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跟着老者,迅速下降。

穿过了云层,穿过了大山。

苏铭看着自己的师姐,有些疑惑的问道:“师姐,我们这是去哪?”

“嘘,师弟,不要说话,一切等回去之后再说。”

带着疑惑,苏铭跟着老者飞行。

可是渐渐的。

云雾开始变得浓密。

要不是飞行的很近,苏铭可能都要迷路了。

“不要走神,如果在这里迷失了,谁都救不了你们。”

老者猛喝一声。

苏铭的注意力,瞬间被拉了回来。

云雾拨开。

首先映入眼帘的,一处处仙鹤飞舞。

天边仿佛有楼阁。

空岛悬浮河水从上流下,仿佛银河落九天。五彩的云朵,点缀在天边。

苏铭一时间,仿佛置身仙境。

老者带着他们十人来到了一座岩壁之前。

“你们谁是第一啊?”

“我。”

苏铭举起手,看着老者。

“好,那你就进一号洞吧,其他人看见我身后的洞府了吧,按照排名依次进去吧。”

“是!”

众人行过礼后。

便依次进入洞府之中。

只有苏铭一个人愣在原地。

“小子,还不过去,浪费一分钟你到时候可都要后悔的哦。”老者仿佛是位老顽童。

看着这个,刚刚敢窥视自己的小子。

“是!”

苏铭回过神,随即踏入其中。

一进入洞府。

苏铭只感觉到身体内数股暖流流过,而且深深不息。

“这里的灵气浓度,比天行秘境的还要多出十倍不止!”

苏铭惊呼,这种感觉。

仿佛是掉进了灵气所汇聚的灵气池内。

“在这里修炼一天,顶的上在外面修炼百天。”

苏铭立即盘坐下来。

难怪那位老者说自己到时候浪费一分钟都是后悔。

苏铭现在是真的后悔。

舒适的灵气让苏铭感觉自己仿佛如初生的婴儿一样。

被温暖的环抱着。

而自己体内的御兽们,也在这浓郁的灵气中,大口的吸吮着。

不知过了多久。

苏铭这期间只醒过两次。

一次是自己御兽的晋级。

憨憨彻底迈入超凡境界。

天使和黄泉使者,他们两个的修为也在迅猛飞速的增长。

而第二次的苏醒。

凤凰涅槃完成。

涅槃后的凤凰,直接是从超品迈入到了神品品质。

而凤凰在涅槃之后,所带出的气势。

要比憨憨晋升位神品时,所带来的变化还要强大。

不是在外表上,而是在内在。

苏铭此时也不清楚,涅槃之后的凤凰可以有多强。

但是,苏铭可以肯定。

如果现在再让自己对上黎阳。

自己甚至都不用暴露完美级的镜像分身。

就可以将他碾压。

之后的苏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再次睁眼时。

他已经不是身处洞府之内。

目光所及,只有那位当初带着他们到这的老者。

“怎么样小子,修炼的如何?”

苏铭赶紧起身,朝着老者作揖道:“多谢前辈赐予机缘。”

感受着自己御兽的变化。

憨憨现在已经是超凡四阶的存在,一连突破超凡并且居然进阶到了四阶的恐怖境界。

而其他御兽,吞天蛤可以提升到和憨憨一样的境界。

凤凰和圣龙分别是超凡二阶和超凡一阶。

天使和黄泉的境界也来到了领主七阶。

最让苏铭意想不到的,还是梦魇境界直接是来到了超凡五阶。

“这是你该得的,不是我给的。”

苏铭看了看四周,并没有看见和自己一同前来的九人。

“别找了,他们已经回去了,你等会也要回去。”

说着,老者伸手一点。

一座石门在轰隆声中缓缓打开。

“里面的东西,你可以挑两件带走,记住拿适合自己的,去吧。”

苏铭疑惑的看着老者。

缓缓步入其中。

下一刻。

轰隆~!

石门骤然关闭。

石壁上的火光骤然亮起。

而在山洞内,横七竖八的摆放着各种,外面被当作珍奇异宝的东西。

苏铭利用了自己的探查术一眼望去。

只是大概扫了一眼。

苏铭就感觉自己的眼睛都要被闪瞎了。

这里面的东西,好的实在是有些太过分了。

最差的都是低阶高等神通。

天阶神通数不胜数,而且不乏还有神阶神通。

而这时,脑海中响起了之前老者的忠告。

拿适合自己的。

“那我不拿神阶神通,岂不是对不起自己的天赋。”

苏铭微微一笑。

便走到了拿堆摆放着神阶神通的地方。

看了一圈,每本苏铭都想要。

但是却只有两件物品的名额。

自己其实还想再拿一颗御兽蛋的。

苏铭刚刚看见了身处还摆放着不少御兽蛋,他们在灵气的滋养下。

活力十足。

挑了近乎半个钟头。

苏铭也最终敲定了自己的选择。

一本神阶神通以及一颗神级御兽蛋。

石门缓缓开启。

苏铭抱着那颗御兽蛋和神通走了出来。

原本老者还漫不经心的目光。

顿时就认真了起来。

“你小子,我不是让你拿适合自己的吗?”

“前辈,这些很适合我啊。”

苏铭一脸的认真。

“你小子,你可知道有些东西不适合自己,反而会拖慢自己的修行。”

在老者看来,苏铭选的这两个。

哪一个都是要将他修行拖慢的存在。

“前辈,我知道,但是这些真的很合适我。”

老者看着苏铭那一脸认真的模样。

满脸狐疑的看着苏铭道:“你小子,该不会是想把这些东西带回你的世界去吧。”

苏铭瞪大了双眼。

这个人,发现了自己的秘密了。

“前辈你!”

“好奇我怎么发现的?”

老者微微一笑道。

苏铭惊魂未定的点头。

如果这人要对自己下杀手,可能自己连那一声‘啊!’的机会都没有。

“他们称呼我叫什么?”

“南州守护者。”

苏铭老实回答道。

“我既然是守护者,怎么可能看不出你是不是我天华大世界的人呢?”

“那前辈,为何还要给我机缘,给我这些。”

苏铭有些疑惑。

他发现了自己,就算不杀自己。

那也不能再给自己机缘吧。

“我说过这些是你应得的,更何况你们的世界我也知道,偷偷进来的人不少。都是御兽师,我为何要刁难你。”

“前辈!”

苏铭抬眼看去,老者那苍老的面容上,却是依旧容光焕发。

“我既然作为守护者,既然有能力判断你是不是该杀。背负着一个世界很辛苦吧。”

老者微微一笑。

苏铭心头突然猛然一颤。

这个前辈的话,显然注意自己很久了。

“前辈误会我了,我只是想变强,保护我想保护的东西。”

“那我问你,如果天行宗,蓝星,南州甚至是天华大世界受到危险,你会怎么做?”

“拼上性命。”

“那如果是天华大世界和蓝星有冲突呢?”

“我——”

苏铭抬起头,这个问题他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我会保护蓝星,天华大世界应该不缺我一个人,蓝星上有我爱的人,更有人想要保护的。”

这时,老者微微一笑道:“遵循本心即可,天华大世界和蓝星想要打起来,难度可能相当于你现在想杀了我那么难。”

“额——”

苏铭一时间被老者怼的哑口无言。

“扎心了,前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