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只留天地白茫 > 036 诬陷

巨大的压力下,竟然让王秀英说不出来一个不字。

“还有,”许意欢话锋一转:“你不过是个代理班长,哪里有资格命令我呢?”

“代理班长,之前的纵容,是我给你的脸,你可别不要脸。”

“要记住哦,冒牌货永远是冒牌货。”

许意欢轻笑一声,就这么看着王秀玉害怕惊讶的模样,旋即,下课铃响。

说来奇怪的很,王秀玉闷声不语,也没跟许意欢说她的那部分是什么。

云婴子无语凝噎:“你他妈那么强大的压力,她上哪敢来找你。”

莫小米在旁边听着,也给许意欢竖起来个大拇指:“要牛b还是你牛b,骂人没脏字。”

“说来难过,咱们班颜值担当两个不参与,一个居然还沦为了背景板。”云婴子叹了口气。

许意欢忍无再忍,“纠正一下,不是我沦为背景板。”

云婴子没搭理她,开始苦闷的算账:“咱班一个钢琴碰没碰过都不知道的钢琴,一个大合唱。没指望了,再看看别的班……哇哦舞台剧,哇哦芭蕾舞,哇哦大提琴独奏,哇哦小品”

莫小米轻声反驳,“别这么说,杰哥满心欢喜大合唱能得奖呢。”

“得奖?”云婴子提高音量,手中的各班级舞台列表被她捏的咔嚓咔嚓响:“一共三十五个班!有十八个班有大合唱!咱班上辈子救过银河系吗?能在这么高重复率的舞台上得奖!”

莫小米摸摸自己的耳朵。

许意欢把她八辈子没带过的眼镜戴上了,目光专注的盯着那张单:“谁说一定要墨守成规?来个不一样的大合唱舞台不就好了。”

许意欢只是顺嘴提一句,云婴子记心里了,听说她跟文娱委员商量了一下,然后兴致勃勃的跑过来说要给全校一个不一样的大合唱舞台。

许意欢相信她,云婴子这孩子,虽然不太聪明但自小鬼点子就多,不然也不能邀请到面热心冷的许意欢陪她去鬼屋,还编出了她一早就答应但是忘记了的戏码,她记忆力极好,绝不会有忘记这一说。

见王秀玉三四天都没有给她曲目。

许意欢在这时拦住了王秀玉,看着她的模样,许意欢有点后悔,早知道就不答应她了,还得忍着恶心和她一起完成舞台。

“选好曲目了?我弹哪一部分?”许意欢说。

“许意欢……你别给我伴奏了……”王秀玉声音低低地。

“怎么了?”许意欢有些不解,旋即她愣住,她看见王秀玉的皮肤裸露处,有很多的吻痕。

许意欢皱了皱眉头,但她也不是什么好奇心旺盛的主,权当没看见。

“是我的错,我求求你能不能别让他们再羞辱我了啊!”

那时候班级里仍有很多人,加上王秀玉说的声音很大,所有人的声音都静止了。

许意欢一挑眉,“我可没有。”

“还撒谎……”王秀玉愤恨的后退两步,扒开自己的领口,是是密集到让人恐惧的吻痕和青紫伤痕:“这些难道不是你找人干的吗?你害怕我抢了你的风头,所以迫不及待的想要毁了我!”

“我的天好恐怖!”

“没想到许意欢是这样的人……”

“许意欢竟然做这样的事,好难以想象……”

许意欢抿抿唇,在此时她如果没有证据的解释,是很苍白的,她没有办法,只能死死的盯着王秀玉的眼睛:“诽谤是要坐牢的。”

王秀玉也没想继续吵闹下去,反而蹲下来哭起来。惹得许意欢心情愈发烦躁:“哭什么?不是怀疑我吗?我带你报警。”

“我不去!”王秀玉撕心裂肺的大喊大叫:“你家这么有钱,警察都会袒护你!”

“你别没事找事。”许意欢有时候都在想,是因为因素导致她能以为许家连警方都能操控,她怎么不知道她家怎么牛逼。

王秀玉的拒不配合,让许意欢成功回到校长室喝茶,许意欢有些怀念,上次来还是因为云在被人欺辱。

许意欢叹了口气,只能说,长得好看的人都容易被针对吧。

双方各执一词,王秀玉硬说是许意欢找人干的,许意欢说没有。

“做事得讲证据。”许意欢无奈。

但王秀玉瞪着眼睛询问:“难道我会用自己的清白开玩笑吗?”

“但你没有证据,你凭什么说是我干的?”

“除了你还有谁?”王秀玉哭的更厉害了:“因为我让你给我伴奏,你不满意就找人欺凌我。”

“对你不满意的人那么多你怎么不怀疑他们?”

