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走一步,楚白狼身上的刀意便增强一分。

起步一楼,行至半途,他便直接跨越两层,直接来到了三楼境界。

又走了几步,三楼刀意攀升至四楼。

如此又是几息的脚程,月光下的刀意已经到了五楼,锋利的气息似乎能将这片夜色完全割裂。

此时李三思眉头越皱越深,白衣术士的脸色也变得有些凝重。

等到楚白狼走到五位黑衣杀手身边时,他的刀意终于登上了六楼。

这是他如今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

六楼刀意,已能开城断江。

杀人更是不在话下。

哪怕刀未出鞘,在场众人亦能感受到自刀鞘中渗透而出的,那股强大而可怕的凛冽刀意。

大魏年轻高手排名榜首者,果然名不虚传,属实有些牛逼。

即便是六楼巅峰的白衣术士,面对楚白狼的巅峰刀意时,都感觉有些棘手。

虽然自身境界要比楚白狼高上一些,但白衣术士是胜在神念强大,战力及杀伐之意却无法与之相比较。

尤其楚白狼师承大魏第一总管曹人往曹公公,刀行霸道,出手之间毫无顾忌,更让他凭空多出了几分摄人的气势。

难顶!

李三思忍不住凑近白衣术士耳边,问道:“打得过吗?”

他记得初见楚白狼时,对方就是被白衣术士吓走的,真要打起来,应该没问题吧?

白衣术士没有回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给了李三思一些信心。

若点到为止,那便平手。

若打出火气,便两败俱伤......当然,对方的伤肯定要更重些。

若生死之战,则自己重伤,楚白狼身死。

不管怎么打,白衣术士都输不了。

但他其实并不想打。

因为楚白狼是长公主的人。

打狗还要看主人,更何况是打长公主身边的贴身侍卫。

“楚少侠何意?”

白衣术士恢复到平静姿态,他指了指五位黑衣杀手,淡淡开口:“你和他们是一路人?”

楚白狼摇了摇头,神情冷厉,眼中有杀气。

他说道:“我不认识他们。”

五位黑衣杀手也摇起头来:“我们也不认识他!”

说完便退开了几步,与楚白狼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看似是划清界限,实则是有些顶不住从对方身上传来的锋利气息了。

白衣术士抬起头,眉心天眼大开,他再次问道:“那为何要替他们出头?”

“因为他们和我的目标一致。”

楚白狼声音变冷:“杀他。”

他口中的“他”,自然是指李三思。

躲在白衣术士身后的李三思忍不住跳了出来:“我到底怎么惹你了,你这家伙阴魂不散?”

说完马上又跳了回去,防止被刀光割喉。

“那一晚,你在秦淮河的花船上通了宵。”

楚白狼简单说道:“我警告过你,不准再去秦淮河,你不听话,我便杀你。”

声音中带着一贯的冷漠之意。

“长公主知道你来杀他?”

白衣术士提醒道:“你应该知道,在得到李三思之前,他是长公主的禁忌,动不得。”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李三思虽还未见过大魏王朝的长公主,却已对她多出了无数遐想,“这长公主像是很会来事啊!不知道跟苏姬比起来怎么样?”

楚白狼沉默下来,他想起了皇城中那位让自己心神缭乱的妩媚身影,情绪稍有低沉。

但很快,他便重新昂起头,眼神变得冷漠而坚定。

他握紧了古刀,将身前刀意弥散开来,融入夜风之中。

刹那间,镇魔街当前十里地,皆被刀意环绕。

这,便是他的回答,他的态度。

杀了李三思,或许会让长公主很生气,但,却能让他感到很满意,很顺心。

这便够了。

而事实上,在过去的那些年里,因为各种原因,楚白狼杀死的听云轩面首,已经超过了两位数。

虽然每一次,长公主都稍微发了下脾气,但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甚至都没有处罚楚白狼。

因为在长公主心里,这位登上六楼,且保有纯阳之身的年轻刀客的地位,可比那些昙花一现的面首们高多了。

所以楚白狼有理由相信,哪怕自己真的杀了李三思,长公主也不可能把自己怎么样......毕竟,自己才是长公主身边,最长久,最完美,且最有盼头及诱惑力的面首。

他的纯阳之身,将会在登上七楼的那一天,完完整整的交给长公主。

他期待,并且渴望着那一天的到来。

夜色中,楚白狼毫无感情的声音再次响起:“他在长公主的心里,不过是一个新鲜点的玩具罢了,丢了,坏了,被毁了,可能会有些遗憾,但也仅仅是遗憾。”

你吗的才是玩具!...李三思轻呸了一声,刚想跳出来再逼逼几句,白衣术士却将他拦下,轻轻摇了摇头。

因为他看到,楚白狼拔刀了。

刀出一寸,清澈刀光便伴随着锋利无比的刀意闯入了黑夜之中。

将当空而下的月色完全覆盖。

等到古刀完全出鞘时,那一片刀光便似一轮皓月升起,将方圆数里地,照耀的犹如白昼。

他将刀鞘系回到腰间,右手拎着那把古刀,左手自刀锋之间轻抚而过,将刀鸣声传开,犹若龙吟。

今夜,他誓杀李三思!

白衣术士将双手缓缓放下,眉心天眼中的金光灿烈到让人无法直视。

他最后提醒了一句:“你不是我的对手。”

“或许吧。”

楚白狼横刀身前,杀意逐渐攀升,他冷声说道:“但在你打败我之前,李三思他怕是已经死了。”

“嗯?”

