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长刀雷神寻妹记 > 第二十八章 锻神

但是工作人员并没有说什么,因为熊孩子的身体已经凉了,这个玩具一旦有人进去,只能从里面打开或者外部遥控,虽然是玩具战甲,但是也是战甲,主要是培养小孩子对于战甲的掌控能力的。

但是很可惜的,外部的遥控器不知道放在那里,反正老太太没有带过来。

随着时间的增加,外壳战甲的外壳逐渐拆开,里面熊孩子头部一个很大的包,已经双眼充血,心脏停止跳动,刚刚玩具战甲胸前的鼓起应该是熊孩子用脑袋撞战甲撞出来的,而且力气应该十分巨大,而且熊孩子的头骨,有明显的扩大和凸起。

“已经没救了。”保卫人员叹了一口气,以现在的医疗设备,只要对方还有一口气在,基本上就能救回来,当然了灵魂的缺失是没有办法的,只能求助那些拥有招魂能力的修士来帮忙。

但是对于招魂能力的修士,目前只有茅山的修士能做,而且死去的时间也不能太长,并且灵魂的还能坚持住和身体再次融合才可以。

以上只是普通大众都知道的信息,其他的一些信息他们是不知道的。

夜长明淡淡的看着这一幕,这一幕他曾经看过,甚至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但是他阻止不了,因为接下来这一幕,就是他恐惧的源泉,也是他变强的动力。

男孩对于死人的畏惧和好奇,并没有离得太远,只是在几个大人身后,通过他们之间的缝隙,看到前几天欺负自己妹妹的那个人,现在就像大头娃娃一样,只不过眼睛,鼻子,嘴巴,耳朵全部都有血液流出,甚至,眼睛马上就要鼓的马上要掉出来的感觉。

“孙儿哎~”一声啼哭,老太太扑在熊孩子的身上,左手冲着熊孩子的身体挥动了一下,砸在熊孩子的身上。

“砰”

一声炮响,熊孩子血花四溅,浑身的骨骼断裂,断裂的骨骼就好像洒满了铁钉的手雷一样四散建设开来。

离着熊孩子最近的人,那位老太太第一个收到冲击,浑身被熊孩子断裂的骨渣炸进了身体,直接把老太太炸死。

而其他离得比较近的工作人员,也被熊孩子四散开来的骨渣炸的都是一些血洞,随后倒在地上。

而男孩离得比较远,前面也有几个工作人员当着,所以虽然有出来额骨刺,但是幸好没有伤到男孩。

而男孩也有点吓傻了,眼前一片血红色,而且有一些长条状的东西在不远处晃荡。

“叮~铃~铃~”

一声风铃摇曳的声音响起,把男孩惊醒,男孩转身跑上楼,打开女孩的房间,他看见女孩正拄着一个凳子,使劲的往窗户那里挪动,似乎想看看刚刚那声爆炸发生了什么事情。

“明玉!”男孩大吼一声,赶紧抱起女孩把她小心又快速的放到床上,然后给她盖好毯子,把受伤的腿也放好,防止对方压着。叮嘱她不要起来,然后把所有的窗户关上,窗帘拉上,“别出声,就说你受伤了,休养。”说完这些,又急急忙忙的用手表拨打电话通知父母,然后又听从父母的嘱咐给医院拨打电话。

男孩回到下面,只见躺了一片,只有两个受伤比较轻工作人员正在救治受伤的人,老太太已经趴在玩具战甲上面没有了动静。

夜长明就在旁边看着,十分沉默,没错,那个男孩就是夜长明小时候,应该是九岁左右的事情,楼上的就是夜明玉。

当时这个事件确实对年龄还小的夜长明造成了不小的伤害,而且这件事,死伤的人数是四人,熊孩子一个,死因是当场粉碎。熊孩子的姥姥一个,死因是颅骨被碎骨射穿直接死亡,另外两个工作人员其中一个同熊孩子姥姥一样,另外一个是收到惊吓和受伤严重,直接吓死,属于魂飞的那种,需要招魂,但是由于家属出不起费用所以没有救回来。

其实这件事如果被茅山的人遇到了,他们会帮忙救回来的,而且费用也不高,额外多一笔功德赚,是稳赚不赔的,奈何家属明确表示不需要,结果保险公司给予了对方很大的赔偿。

最后夜长明看着和记忆力一模一样的画面,无奈的笑了笑,现在已经不是**岁的小孩子了。

夜长明走上楼,看了看仍然蒙在被子里的夜明玉伸出手想摸摸她的头,刚刚伸出去,想了想这是在记忆力,苦笑了一下,走道阳台打开,伸手触摸向那个风铃。

“哥哥是你吗?”被子里,夜明玉发出了声音。

夜长明一顿,但是中指已经碰到了摇晃的风铃,瞬间出现在一片黑暗当中,但是夜长明还在保持触摸的动作。

“刚刚,那是我记忆里发生的事情吗?还是说?”夜长明闭着眼睛,保持触摸动作不变,“还是说,夜明玉能指挥这个身体?还是我潜意识的错误?”

