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府,范宁带着从周琦住所带回的老照片和账本与王瑈和苏木汇合。

“我们先来搜周哥的房间吧!”

王瑈记得昨天和NPC对完话,他们没有搜房。

“我和安娜去搜文文的闺房。”

昨天苏木和王瑈发现了安娜的隐藏身份,两人打算分头行动。

“少爷的房间在这边,文文小姐的房间在那边!”

老管家NPC为他们指了路。

“周府的NPC真称职,周琦故居都没有NPC,怎么差这么多啊!”

范宁抱怨着,昨天没有NPC的提示,他们搜到的证据好少,看来一会还得让王瑈再去一趟那边。

“我知道的情况是周哥是周府的长孙,20岁的时候在府外捡到一个弃婴,就是周文文,两人之后就以兄妹的身份生活在周府。”

王瑈为范宁和张维简单介绍了之前的信息。

“文文的身世会不会有什么故事?”

张维觉得周文文既然是弃婴,那一定有什么隐情。

“搜一下屋子吧,看看会找到什么证据!”

范宁和张维找到了影集,里面记录了周哥和周文文温馨的生活点滴,两人一起读书写字,一起外出郊游。

“周哥对文文真好,他明显就是喜欢文文,只是两人年纪相差太大了,所以一直藏在心里吧!”

范宁看着相片感觉好有爱,节目组还“贴心”地把照片的脸P成了肖军和王瑈。

“抽屉里还有一个盒子,里面有个吊坠,是半块玉。”

王瑈发现了抽屉的暗格,里面是一块红布和半块玉。

“这个说不定是文文身世的关键!”

范宁拿起玉,觉得这是一个重要线索。

“管家说周哥当年是被冤枉的,那天他为什么会去小海父亲的死亡现场呢?”

三人走出周哥的房间,继续分析NPC提供的情报。

“既然周琦是毒贩,那周哥找他会不会跟毒品有关!”

王瑈觉得周哥说不定是因为毒品去找的周琦。

“确实是这样,你们看我在文文房间里找到了什么!”

三人来到院子中央,苏木和安娜正好也从房间里出来了。

“是毒品注射器,文文吸毒!”

苏木手中拿着一个注射器,针管里还有一些不明物体,道具组制作的很逼真。

“是安娜,安娜那天来找文文小姐,我看到她从包里拿出这个注射器,是她给文文小姐注射的!”

关键道具的发现,触动了NPC的隐藏线索,一个老佣人跑了过来,指控安娜。

“对,就是那天!安娜走后,文文小姐就犯病了,少爷进来了匆忙出去找周琦,结果那天晚上就出事了!”

缺失了周哥的剧本,周哥的剧本只能靠NPC来表述了。

“安娜小姐,你既然是周琦的女儿,那天你是出于什么目的,给文文小姐注射毒品的?”

老管家NPC也走了过来,真相直逼安娜。

“我...”薛爽没想到自己的身份会在这个时候暴露。

疑云笼罩在五个人的心中,他们重新回到周琦的故居,在安娜的房间,她们找到安娜写给小海的情书,还有一封告密信,信中透露了小海父亲的身份。

“安娜,原来一切都是你做的!”

苏木看到那封告密信明白了一切。

在休息室的肖军把这些证据连在了一起,明白了当年整件事的真相。

“当年的案情我大概知道了。安娜肯定是通过小海的亲戚知道了小海爸爸的真实身份,她写了封告密信给周琦,周琦计划利用小海引出小海父亲,并杀了小海的父亲。而安娜写告密信的同时,来到周府给文文注射毒品,看到文文中毒我立刻去找了周琦。安娜其实是想通过周琦除掉我和文文,却不想周琦和我带着两个女孩逃到了外地。但安娜为什么会在多年之后对周琦痛下杀手,为什么要写信给小海呢?”

众人回到休息室,进行第二局的投凶环节。

“我感觉这个不用分析了吧,很明显就是安娜!”

范宁觉得现在他们中间只有一个坏人,那就是安娜。

“拜托,这些证据只能说明安娜是害死小海父亲的帮凶,安娜是她的母亲,她怎么会杀了自己的母亲!”

王瑈的任务是保护安娜,她要做最后的努力,只是对不起肖军了。

“徐导,我们要投凶!”

范宁觉得根本用不着讨论了,他要直接投。

“第二局的投凶环节比较特殊,我们只需要飞飞和小山的投票。”

徐冰洁被范宁积极要投凶的样子逗笑了,看来特殊身份的两个人,要行使自己的权利了。

“为什么?”其他人都愣住了,这又是什么环节?

“因为这一局,两人的身份很特殊,他们是两个卧底警察。”徐冰洁看到大家惊讶的表情很满意。

“我的天!”

大家难以相信,警察原来一直都在身边。

“请两位投票!”

徐冰洁示意两人直接指认凶手就可以了。

“必须是安娜。”

范宁和张维毫不犹豫地投给了“安娜”,投凶结束,投凶成功。

“我的天啊,终于结束了!”

范宁和张维情不自禁地抱在了一起,两人从第一局开始到第二局的结束都好紧张,卧底警察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但现在还有很多疑问没有解开!”

连薛爽的剧本里都没有写她为什么要杀人,那可是她亲生母亲啊!

“因为还有第三个场景,下面解锁第三个场景,结婚礼堂。”

徐冰洁大手一挥,第三个场景已经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