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道化天劫 > 第五十六章 祸起萧墙

不知过了多久,杨小玄迷迷糊糊地醒转了过来。发觉自己倒在草地上,与竺子姗咫尺对望。她灼灼地凝望自己,眼波中满是关切、担忧的神色。

眼见他无恙,登时松了一口气。轻声道:“你终于醒了?”死里逃生,惊喜激动,泪珠从她笑靥如花的脸上倏然滑落。

杨小玄心中一痛,淡然地笑道:“一点小伤而已,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

竺子姗一边拭泪一边笑道:“没事就好。来,我为你修复一下经脉。”

伸手抓过他的胳臂,将他扶坐起来。当下凝神御气,苦苦为他打通经脉。好在杨小玄身上的经脉没有折断,冲击了四五次,立见功效。

杨小玄翻身站了起来,活动活动筋骨,感觉身体没有什么大碍,便焦急地对竺子姗道:“九公主,咱们这就杀他一个回马枪吧?”

竺子姗那双盈盈秋水般的眼睛,眨也不眨地凝视着杨小玄,掩抑不住焦急、关切与担忧。她眉尖轻蹙,轻轻地摇头道:“眼下形势凶险,关系东君姐姐乃至整个族群的安危,你……你又何必急在一时?”

杨小玄道:“正因为形势危急,我才这样着急!”

竺子姗道:“我知道你心系着东黎君,但你的经脉刚刚修复,能打得过金仙吗?眼下败局已定,不出我料,枯木老怪一定会乘机接管花竺城。

“大乱之际,无论金仙还是枯木老怪掌管国事,眼下都需要笼络、安抚民心,不会立马大开杀戒。因此你不要为众人的生命危险而担忧。

“相反,你的功法尚未恢复到最佳,又有伤在身,即使让你去救人,也是束手无策。况且大悟金仙一心想找你报仇,倘若他利用你急功近利的心理,以人质为诱饵,岂不正中他的圈套?

“如果你我都遭擒了,或者都死了,骨朵、东君姐姐、我的父亲、我的娘亲以及我的族群岂不是更加无援无望了吗?你聪明绝顶,智慧超人,就是欠缺冷静。你这个老毛病何时能够改一改呀!”

杨小玄心中大震,陡然清醒,又是惭愧又是感激,一笑道:“多谢九公主的提醒!”

竺子姗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朝地面拍了拍,轻声道:“来,请坐,先喝口水吧!等我打探一下那边的情况,再商量一个对敌良策!”

探手拿出一个水囊,递给了杨小玄。

杨小玄接过水囊,在她身侧坐下,浅浅地喝了一口,感觉清凉甘甜,竟然是花蜜。

他嘴唇干裂,急需饮水,一连就喝了好几口。由唇入腹,立觉全身清凉,精神大振。

他放下水囊,转头问道:“你想派谁去打探敌情?”

竺子姗微微一笑道:“在花竺国地界上,打探个消息还是很容易。”

她举起双臂,从头上摘下一支发簪,轻轻地念了一套解印咒。那发簪突然微微一动,既而灵光爆闪,跳出一个不盈五寸的花精灵。

她穿着透明白纱,那雪白晶莹的身体娇小曼妙,小小的脸容娇美绝伦,每一处都近乎完美的精致,若非只有半尺大小,必定颠倒众生。

竺子姗把她托在掌心,对她道:“花精灵,你去花竺国打探一下消息,要速去速回。”

“遵命!”声如莺簧,说不出的好听。

竺子姗指尖曲弹,花精灵翩然飞起,灵光一闪,已经不见了踪影。

杨小玄静静地坐在一旁,回想着与金仙交战的全部过程,始知天外有天,那妄自尊大的少年心性登时收敛了不少。

虽然此次交锋遭到重挫,但他一点也不气馁。忖道:“大悟金仙修为深不可测,我在他面前竟是束手无策,处处受制,该如何战胜他呢?”

眉头紧皱,不由自主地由心底一出一声喟叹。

竺子姗正在为家人、族人而担心,忽然听到他的叹息声,猛一转头,见他脸上满是愁色,便问道:“你在想什么?”

杨小玄道:“我一直在想如何打败金仙,可又束手无策。”

竺子姗道:“金仙的修为深不可测,又有诸多法宝,正面交锋必败无疑,我们必须用智慧胜他。你想一想,他最薄弱之处是什么?”

杨小玄眼珠一转,计上心头,拍手道:“我们不如给他来个唬敌之计!”

竺子姗见他脸露笑容,心情也舒畅了起来,问道:“什么唬敌之计?说来听听。”

杨小玄腼腆地一笑道:“想法还没有太成熟,不想信口开河,但唯一可以透露的,必须要一队人马来配合。”

竺子姗脸挂愁色,叹道:“眼下我成了草木一根,哪有兵可派?不知大哥那边战况如何?如果有他配合,那就轻松多了。”

就在这时,花精灵飞了回来。她飘然落在竺子姗的身前。

竺子姗问道:“打探到什么消息了?”

