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不朽祭司 > 第三十四章 医馆中 无风起石浪

石头是没有情绪的,石头并不会慌张。当然石头也没有嘴巴,也不会说话,告诉你它会不会痛。

但石头真的会碎掉的,就像杨书现在手中的这一块一样。

两个人得到风尘的否认后,又捧起来琢磨了半天。如果石头可以说话,大概会告诉他们,这一生都没有过被如此重视和宠爱。

这石块分明是炸裂开来的,不是外力从外部破坏的。杨书和许成皿只能承认,是风尘的作用无疑。也不管风尘是否同意。

因为许烟萝还做不到这样。更不会有别人特意来医馆跟一块石头过不去。

杨书其实疑惑的很,“一个月了,会不会太快了点?”

许成皿更是没有任何头绪,“祖父当年也没有留下太多的关于修炼进度方面的记载”

杨书又找了一块石头,如法炮制,风尘回忆着上午的感受又做了一遍,不出意外的,在许烟萝捂着小嘴的惊呼声中,石头再次碎裂了,和上午那一块成了彻头彻尾的难兄难弟。这下轮到风尘惊的说不出话来。

眼看着是一回事,亲身感受是另一回事,第一次能够亲手证明自己的与众不同,那就更不一样了,九年义务教育从来没有教过大家怎么变成超人,小时候的英雄梦也才刚刚醒来一样。这让风尘着实捧着石头碎屑呆了好半天。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的风尘,抬头看着杨书,脸色憋的通红,像是激动导致的充血,嘴唇颤悠悠的挤出两个字;“老师……”

不管有多少疑惑,再又一次证实以后,都变成了欣慰,“很好!很好!很好!”

一连说了三次,虽然语气平稳,但任谁都能感受到他同样的激动。

许成皿这时候却皱着眉头,“你们俩高兴的是不是早了点?”

换做旁人这种时候泼冷水,风尘大概都会把石头扔到对方脸上,给他去死。偏偏说话的是本地最大的头目。

许成皿接着说:“如果你一直只能把石头炸碎,那还不如进步别这么快的好。我不管你上次跟我说的那些话你还记不记得,或者你也能除了石头炸掉很多东西。本来我们并不急于看到你自己选择的路和你带给我们的表现,因为当时觉得还为时尚早。但是既然你现在已经进入了宗气境,那么你最好早日兑现你跟我说过的那些硬气话。因为你我都没有办法,也没有时间再等你摸索了。”

也许这盆冷水真的很凉,让风尘的脸色从白里透红瞬间变成了洁白如纸。现在的他绝对没有办法像他的前辈杨子荣一样,信誓旦旦的说,天冷涂的蜡。

杨书虽然不会把欣慰立马变成失望,但担忧总还是有的,作为老师,什么都做不了,其实也是一种无奈和打击。他默默的去院中又寻了几块石头,轻轻的放到风尘手里,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不要着急,不要着急。”

说罢便示意许成皿一起离开,让风尘自己冷静一下,想一想,也让他们两个适应一下,好商议办法。

下午的医馆,并不是因为有患者的到访而开张,却是从两块粉碎的石头开始,这多少有些不和谐。

许烟萝忙着处理问诊,也没有空去管内厅的风尘又砸碎了多少石块。一下午的时间其实很快就不见了。

送走了最后一个病人,许烟萝终于能够喘一口气,穿过院子走回内厅。

这才注意到院子里树下那些用来垒出简易花坛的石头少了一大堆,而屋内进门处的地上,多了一地的小石子。

许烟萝叹了口气,“哎,你要都是这么个练法,那我这院子你可要给我重新布置了。”

风尘下巴搁在桌上,两手抱着自己的头,手指搓揉着自己的头发,听见许烟萝的声音,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大小姐,你要是能给想个办法找点不会碎的石头,别说布置院子,重新把医馆给你装修一遍都行。”

“天啊……你别是走火入魔了吧,才一下午怎么这种模样了?”

风尘抬头之后,许烟萝才看清,中午还神采奕奕的样子,现在却顶着干草枯藤一般的头发,脸色苍白如纸。

风尘疲惫了的摆了摆手,又瘫在了椅子里,“没事没事,就是有点脱力的感觉,估计是灵晖耗用的太多了吧。”

“你这又不是熟能生巧的问题,你以为卖油翁呢?”

“到底怎么才能让石头烧起来,而不是因为温度太高,嘣碎啊。哎呀,烦死了。”风尘苦恼的双手挠着自己的头发,让本来已经错综林立的发丝,变得更加夸张了。

“我可不会,因为我物理学的不好。”

“这笑话很好笑吗?”

“哈哈哈,看来你还没有走火入魔。与其在这干着急,你不如回杏坛找找他们几个,说不定能给你成熟点的建议。”

“没用的……先生和你爸,不让我说出去。”

“平时看你挺聪明,怎么现在犯傻了呢?你可以不用说你的情况啊,你去让他们几个人给你表演表演,比如让慕轩给你烧块石头之类的。没准有什么启发呢。总在这里抓头发,你还真以为唯有秃了才能变强啊?”

风尘立马从椅子上坐了起来,“对啊,即便什么用都没有,也全当看戏法了。我走了,杨老头和你爸如果来了,告诉他,小爷最近需要劳逸结合,给自己放几天假。让他有事回北院找我。”

看着风尘风风火火的背影,许烟萝不禁舒了一口气,突然想到,这不就是说这几天他都不来了?

“对了,那堆石子给我留着,过几天回来我给你砌个花池子。”风尘的声音从门口急匆匆穿了进来。

许烟萝微微抿嘴,轻挽着自己的双手,双脚点起,又稍稍一顿,感受着院里飘过的风,又看了看门口的石头,跟自己小声说了一句:“嗯~……,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