白衣术士皱起眉头,下意识望向了退到一边,沉默许久的五位黑衣人......他们才是今夜真正的杀手。

若是楚白狼拖住了自己,那五位黑衣杀手一拥而上,李三思绝无生还的可能。

他的心渐渐沉了下去,“原来你早就做好了打算。”

楚白狼没再回话,他转眼望向五位黑衣杀手,面无表情吩咐道:“做事。”

声音极冷,带着命令的口吻。

你这什么态度?咱们认识吗?...黑衣人有些不爽。

可不爽归不爽,五人却都很默契的没有开口......这小子脾气太差,还是别惹他!

沉静半息,五人同时迈步而出,拎着大刀做好了砍人的姿态......楚白狼负责白衣术士,他们负责李三思,合作愉快!

白衣术士被金光笼罩,犹如神明。

他的脸上再无表情,声音变得很是冷漠:“若敢出刀,你们必死。”

没有刻意的加重语气,但在场众人都知道这句话的分量。

黑衣杀手下意识望向楚白狼,得到的,是一把刀的回应。

刀光瞬起,璀璨夺目。

惊鸿一瞥间,楚白狼纵身而起,身形划破长空,似坠落的星辰般,提刀斩向了白衣术士。

李三思面色凝重,站在白衣术士身后没有说话。

他知道,这一刀若是落在自己身上,十个李三思都被砍成渣了。

白衣术士则岿然不动,天眼瞳术早已看穿了楚白狼的刀势。

刀光临身之际,白衣微起,在夜风中轻轻摆动,术士伸出了一只手,稍做挥动,金光落入掌心,便将斩至额前的那一刀给轻轻拨开,看似云淡风轻,但他的心情却无法轻松下来,因为他知道,楚白狼的六楼刀术,才刚刚施展开。

短暂沉寂,白衣术士的另一只手突然伸向身后,拎小鸡一样拎起了一脸懵逼的李三思,猛地朝着三尺阁所在方向扔了过去!

“跑!”

白衣术士开口,低沉的声音中夹杂着急促的语气。

抬头时,他看见楚白狼当空而起,双手之间持握着一幕浩瀚无比,似乎能将这片夜色给斩成两半的绚丽刀光。

这是要拼命的架势!

白衣术士微微眯起眼,他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再顾及李三思。

面对楚白狼的六楼刀意,他必须心无旁骛,全力出手!

金光瞬间汇于天眼之间,神念惊起,似天幕倒垂而下。

白衣术士身上气息很快归于寂灭,刹那间,他在夜色中消失了一瞬,等到他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楚白狼的刀下!

他面色清冷,眼中没有了任何情绪,犹如神明般冷漠。

金光似烈阳,狠狠的撞向了当空而下的刀光。

二人一触即分,金光与刀光同时炸裂开来,四散的火星撕裂了苍穹,犹如神的震怒。

他们各自退出里许,却不做片刻停歇,很快便再次穿过夜色,各自带着无可匹敌的姿态,继续对撞!

这一战,至此彻底拉开序幕!

势必要以一个人的倒下而宣告终结。

而此时的李三思被抛至百米之外,狼狈坠地,来不及回身看一眼白衣术士与楚白狼的战局,便发现五位黑衣杀手已经拎着大刀扑杀过来。

你吗!...生死之际,李三思瞬间鸡血上头,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潜力,瘦弱的身躯疯了一般朝着三尺阁府衙冲刺过去。

白衣术士被楚白狼拖住,短时间内肯定脱不了身。

若是自己被五位黑衣杀手追上,只有死路一条!

今夜经历了种种坎坷后,李三思对自己的小命看的无比重要!...我绝不能死!

他玩命儿奔跑,像是受惊的野兔。

可在他看来已经足够打破百米世界纪录的速度,在这个世界的修行者眼中,却慢的离谱。

不需片刻,五位黑衣杀手便将其追上。

五把大刀同时抬起,卷起的寒芒让李三思如坠冰窖,他面色瞬间惨白,双腿灌了铅一般沉重,再无力奔走,“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再次陷入死局。

结束吧!...五位杀手刀势同时落下,裸露在外的眼眸中露出了一丝残忍的笑意。

他们虽只有三楼修为,但是杀一个李三思,跟杀死一只野鸡没什么区别。

甚至有些大材小用了。

要死了吗?...李三思猛然抬头,五把刀在瞳孔中瞬间放大,他已经心如死灰,本能性的闭上了眼,等待死亡。

兜兜转转,还是没能逃过这一劫。

李三思惨笑一声,“死后还能继续穿越吗?”

有些绝望和自嘲。

等待许久,那五把刀却迟迟没有落下。

就连四散的寒意都仿佛突然消失了。

怎么回事?...李三思带着疑惑 ,沉寂半息,缓缓睁眼。

而就在这时,在他的思维宫殿中,某个空荡,幽暗,冷寂的角落里,有一个身形高大,站起来几乎能触碰到思维宫殿的最顶端,并且浑身上下充满了远古气息的身影,和他一起睁开了眼。

冷漠的瞳孔中,带着与生俱来的杀意,以及血光。

似君王。

又似魔主。

有寂灭之声随之而来,犹如地狱里的回音:“五只,爬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