冷风吹来,花精灵打了个寒颤,哆哆嗦嗦地说道:“坏事了!城池不但被破,国王、王后以及诸多大臣和族人也都被抓起来了。眼下枯木老怪做了国王,俞妃做了国相。那些长老、大臣、富商们个个都是墙头草。无形之中,都站在了枯木老怪这一边。正准备准备做日月山的臣民。”

虽然这个结果早在竺子姗的意料之中,但此时听来仍倍觉惊怒。尤其是俞妃做了国相,更让她惊愕不明。

俞妃是老国王竺成的妃子,此人去年入宫。她不但长的美妙,还特别善解人意,温柔体贴,深受老国王和宫女们的恩宠和信赖。就连竺家兄妹们都觉得心满意足。

竺子姗做梦也没想到她会是潜伏在父王身边的奸细。当她得知这个消息后,周身一震,玉器呛然摇曳,樱唇翕张,想要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过了半晌,她才满怀质疑地问道:“你听谁说的?俞妃是奸细的消息准确吗?”

花精灵道:“回禀九公主,我进城时,在一个巷子里撞见了李长老,当时他正被枯木族的人追杀,便把事实真相告诉给我,并要我务必转达给九公主。”

花仙子擦抹一把眼泪,继续讲道:“据李长老讲。俞妃是妖界派入花竺国的奸细,她实则是十大妖女中的鹿女转世,名叫陆苏儿。

“正因为她私下投胎转世,结果遭到了报应。一出生就遭到了父母的遗弃,结果成了个一无名的弃婴。

“当年西山老妖路过南荒时,见她被遗弃于荒野,不哭而笑,大感奇怪;又见她冰雪可爱,颇为喜欢,便收她为养女。

“因为是在路边捡到的,所以取名为陆苏儿。此女不但容貌出众,头脑也及其聪明,加之手段毒辣,擅会勾人,很快就得到了西山老妖的赏识,十二岁做了西山老妖最为宠爱的妃子。

“她混入花竺国做俞妃,其目的就是想分裂族群,智取花竺国。枯木老怪变节;胜天猿猴假扮贵公子上门提亲;又突然杀入花竺城,都是这妖女一手策划的;

“老国王伤势日益加重,也是她给国王服用了‘软骨膏’所造成的;据说西山老妖的大肆东侵的战略,大半都是出自她的樱桃小口。

“今夜妖魔攻城,俞妃就埋伏在北峰甬道之中,不但引叛军入城,还与枯木老怪突袭了王宫。眼下老国王遭擒,国中无主,枯木老怪假借一张花竺国大神的神谕,在俞妃的大力举荐下,也就顺理成章地篡夺了王位。

“那些长老和豪贵们都是见风使舵、溜须拍马的行家老手,眼见花族败北,大势已去,为了保住性命和财产,什么羞耻、颜面也顾不得了,立即向大悟金仙和枯木老怪跪地臣服。

“彭长老、陆天、陆魁为了保住他长老的位置,他们不但在枯木面前一表忠心,还成了敌人的帮凶。若不是李长老要我特意给你传信,就连我也不会相信此事。”

竺子姗又是愤怒,又是鄙夷,破口大骂一伙叛徒。可眼下救人要紧,纵使牙齿咬碎,又有什么用处?

她心绪烦乱,六神无主,只能把杨小玄当成惟一的主心骨,期盼着他的计策能够成功,尽快救出父母和族人。

平静了乐片刻,又对花精灵问道:“有没有我大哥和其他们的消息吗?”

花精灵敲了一下自己的头,好像想到了什么:“呦!你不问我,我都给忘了!我回来时正好撞见了太子的侦兵,太子在城池沦陷之前,就撤到了南竺山,手中还有三千多兵马,借着甬道和花林阵的掩护,眼下还没被敌人发现,叫你们马上去南竺山与他们会合。”

顿了顿,又讲到:“国王和其他人质都押在‘祭神台’下面。东黎君、骨朵也被押到那里,只有彭长老、陆天、陆魁等人投降变节,余下的多半是较为刚烈正直的悍将,宁死不屈。枯木老怪准备在红日东升的时候杀人祭神,时间紧迫,我就不再多说了。”

竺子姗转头对杨小玄问道:“你还有什么事情要过问的吗?”

杨小玄摇头道:“没有。事不宜迟,赶紧去见你大哥。”

花精灵就地转了一圈,灵光一闪,化成一支发簪,又插在竺子姗的头上。

二人腾空飞起,很快就到了南竺山的山脚下。竺子姗口念秘诀,山门一开,马上就见到了大哥竺子豪。

清虚道长、柏仙以及四个草精灵也其中。

情况危急,也来不及寒暄,竺子豪直接把杨小玄、竺子姗、清虚道长、柏仙引进密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