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黑尘志 > 第一部 事起 第二节 复仇(七)

于是,我们趁着下午的阳光拆毁了寨栅,到了晚上也没点火把,只躲在暗处等崔朗兵来。

营帐的残片在风中起起伏伏。一更。二更。

三更十分,我们终于听见了军马趱动的声音。我令全军衔枚防止出声,悄悄上马。幕布后,敌军举火的身影已清晰可辨。

“杀!”我拔刀一声大喊,划开帐篷,一夹马肚,乌骓便冲进去,一下将那个敌军撞倒在地。骑兵跟着我冲出来,将那个士兵踏为肉泥。

我们趁机关了寨门,逢人便砍,就帐中举起火来。他们要撤,后面一支军马冲开寨门冲入,为首者金甲龙盔,乃是郑骁,众军都着官军衣服。崔朗正与夏侯峰战到胶着之处,急要脱身,见来的是官军,忙叫:“贤弟救我!”再一看,郑骁挺枪早到崔朗面前,大喝一声:“贼杀才,还我大哥性命!”把蟠龙金枪望崔朗项根狠命一搠,登时毙命。郑骁随后大喊:“冲进城去!”

陈保也已经假扮官军混入城中,见此在城上手起,一刀砍下伍长的头颅,从城上丢下来。

一刻钟后,我走上冲县城楼,一刀砍断了挂着“崔”字大旗的木旗杆。

我这样安排,也是经过算计的。崔朗武艺高强,一般人近不得,只好用两员猛将,趁他被一员缠住,欲求胜而不得,病急乱投医时,另一个便手起取他性命。再差几人去传流言称崔朗叛变,城中必然军心涣散。

“众军集合!”

点将台上,有赤沙狼、夏侯峰、郑骁、楚锐、狄青、曹世雄、陈保、扬笺几员大将,折余五千兵马,斩敌七千余人。

今日之实力,已非昔日在山寨时可比。冰儿站在我身后,我不知道她怎么看待这一幕。我交代了守城之宜,便留下众将,带着冰儿和扬笺,向南行进了。临去时,我还吩咐他们伺机拿下墨城。

路上,冰儿好奇地问我:“秀儁,这次怎么这么着急?我好困……”

我看着她睡眼惺忪的样子,感到一阵心疼。这一路上我们几乎两天两夜没合眼,这个时间在战争中,还要算短的。而且,如果我可以带着她归隐山林,我们完全可以不用这么累的。

我略一思索,心一横,轻轻说了句:“冰儿,把马挨过来。”

她打了个哈欠,听话地把马靠了过来。

“呀!”在她一声惊呼之中,我冷不防双手托住了她的身体,轻轻地把她抱到了自己身前。

我放下缰绳。“你睡吧,我相信乌骓能控制好方向的。扬笺,帮个忙,把冰儿的马也牵一下。”

“嗯……”她伸了个懒腰,脸红得像个苹果,目光也晶莹了起来。她闭上了眼,不一会又睁开。“你不告诉我去干什么,我就睡不着。”

我笑着,“我带你们去千户玩呀。”

她实在太困了。“你……不准……哄我……”然后,她就睡着了。

扬笺看着我,一脸的羡慕。我对他说:“等你找到墨小姐,你也便有了这份责任。希望你也可以做到。”

他满怀信心。“将军放心……”

我一着急。“嘘!”

扬笺不好意思地挠头笑了笑。

这一路很漫长。我们踏着寒露,披着星辰,饭点就在路边买几个炊饼,就着寒风下咽。我总会给冰儿买些好一点的,如热粥之类的,自己和扬笺则艰苦一些。到了晚上,便就近找个旅店住下。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三四天,我们才到了千户。

掏出公子给的令牌,守门士兵不敢说什么,痛快地放我们三人入了城。

白狐的字条上说让我在大成传等他。大成传是千户城中最好的客栈,看来这个白狐来头不小。

我们一路边观赏景色边骑马徐行,晚间才到大成传。这城中六七层高楼,夜晚灯火通明,好不热闹。

还有什么办法,能让这座大城免于灾祸?

小二说白狐已付了钱,让我们上楼去等。我们和扬笺进了各自房间。一关上门,我和冰儿不约而同便躺了下来。

“秀儁,你还没回答我,我们这次来千户,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我想了想。“目的有很多。”

“哦?”

“一是我不得不来的原因,是城中一位叫白狐的游侠,找我有要事相商。有这个机会进千户,便想带你进来,一同游玩一番。”

“嗯。”她咯咯笑了几声,“还有别的原因吗?”

“扬笺将军的青梅竹马墨韵小姐现在城中,我想帮他一把,成全他们这段姻缘。”

“哦?这么说,你知道他们的故事喽?讲给我听听!”她的一只胳膊搭在了我的肩上。

我正要开始讲,忽然有两个人砰地一声从窗外破窗而入,一个白衣戴白纱者灰头土脸跌在地上,另一个黑衣裹身,杀气正盛。

白衣者突然开口。“黑狼!你……想干什么?”

“白狐,你还不知道么?这天要变,你是拦不住的!”

他正欲举刀砍下,被我拔刀架住。他瞪着我,目眦尽裂。

“你是什么人,敢妨碍二公子做事!”

“要怪,只能怪你们作事不密了。我是大公子的人,不听你的二公子放的屁话。”

“你!”他大喊一声,挥刀砍下,我用刀剑架住,飞起一脚把他踹退几步。他全力大喊一声,青筋暴突,全力砍来。我尽力招架,尚能格挡,只是冰儿……

我心头一凉,“冰儿快走!”我失口大喊一声,一回头,却见她挺戟而来!

哧。

黑狼的前胸,被一杆金凤戟刺了个透心凉,仰着头倒在地上抽搐。

我钉在原地愣了一下。她颤抖着手拔出戟,戟尖不断往下淌血。她手一抖,戟丢在地上。我收了刀剑,到她面前。她明明很害怕,却笑着,像是对我,又像是对这个世界,宣布着:“司马秀儁,你不要以为你家娘子是吃素的,谁欺负了你,尽管告诉她……”

不等她说完,我便张开双臂把她揽在怀中,轻抚着她苍白的小脸。

“哦呦。”白狐坐起来,起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