沉思了一会儿,想不通原理,夜长明觉得自己以后再来试一试。

凭着感觉往前走了两步,伸手撩起黑色的幕布,面前站着的是他的老师王玲,一脸的欣慰和惊讶,能这么快走出问情这一关的人,不是没有,但是也是很少了。

也许夜长明内心的恐惧,没有她想想的那么大。

王玲并不知道,夜长明不是没有遇到过比这个更可怕的事情,但是他内心里面,一直有一个遗憾,就是没有保护好妹妹,说是问情,不如说是在看一遍自己恐惧的回放录像。

“老师。”夜长明点点头,内心虽然有遗憾,但是从新见到妹妹,也算是一件好事,所以还是十分的开心的。

“问道,问心,问情以后就是下两关了,”王玲扭过身,指向后面的纯黑色大门,“锻身和锻神,你会在一个木桶当中经历一个重新熔炼身躯的一个过程,过程非常痛苦,成功率是百分之百,但是有一个前提,就是你坚持住。”

说完单手推开黑色的大门,里面出现的就是一片黑压压的黑色,木桶的翠绿翠绿的犹如玉石一般,但是但是里面其他的都是黑色。

红黑色的墙壁以及红黑色的地板和颜色,甚至于有一些黑色的硬块存在,显得这里好像是一个刑场一样。

“这里是就是我们近战修士的最终的地方,锻身和锻神。”王玲站在门口,“进去吧,脱光以后躺或者坐进去就行。然后你感受全身都被虫子往你毛孔当中钻去的感觉,你只需要忍受住就行了,一定不要有太大的动作,他们只能存在那摊物质之下,他们会洗去你身体当中弱的那部分能量,转化成你强大的那部分能量,你一定要忍住。”

“是,老师。”夜长明恭敬的弯了一下腰,然后就走了进去,然后转过身来缓缓的关上门。

就在大门马上就要关上的时候,“夜长明。”王玲叫住了夜长明的马上关门的动作,从门缝当中伸出来一只手张开,“这是碧莲果,如果你承受不住了,你吞下它,然后立马出来,你最多就是降低你的资质。”

“老师,不用了。”夜长明把王玲的手推出去,然后把门关上。

“破釜沉舟么?”王玲喃喃自语了一句话,然后叹了一口气,站在门前闭上眼睛,在这里,谁也不能打扰他锻身和锻神。

夜长明关上门以后,借着木桶绿油油的木桶,脱下衣服,随手扔在旁边记忆当中的一个黑乎乎凳子上面。

浑身**的夜长明跳进木桶当中,那摊犹如沥青般粘稠的东西带着略微有点烫的温度,直接漫到夜长明的腰部。

夜长明缓缓坐下,那堆东西的温度有一点点烫,当夜长明盘膝坐下以后,犹如一个个虫子一样,开始向夜长明身上爬去,一点点的覆盖夜长明全身。

夜长明感觉浑身瘙痒,所有的毛孔,脚趾,手臂,腹肌,肛门,甚至于尿道,所有的毛孔都在向夜长明身体当中爬去,以至于痒的夜长明都想浑身开始抓挠。

最后夜长明开始默念冰心诀,让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万变犹定,神怡气静;

忘我守一,六根大定;

戒点养气,无私无为;

……

不知道默念了多少遍,夜长明已经感觉不到身体当中有任何的瘙痒难耐的感觉,而是变成了疼痛。又疼又痒,闭着眼睛夜长明都能想打自己被虫子浸入,然后肆意在自己的内脏,骨骼,甚至于大脑中蠕动,差点让夜长明的隔夜饭都给吐出来。

好在还算镇定,并没有多大的动作,不过浑身带来了瘙痒刺痛等感觉,还是给夜长明带来了不适感。

其实夜长明不知道是,以前的人进到这里,他们感受到的不是痒,而是刺疼,犹如针扎一般,夜长明为什么感觉这么轻松,一是因为“圣武典籍”出现的那些字符给予夜长明的守护,而杨天师穿过而来,虽然变成了记忆小白球,但是也相当于镇压了精神领域。