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铃声响起,茂司环一动不动,并不打算去接电话。

急促的铃声在安静的花园里显得有些吵闹,让心情不怎么愉快的茂司环心里更加烦躁。

皱眉拿出手机,对方正好挂断了电话,屏幕上显示微信“宝贝”未接通的视频通话。

下一秒,“宝贝”发来一个视频,封面仍然是余夹克的大头。

想起那对太阳似的母子,茂司环的心软了一下。

点开视频,余夹克的大嗓门惊天动地:“爸爸爸爸,我们一起去摘草莓吧!”小孩儿眼睛亮晶晶的,“幼儿园好多小朋友都跟爸爸妈妈一起去摘草莓了,他们说草莓可甜、可好吃了!”

“儿子,你在跟谁说话呢?”画面后余青妤穿着围裙,两只手上各端着一碟菜晃过,随口问了一句。

接着就是视频画面一阵慌张的抖动,视频骤然中断。

茂司环笑。一看就知道是余夹克偷拿余青妤的手机联系他。

正好欢姐来喊他吃饭,茂司环应了一声,看着手机屏幕上余夹克的大脸,他忽然想到和余青妤的拥抱,还有那散发着奶香的曲奇。

随意将手机放在吊椅上,茂司环仰头看向漆黑的天空。

城市的夜空早已被各种或强或弱的光线污染,凭肉眼根本没办法看见真正的星星,所以茂老爷子才会在花园围这么一圈星星灯,一围就是二十多年。

但刚才那瞬间,茂司环似乎看见空中划过一道光亮,像火柴划过擦火皮,明亮的光线一闪而逝。

良久,他右手抚上左手手腕的佛珠,镜片反射着忽闪的光芒,视线转向围绕着花园、散发着柔和暖光的星星灯,若有所思。

*

收拾好心情的茂司环很快又将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忙碌起来的日子,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不知不觉又一个工作周要过去了。

临近年末,余青妤母子好像也很忙,没有主动联系他,更别提见面了。

忙起工作来就忘记时间的茂司环都快要住在公司了。偶尔回家一趟,下意识瞄隔壁房子一眼,安安静静,彷佛没人居住。

如果不是微信上还存着余夹克的视频,家里也放着和余青妤的结婚证,茂司环几乎都要以为前些天的事情是自己臆想的一场梦。

“啊啊,明天终于团建了,团建一天加周六日两天,小长假美滋滋。”

工作软件里的公司总群忽然跳出这样一句话,虽然不出一秒就被撤回,但茂司环还是看见了。

他愣了一下,看了眼电脑右下角的显示的日期,原来今天已经星期四了。

团建。

茂司环靠在大班椅上,想了想,把袁致喊了进来。

“环总。”下一秒,西装革履的高级总助出现在办公室里,双手板正地交叠在身前,略微低头,道。

“明天,要团建?”茂司环问。

“是的。”袁致答。不明白往年从不问起公司娱乐活动的环总,怎么忽然关心起团建来。

茂司环摩挲着佛珠,问:“有什么活动?”

“环总稍等。”袁致走出办公室,把他工作用的平板拿起,恭敬道,“已经把今年团建的活动和流程发到您邮箱。”

茂司环点开,表格上连预计到场人数和使用金额都列得清清楚楚。

犹豫再三,他尽量控制着自己的脸部表情,神情自然地问道:“能加上摘草莓吗?”

“啊?”袁致有被惊到,下意识地反问,“摘草莓?”环总竟然在一本正经地问他能不能在团建上加上摘草莓这个环节?

这个冷情冷意的男人跟粉粉嫩嫩的草莓完全沾不上边好吗!

袁致心里疯狂吐槽,一时间高级总助的职业形象都要维持不住了。

茂司环好脾气地点头:“对。”

开启吐槽模式的袁致马上回过神来,慌张道歉:“对不起,环总。”他刚刚居然在反问环总!不要命了啊这是!

“可以的,我让他们去安排。”不敢再多说,袁致把事情答应下来。

茂司环颔首:“去吧。”

袁致退了出去,茂司环拿起桌面上的手机,点开私人微信里的唯一一个最近联系人“宝贝”。

“明天有空吗?公司团建,一起去?”

点击发送。

本以为对方会秒回,茂司环捧着手机等。没想到过了三分钟,对方仍然毫无动静。

茂司环想了想,补发一句:“和夹克一起,刚好有安排摘草莓。”

这次发送出去以后,茂司环把手机放下,转身投入永远做不完的工作中。

一直等到下班都没等来余青妤的回复。

收起手机,茂司环今天工作处理得快,打算早点回家。

周四的马路不算堵,司机很快把茂司环送到家门口。

手指搭上指纹锁,伴随着门锁咔哒一声打开,隔壁栋的大门也被拉开。

“茂总,你回来啦?”余青妤清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茂司环回头,眼神平静地看着余青妤的笑脸,“嗯”了一声。

“爸爸——!”圆滚滚的小团子炮弹似的奔到茂司环怀里,完全不考虑对方会不会接不住他。

茂司环下意识半蹲,眼疾手快把余夹克捞进怀里。

余夹克抱着茂司环的脖子,小脸蛋不断在茂司环脸上蹭蹭,边蹭边说:“爸爸,我可想你了,可是我太忙了,都没时间找你。”

可怜巴巴地扁扁嘴,余夹克幽怨地看向自家妈妈。他人生中第一次跟余青妤外出办事,居然就被一堆奇怪的叔叔阿姨拉着,强行要教他什么琴棋书画语数英政史地物生化。可怜三岁半的他听得满头雾水。

真应了那句歌词“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

茂司环揉了揉小家伙的头,没有多问他们最近在忙什么,反而看向余青妤,问:“最近没登微信?”

