥哥,为何如此简单就放过王德豹?是不是太便宜他了?”

姜雨瑶抱着鱼逸的胳膊,俏脸迷糊。

陆嚣不满道:“特使大人,虽然你是本次调查团的领队,但也不能乾纲独断吧?”

鱼逸翻了个白眼,“陆嚣,你有时候聪明绝顶,精通各种算计;有时候又蠢得像猪。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明白么?”

“你……”陆嚣被怼的满脸通红。

“伊迪丝,你来给这个蠢货解释原因。”

伊迪丝是想笑又不敢笑,肩膀微微抽·动。

鱼逸身份特殊,又是领队,可以随意怼陆嚣。

她只是坎迪斯的手下,可没有那么大的勇气去怼位高权重的圣子。

伊迪丝上前行了一礼道:“圣子殿下无需生气,特使大人这么做主要有几个原因:

第一,咱们现在是在王氏兄弟的地盘上,在未找到凶手,证据不充足的情况下,不宜将他们逼迫的太紧,以防对方狗急跳墙。

第二,故意借力打力,借机敲打王氏兄弟。

第三,借助波提雅商会的手,将局势搅乱,让隐藏在暗中的凶手,浮出水面。”

“咳……本圣子早就想到了,不需要你来提醒。”陆嚣死鸭子嘴硬道。

“是,圣子殿下。”伊迪丝掩嘴轻笑,躬身退下。

鱼逸越发觉得这个狐女不简单。

以她的聪明才智,不应该会死心塌地跟着坎迪斯这个大老粗才对?

难道坎迪斯也是那种大智若愚,懂得完美隐藏自身的老银币?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需多提高几分警惕,免得被坎迪斯算计还不自知。

“鱼哥哥,卢克这么做,明显会招致王氏兄弟嫉恨,他为何要如此?”

鱼逸解释道:“卢克是故意如此,除了挑拨调查团和王氏兄弟的关系外,主要还是在试探咱们的态度。

卢克和王氏兄弟合作多年,要插手红蔷薇商会的事务,也应该从王氏兄弟身上着手,而不是找我们这群空降的外来人。

同时,卢克是在给王氏兄弟警告,希望他们遵守约定,不要生出不该有的心思。

否则,他就会将双方之间的某些秘密暴露出来。”

陆嚣疑惑道:“那就很奇怪了,王氏兄弟作为南塔城分舵的掌控者,商盟所属的分坛、据点都归他们管理。

三兄弟在商盟不说一手遮天,至少也算是个地下皇帝。

他们能够调动大量高手和资源,为自己的计划服务。

王氏兄弟和波提雅商会合作多年,绝对是展示过自身的肌肉。

按理说,应该害怕的是卢克才对,结果却是王氏兄弟被威胁。

难不成卢克手上有王氏兄弟的把柄?”

“难道王氏兄弟私自倒卖黑晶石的罪名还不够么?”坎迪斯插话道。

鱼逸摇头,“当然不够,这点罪名搬不倒王氏兄弟,卢克犯不着冒着和王氏兄弟撕破脸皮的风险,来试探咱们。

他一定掌握了王氏兄弟的致命把柄,才会如此肆无忌惮。”

姜雨瑶等着美眸道:“真有意思,王氏兄弟背着总坛搞出了不少事情。

若不是王德龙出事,恐怕王氏兄弟带着南塔城分舵另起炉灶,总坛都不一定能察觉到。”

鱼逸轻笑一声,“另起炉灶倒不至于,商盟所属的黑莲教分坛虽多,高手却远少于总坛,想覆灭他们很容易。

不过王德龙若是不出事,再过几年,南塔城做到听调不听宣,还是没问题。”

陆嚣大笑道:“哈哈……如此说来,王德龙将自己作死,对总坛而言还算是好事。

总坛可以借机清洗一遍商盟的各处分坛,让其重归总坛名下。”

鱼逸却是打击道:“别高兴的太早,王德龙虽然出事了,导致王氏兄弟势力大减。

但是不见得没有后手,王德虎和王德豹逆天翻盘也不是不可能。

咱们最好还是顺势而为,静观其变。”

“特使大人说的极是。”

“三天时间还未到,各自处理好自己的事情,等到明天尘埃落定,才是咱们该出手的时候。”

鱼逸带着苏可欣和姜雨瑶回归住处。

“哇……好烦啦,整天事情不断,原本想询问完王家的事出去玩呢,计划全都被打乱了。”

姜雨瑶刚回到房间,立马就扑在沙发上打滚,发泄不满。

鱼逸无奈摇头,小丫头真是一点都不省心。

“咱们派来的人手不够用了,陆生带领大半人手处理王家大宅的事情,剩余的也在商会监视各个重要人物。

雨瑶,你向姜教主申请的人手到了没有?”

姜雨瑶闻言急忙起身,打开房门,询问门口侍卫。

小丫头垂头丧气的关上房门,“鱼哥哥,爹爹调派的人手被大长老阻拦了。

陆苍穹觉得再加派人手,无法锻炼调查团的能力,他认为现在的人手已经足够,无需再增加。

而且,大长老认为爹爹若是派人过来,很不公平,会打破三方势力的平衡。”

“暗中派遣的高手呢?”

“也在调派中,总坛内大长老的耳目众多,不轻易给爹爹机会的。”

“唉……麻烦大了。总坛的高手过不来,南塔城分舵若是出现变故,咱们很有可能会陷入危机之中。”

鱼逸眉头紧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