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这睡得真香啊!别说,这炕,睡着还挺舒服,如果旁边不是小福儿,那就更美好了!”李伊诺一边喝着粥,一边吃着小咸菜说。

旁边被嫌弃了的小福儿撇了撇嘴,那么大炕,公子的腿转圈撵着他砸,他要是女子,早就被砸死了。

一切收拾妥当,小福儿去村里接了子灵,拉着收的野物,他们一起去了县城,我们今天收地。

孟叔家的多,可他们先收。

到了孟叔家地里,他们都在地里等着了,还有几个帮忙的。

两个孩子我认识,是孙家的,两个老人应该是他们爷爷奶奶,还有两口子,是孟叔家邻居,孟老大,也是孟家和孟叔同辈分的。

我不来,他们没敢收。

孟大伯看我来没什么表情,在村里听说过我,都是些负面的,一个女娃子,能种出什么,自己这堂弟也不知怎么了,就让一个女娃子忽悠了。

今天他一是来看看,帮干干活,二是如果不成,可劝劝当村长的弟弟,别让人笑话了。

孙家来,纯粹就是村长总贴补他家,对孩子们也好,听说干活,就都来了。

村路口还有一帮坐树根等着看热闹的。

我到了之后,开始告诉大家,把土豆秧拔出来,土豆摘下来放在垄沟里,秧放在一堆,拔完后再用镐,小心点,慢慢的趟,把还在土下的土豆趟出来。

小孩子捡土豆,放一堆,勾破的放一堆!太小的放一堆!大人用筐把土豆放牛车上,往家拉。

就这样,一天的功夫,孟叔家房子前园后院,都成了土豆的海洋。

孟叔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中午烀土豆,下午炖土豆,和土豆干上了。

给孙家和孟老大家拿了些,女人们都看见孟婶怎么做的,回家也照学,这土豆太好吃了。

孟大伯这回对我有了些改变,也追问我,哪来的土豆种,明天他家也想种。

一些看热闹的,看着左一车又一车的,拉圆溜儿的东西,掉路上一个,被他们捡到了,都在那研究。

没研究明白,干脆到孟叔家门口,问东问西。

孟叔想着,都是屯邻,于是放出风,可以每家来取十个土豆,拿回家吃。

他有他的想法,这个烀着吃,可充饥,做菜吃,可下饭,指定是有发展能赚钱的。

他想着,如果有想种的,可以大面积播种的。

就这样,土豆送出去几百斤。

要种土豆的人把孟叔家门槛都踩矮了!这都是后话。

完活儿后,我和孟叔研究,明日土豆皮干爽后,用编织袋装起来,我这边去把土豆,在全味斋菜谱上添上。

回到家,木瓜和我一起下了厨房,他填了柴,把饭闷上。

我在自家起了一些土豆,去皮,搅碎,放在清水中,滤掉碎渣,土豆水放在大盆里沉淀。

收拾了一只野鸡,用蘑菇土豆添汤靠干,又炒了一个青椒土豆片。

过程中,沉淀了的土豆水被我倒掉,添了新水搅匀,在沉淀。

一共沉淀了四次,水倒掉后,剩下的淀粉,被我抠出来,扑在牛皮纸上,晾干。

鸡肉出锅啦!

我俩刚要做下吃饭,一个声音传来。

“你们吃饭了吗?我来啦!”李伊诺又来啦!

更加雷人的是,这货带了被子!对,被子!

“你这样,我可就要收你伙食费,住宿费了!”我小脸儿一挂。

“你怎么这样,路泽明都没说什么。”李伊诺反抗。

“冰冰,提钱干什么呢。”

李伊诺还没来得及感动。

路泽明接着说:“就直接不让他来就好啦!”

“呸,好你个路泽明,枉我还以为你是谦谦公子,你和孟姐儿一张,小家子气!”

哎呀哎呀,一不小心,把他们俩都得罪了呢,李伊诺说完就后悔了。

果然~

“你说谁小家子气,嘚嗖的,想不想吃饭了!”我故意吓唬他一下。

“我还真不是谦谦公子,晚上我的炕不给你睡了。”路泽明说道。

“行了,行了,我叫你们大哥,大姐,行了吧!快点快点,做什么好吃的了,饿了饿了”。

就这样,李伊诺携家(一床被一身衣服)带口(小福儿)的,死皮赖脸住了进来。

未来的日子,路泽明后悔,当初强硬的拒绝这货住进来好了。

收拾完毕,这几人坐在一起聊天。

路泽明提起:“冰冰,你有没有想过,怎么把土豆变到家喻户晓?”

“嗯,现下只能先在李伊诺的全味斋添菜,让大家知道土豆。”我事先就是这么考虑的。

“可以,我全味斋其他店也可以上土豆,孟叔家这些,咱们自己就消化了。”李伊诺接言。

“可是,土豆做法不像大菜那么繁琐,成本也很低,听冰冰说过,这以后肯定是要走利民路线的!孟叔一家的地咱们能给消化,有孟叔带动,明年百姓开始大量种植呢?全味斋普通老百姓不能去吃,知晓的人指定会少,最好能推到全国百姓的餐桌。”

路泽明说完,看了看我和李伊诺。

“泽明说的有道理,我当初就是这么想的,现下粮食产量低,赋税高,有很多人家都吃不饱,发现新作物,就是为了让百姓生活好些。”我点头赞同。

李伊诺也点头表示赞同。

于是我们开始研究具体的方案。

现在量少,我们决定不找商家合作。

因为现在找没有人了解这东西,不会贸然预定明年的土豆,及时有人有兴趣,也不可能给上价格。

所以要先打出名声,让他们自己找上门来。

孟叔将近五万斤的土豆,李伊诺的全味斋留一万斤。

用三万斤,明天去找吴知县批准,办一个限时三天的土豆小吃体验街,免费品尝,按一文一斤,每家限量销售五斤,售完为止。

剩下一万斤在县城门口,撑十个烤炉,每个过往流民乞丐,一人免费发放一个土豆。

先这样,让每个穷人富人都熟悉土豆,产量增大,在推向别的县,别的州!