“啊,”余青妤知道他想问什么,笑眯眯地回答,“很迟才看见你发来的消息,估摸着你快下班了,就想着等你回家当面跟你说。”

“夹克他很期待。”余青妤看向被茂司环抱在怀里的余夹克,眼神温柔。

她那双与余夹克相似的圆眼因为笑意而微微弯起,眼中闪耀着细碎的光。

茂司环心跳卡顿了一下,随即又快速跳动起来。他觉得自己快要被这双眼睛吸去魂魄。

“你眼睛真好看。”鬼使神差的,茂司环无意识地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余青妤愣住,有些意外地看向茂司环:“茂总识货啊,新买的美瞳,我可喜欢这款了。”

茂司环:“……”当他没说。

轻拍了下伏在他肩头笑得浑身都在抖的余夹克,茂司环清了清喉咙,面容平静地说:“那明天早上8点,家门口等。”

余青妤比了个OK,闻着屋内飘来的饭菜香,随口客气了一句:“家里菜刚煮好,茂总要一起吃晚饭吗?”

“好。”茂司环毫不客气,点头,抱着余夹克就往余青妤家走。

余青妤想好的话被强行咽了回去。

看着茂司环熟门熟路地换好家居鞋,径直往客厅走,还热情地和余母打招呼,余青妤嘴角抽了抽:“……”

果然不应该跟这种看不懂气氛的人客气。

*

第二天,茂司环尽职尽责充当母子二人的司机,驱车七十多公里到达公司团建的温泉度假村。

袁致已经等在度假村门口,旁边还有不少揣着一颗八卦心的同事缩头缩脑地偷看环总突然冒出来的老婆孩子。

只可惜做了**贴膜处理的车窗漆黑一片,根本没人看清车上的神秘来宾。

袁致走在前面,边领一家三口去房间,边跟茂司环解释道:“抱歉,环总,因为订这个温泉度假村的时候,是按员工人头数订的住宿,年末团建的公司多,房间已经爆满,只能委屈环总和……夫人,暂住我的房间。”

茂司环抱着余夹克,无所谓地点了点头。余青妤好奇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没说什么。

几句话的功夫就到了房间门口,袁致拿着手上的房卡,门锁应声而开,他把房卡插到取电口,大概把团建的流程说了一下,最后说道:“公司团建明天结束,员工们会在这边吃完中午饭再组织回市区。”

“嗯。”茂司环弯腰把小家伙放到地上,对袁致说,“知道了,你去玩吧。”

袁致微微弯腰:“那环总您有任何问题,随时打我电话。”和领导一起出行这种类似加班的行为,拿着极高薪的袁致心中毫无芥蒂,并且打心底里十分乐意为领导服务。

话毕,发现余青妤在看他,于是袁致向余青妤点了下头。

余青妤笑了笑,跟他说了声谢谢。

临时腾出来给一家三口住的房间其实不小,还分了客厅和睡房,落地窗阳台向南,很通透,采光、视野都十分好。

余青妤转念一想。也对,毕竟袁致是茂司环的总助,给他订的房间再普通也不会普通到哪里去。

把行李放好,三人准备先出发去不远处的草莓园。

说是团建,但对总裁大人来说,其实就是打着团建的旗号去自由活动。

天朗气清,冬日的晴天总是让人身心舒畅。

看见草莓园中低矮的草莓丛挂着一颗颗娇艳欲滴的草莓,余夹克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巴夸张地张成O形。

“妈妈,这是真实存在的吗?”余夹克扯了扯余青妤的裤腿,呆呆地问。这哪里是草莓园呀,这里简直是天堂!

余青妤噗一下笑出声来,把手上的提篮递给余夹克:“是啊,傻儿子,快去摘吧。”

小家伙高兴得一蹦三尺高,接过提篮就往草莓丛里钻,一会儿在这儿冒出头来,一会儿又在那边兴奋大叫。

余青妤摇摇头:“还好现在大早上没人过来草莓园,不然这家伙肯定要被投诉。”说着,还扬了扬经常赏余夹克大爆栗的拳头。

“玩到下午也没事,我刚跟老板包了一天。”茂司环的视线一直追随着余夹克,小家伙的笑脸感染力极强,让他的嘴角不自觉地跟着勾起浅浅笑意。

余青妤侧头看他,打趣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我为你承包了整个草莓园’吗?”边说边竖了个大拇指给茂司环,“帅啊,茂总。”

茂司环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深藏功与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