事情最后都没有一个结论,王秀玉的姐姐带着她回去了,说要去验伤,本来校长也叫了许道敬的,但许道敬太忙,没办法过来,只得让许意欢自己回去了。

许意欢一出校门,就看见许息靠着墙,在门口等着,许意欢看了眼时间,距离正常放学时间已经过了半小时了。

让许意欢本不太开心的心情好了一些,但仍是不开心:“真有意思,没有证据瞎冤枉人。”

“处理好了吗?”

“没。”许意欢语气有点恶劣,从来不说脏话的她脏话脱口而出但还是忍住了:“傻…王秀玉回去验伤,验呗,就算出事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许息不语,只是把她的手机递给她,页面很熟悉,是学校论坛,几乎都在说许意欢恃宠而骄,霸凌侮辱女同学。

“害得人家清白没了,大家都来看看啊!这就是你们口中纤尘不染的女神。”

“许意欢真的让我大跌眼镜,这跟有些纨绔子弟有什么区别?”

“真恶心,因为不想沦为陪衬就做这种事,许意欢这些年的教养都喂了狗。”

“刚开学那阵校门口那场大戏我以为只是个偶然,没想到是常态啊!”

“我操我以为大家都忘了校门口那件事,人家男生这么卑微请求都没有回复人家,这得多狠的心。”

“我有时候都在好奇,你们这位女神,前几年干的事情不会还有人不知道吧?”

“嘘,这是秘密。”

“什么秘密?她许意欢前些年死了男朋友,就疯了一样祸害同类型的男生,恶不恶心啊?”

“不是说是和同类型的男生做朋友吗?又是资助又是提供比赛资格的。”

“你能信?不过是在外面的借口罢了。”

“哈哈哈对了,许意欢的白月光叫什么名字啊?”

也有为许意欢说话的,但甚微。

许意欢面无表情,“真厉害,把我多少年前的事情都扒出来了。”

许意欢捏着手机的手,有些颤抖,这些人一旦提到简临安,许意欢就不淡定了。

“王秀玉,好样的。”许意欢冷着一张脸,眼底竟是不可言说的寒冷。

不是喜欢成为女主角吗?许意欢给她这个机会。

“驱车,定位陈濠。”许意欢说。

许息垂下眼帘,“了解。”

王秀玉此时有些得意,她可没有去医院,反而是跟着她姐姐回到了陈濠为她租的家里。

她做的一手好戏。

同时又有些忿忿不平:“如果陈濠对我再好一点,我也不至于这么困难。”

当她某一次不小心看到陈濠和其他女人shang床时她还安慰自己,严简是要跟陈濠结婚的,他们一结婚,那陈濠就更有钱了,她心里自然是开心。

可她看到了那女人的脸,不是严简。

王秀玉就明白了,陈濠说不定在外面有更多的女人,那也证明她不是陈濠的心尖宠,只不过是个玩物罢了。

她心里怨恨,提前为自己铺路,正好她新看上了一个花花公子,可身上这么多陈濠弄出来的吻痕该怎么办。

在得知陈濠去酒吧玩之后,她开始招惹许意欢,抢她表演项目,又在一个合适的机会让许意欢身败名裂,等陈濠玩够回来,这一切都成了定局,没人相信这吻痕是他弄出来的,到时候她一哭二闹谁信他,她也成功傍上了新的大腿。

既收拾了她讨厌的人,又有了新的经济来源。

没有证据又能怎么样?她在家一呆,学校也不去,也报不了警,安心勾搭那个花花公子,一人一口唾沫总能把许意欢淹死。

“妹妹还是你厉害。”王秀玉的姐姐笑出来。

王秀玉得意一笑,她站起来:“我要去看看新金主了。”

“他不是学生啊?”

“不是,但有钱,而且长得还帅。”王秀玉翻了翻手机,给她姐姐看了一张照片:“就是这个人。”

王君卓眼睛一亮,情不自禁的伸手想要把手机抢过来:“真挺帅的。”

王秀玉有些不满,忙把手机抽回去:“你回去工作吧,没有什么事别再来了。”

王君卓翻了个白眼,拿着包气狠狠的走了,还撂下一句:“谁稀罕。姐也有帅的。”

“切。”王秀玉也冷哼一声,又抬起手机欣赏那人的容颜。

过了几十分钟,王秀玉驱车来到了那人的别墅,临海倒是远离城区,不过是真的风景优美。

王秀玉捏紧自己精心准备好久的裙摆,笑容甜美的按下了门铃。

是一个面容俊俏的男人开的门,见是她,语气更加温柔体贴:“秀玉,快进来,饭都煮好了。”

王秀玉望着这双眼失了神,忙应下来。

这个男人是在她逛论坛的时候突然加她的,她本不想理,但看见他朋友圈都是豪车别墅,情不自禁就加上了。

后来聊着聊着,男人发了照片,很帅。

最后在今天约了见面。

王秀玉换完鞋,到别墅的餐桌旁坐好,看男人温柔的端上饭菜,她不觉痴了。

于是她红着脸询问着:“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但与此同时,王秀玉的话突然卡在喉咙里。。

她好像,从来没有告诉过他她叫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