就这么定了。

第二天,去了县衙,找了知县。

没意外,直接同意我们的做法,还给拨了两个衙役帮忙维持秩序。

吴智妍一听,也求了她爹爹吴知县,和我们一起发土豆!

这添名声的好机会,更没有意外,吴知县直接同意。

吴智妍开心的谢谢爹长,谢谢爹短的。

我们几个当事人擦汗,没我们平台的事儿啊。

就这样,又一种食物继肥肠大火后,风靡全城–土豆。

最重要的是,在民众心中,土豆吃法没有拉梭子。

全味斋全新推出土豆菜系。

走精致路线。

“万峰重叠”–土豆泥打出山型层次感,插上香菜叶,淋上酱汁。

“旋风风情”–土豆插上签字,用刀旋转切成螺旋型,不切断,烤熟,扬调料,本来这个想做小吃的,但是嫌它繁琐。

“甜蜜不断”–拔丝土豆。

等等一应菜系。

这边街头的土豆小吃体验街,也办的风风火火,热闹非凡。

提前培训好的厨娘们(农村大妈,由孟婶找了几个妇女队组成),围着统一的围裙,带着白色头帽,在大锅前忙活着。

土豆丝、土豆块、土豆泥、土豆片,还有孩子爱吃的薯条,出锅就像流水线一样。

摆放在每道菜固有的做法说明下,分一次性小碗装好。

体验后限量五斤销售的桌子上,写着:数量有限,先到先得!

上面还摆放写土豆做法大全!

而城门口,平时没看见很多的流民乞丐,放出风给吃食,一下涌出这么多呢。

从刚开始的拥挤,到衙役下场让排好队,只用了一会儿的功夫。

我们开始发放。

烤熟的土豆非常香,每人一个,妇女老人孩子就给大点的,男人就给小点的。

刚开始我和木瓜在一起发放,木瓜耐心的面带微笑的给每个人鼓励。

不一会儿,我去组织人在旁边温些水,给大家些水喝,在回来时,位置没了,被吴大小姐代替。

三天下来,土豆销售一空,吴大小姐收货了一大波好感,我这打水的竟然也被人深深的记住了。

哎,这群可怜的人,不知道我的努力能不能帮助他们。

终于忙活完,去给孟叔家算账。

“孟叔,这样的,咱们这土豆按一文一斤卖,现在是卖了五十两银子,您收好,但是以后大批量生产后,卖给菜商,可能卖不了这么多了”。

“五十两啊!太多了吧,给你们一半吧!”孟叔颤抖着手。

“呵呵,给我们干什么,你地里出的钱,等深秋的,看我们白菜在收它一波儿的!”我笑道。

这期间,孟叔已经把发出苗的白菜移植到了大地。

“这,之前种苞谷,一年下来,产量也不高,就能剩个五两六两的,这哪是种土豆,这是种金子了!”孟叔激动的说。”

“嗯,明年肯定要大力种植的,有了您这宣传榜样,才能带动这些人啊!”我感慨的说。

“他们,哼,我替他们感谢你吧,这么对你和泽明,你们还能不计前嫌的帮大家。”孟叔叹气。

“一个人富不算富,大家一起富,生活才和谐不是,哈哈”我轻松的说道。

孟叔赞同的看着我,这哪是一个小女子的胸怀啊!

回到家,果然,李伊诺臭不要脸的在。

全都洗漱完,这几天累的慌,早早就躺下了。

“叮!”

“你好冰冰小可爱!你怎么总也不找伦家呢!伦家好无聊的呢!”小空奶声奶气的说道。

“呵呵,能做到的,当然要自食其力了,对不对,你要无聊可以找我说话啊!”我回答。

“哎呦,没有你的呼唤,伦家不能和你联系的啦!”小空扭捏到。

“那你现在不是跑出来了!”我说。

“伦家给你报喜啦!”小空欢喜的说。

等等,为什么我想到宫廷剧中的太监!杂家给您报喜啦!,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可爱的小主人,因为你乐于助人,积极扶贫,收获别人的信任,系统升级四级!储存空间八十平!可取物品从生活用品和研究过的农作物,另增加农作物所需营养费!不限量!”

惊喜啊!这个喜,我接了,不限量让我太开心。

“这个多久升级一次啊,这存放空间我能看见么。”

“这个需要系统评判你的收获度,至于空间,可以看啊,闭眼,大脑一心一意想,小空小空,我爱你,系统空间,为我打开!”小空说到。

信它才怪,这个调皮鬼。

果真,我只闭眼,默念了:系统空间,为我打开,我就看见了空间内部。

里面没什么,就八十平大空场啊,里面有个架子,架子上有银票,地契,还有一幅画。

小空美美的想:这回能总记得我了。

一夜好眠。

继李伊诺之后,又一个活宝要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